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三章 法宝

    傍晚,宿营地里洋溢着欢声笑语,篝火堆旁,宇文温带着儿女们忙碌,动用各种工具,扎起一个个帐篷,以体验在野外露营的感觉。

    这个时代的帐篷,常见样式就类似后世所称“蒙古包”,但宇文温给儿女们扎的是单人帐篷,为后世“驴友”们出行时扎的那种单人、双人帐篷。

    这种帐篷扎起来十分方便,宇文温很快便为儿女们扎起一个又一个“专属帐篷”,以篝火为圆心,围成一个圈。

    虽然这种帐篷内也铺着隔湿保暖的毯子,又有睡袋,可居住条件还是颇为简陋,但小家伙们却兴奋异常,因为这是完全不同的体验:

    首先,扎帐篷很有意思,更别说阿耶和自己一起扎;

    其次,帐篷扎好后,自己一个人睡在帐篷里,外面灯火昏暗,又有各种古怪的声音响起,真是好可怕、好刺激....

    小皇子们对于这种体验很期盼,但小公主们不敢一个人在这种环境下睡,不过阿耶给了每人三件防身法宝,有法宝在手,妖魔鬼怪来了都不怕。

    法宝之一,燧发火铳一把,不用瞄准只需扣动扳机,就可以射死一切来袭的野兽,威力巨大(实际上未装填弹药)。

    法宝之二,桃木剑一柄,只要隔空一挥,就能可以砍死一切来袭的妖魔鬼怪。

    法宝之三,护身符一枚,只要将这护身符随身携带,野兽和妖魔鬼怪就看不到自己。

    对于皇子和公主们来说,这是阿耶给的法宝,所以一定是真的,有这三件法宝在手,平添了几分胆气。

    加上大家的帐篷都围着明亮的篝火,只要稍有不对劲,便可以相互“策应”,再加上外围还有宦官和宫女们值夜,安全得很。

    忙碌了一阵,帐篷全都扎好,然后宇文温让儿女们围坐在一起,开始讲睡前故事。

    故事的名字,叫做咒怨。

    那是不可能的,他若讲这种鬼故事,会吓得小家伙们接下来几年都不敢一个人睡。

    今晚,讲睡前故事的任务,由嫡母尉迟炽繁来承担,讲的是“孔二郎闯辽东”系列故事之一,“智斗黑熊精”。

    系列故事的背景,当然是如今正开始的“闯辽东”(辽东开发),而孔二郎是跟着父母一道,抵达辽东开荒的移民,系列故事的主要内容,就是孔二郎在新天地里的各种奇遇。

    包括和黑熊精兄弟“熊大”、“熊二”之间的各种趣事。

    随着故事的开始,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主角孔二郎上,“看”孔二郎如何与黑熊精俩兄弟斗智斗勇,坐在一旁的宇文温,听着这故事,心中一叹:

    也就是在说给小朋友听的故事,熊才蠢得那么好对付。

    据说,人在野外遇到熊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躺下来装死,因为熊不吃尸体,若熊凑过来试探你还有没有呼吸,只要暂时停止呼吸,就能骗过对方,保住性命。

    然而实际上根据猎户的说法,熊是杂食动物,吃腐食,即便真碰上个死人,也没什么忌讳,照吃不误。

    而熊会摆弄自己的食物,会用带肉刺的舌头去舔,舔一下,一层皮就没了。

    即便熊不舔,摆弄起“食物”来,足以让一个装死的人断手断脚。

    所以,装死骗熊能保命是讹传,也就是忽悠一下小朋友,为故事的合理性找一个托词。

    真要正面遇到了熊,除非能够一箭射中对方心脏,不然射再多的箭都很难在短时间内将熊射死,反倒会激怒对方。

    成年的熊一掌拍下来,连大腿粗的树干都能拍断,不存在故事里孔二郎和“熊大”、“熊二”过招还能打得有来有回的事情。

    所以,真要遇到了熊,要么跑,要么玩命。

    ......

    “嗷嗷嗷嗷嗷!!!”

