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二章 武德充沛

    阳光洒在树林里,留下一片光影交错,轻轻吹拂的秋风,让许多枯黄树叶在林间飘落,堆积在地面的落叶,脚踩上去发出“沙沙”的声音。

    十余名女子在林间行走着,动作很轻,又有数人落在后面十余步距离,牵着许多马,紧随其后。

    这些女子身着类似戎服的衣裤,外罩红色裲裆,脚蹬长靴,挽着发髻,又用红色巾帼将发髻包住,防止散乱。

    因为许多人带着弓箭、佩刀,甚至还背着火铳,所以这些女子看上去宛若女兵,有些杀气腾腾。

    林外数十步处的野地里,有几只梅花鹿正悠闲的吃着灌木丛中野果,时不时抬头望望四周,视线却为草丛和树林所阻,没发现树林里有人接近。

    双方的距离渐渐缩短,大概在六十步左右距离时,一身猎装的陈媗停下脚步,随行健妇赶紧护在左右,其中一人将一杆装填好的燧发火铳捧上来。

    陈媗接过火铳,看了看林外的梅花鹿,自己靠在一棵树旁,比了比高度,拔出腰间的匕首扎在树干上,然后以此为依托,架着火铳,将铳托抵肩。

    动作很“标准”,正在瞄准猎物的陈媗,看上去英姿飒爽。

    一旁,同样打扮的陈婤,看着姑姑准备狩猎,紧张不已,她看看林外的梅花鹿,又看看姑姑手里拿着的火铳,用双手掩着耳朵。

    健妇们一脸淡定的样子,没有陈婤这般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陈