    咆哮声中,一头巨大的黑熊窜出树林,向着农田里耕作的男女冲去,虽然黑熊身体十分肥硕,但动作却很灵活,奔跑起来仿佛地面都在震动,气势非比寻常。

    正在锄地的一名女子,见着如此凶兽迎面冲来,吓得瘫倒在地,不远处,一名男子提着锄头跑过来,试图将她拉起,然后逃跑。

    然而人刚拉起来,黑熊已经逼近,两人慌不择路跑向田边一棵树,试图用树做阻碍,但那宛若人腿粗细的树被黑熊一撞,直接撞断。

    在空旷之处,两条腿根本就跑不过四条腿,眼见着逃无可逃,男子将女子挡在身后,绝望的挥舞着锄头,眼睁睁看着黑熊向自己扑来。

    “啊啊啊啊!”

    黄二郎呼喊着,手持双管猎铳冲过来,他的父母就在眼前,无助的面对身躯庞大的黑熊,此时此刻,黑熊已经立起身,举起前肢,就要挥下。

    这一挥下,他的耶娘就要没了。

    脑袋一片空白的黄二郎,在距离父母十来步位置停下,视线里只有那黑熊,下意识按着平日操练要领,猫着腰,以立姿将双管猎铳抵肩、瞄准,然后把拨片拨到“齐射”那一档,扣动扳机。

    这一切在瞬间完成。

    “砰、砰”两声响,双管猎铳喷射着浓烟和火舌,黄二郎被巨大的后坐力撞得向后倒飞。

    与此同时,黑熊的前胸和后背各自绽放出两朵血花,随后身体为之一震。

    胸膛被击穿的黑熊,心脏破裂,趔趔趄趄的晃了几下,颓然倒下,身体抽搐着,胸前伤口处,鲜血汩汩向外流。

    马蹄声起,数人骑马赶来,个个手持双管猎铳,见着那黑熊似乎还有动静,正要瞄准,却被领头一男子抬手喝止:“这畜生不行了,莫要浪费弹药!”

    男子姓张名金称,五官粗犷、身材结实,皮肤黝黑,面带凶相,下了马,将倒在地上的黄二郎拉起:“小子,你真行!”

    “大当家...呃,熊咧?”

    “死喽!被你砰砰两下打死喽!”

    “啊?那...”

    肩膀疼痛的黄二郎刚回过神,见着耶娘安然无恙,见着那庞然大物真就被自己射杀,擦了擦眼睛,跑上前,和耶娘抱在一起,哭起来。

    张金称拿起那杆掉落地面的双管猎铳,宛如抚摸小娘子般抚摸着铳身,感受着铳管的温热,又看看那倒毙的黑熊,十分满意。

    一个半大小子,就能干掉这么一头凶物,火铳贵是贵,真他妈值了!

    要是没这法宝,老子才不扯队伍到辽东这鬼地方开荒!

    张金称感慨着,却不忘指挥手下:“哎哎哎,莫要呆看着,大家一起动手,把这厮运回寨子里!”

    “你们几个,仔细林子里的动静,莫要又窜出来什么玩意了!”

    几个骑马男子答应着,其他本已惊得四散奔逃的耕田男女,见着黑熊毙命,大当家又带着手下赶来了,心中大定,赶紧跑回来帮忙。

    远处,一个土木混合的寨子冒着袅袅炊烟,那是这群人的定居点,当家的首领是张金称,所以张金称被称为“大当家”。

    既然要做大当家,那得有威信,行事公允,赏罚分明。

    张金称走到黄二郎一家旁边,拍着黄二郎之父黄秋收的肩膀笑道:“老黄!你儿子不错,恭喜恭喜,按规矩,这猎物是你家打的,都归你家了!”

    黄秋收看看那倒毙的巨大黑熊,看着正吃力搬运黑熊的人们,摸了摸头:“大当家,这事还是大当家来主持吧...“

    “好,熊皮、熊掌、熊胆,都是你家的,大家帮忙把这玩意弄回去,也不容易,你就请大家吃一顿好的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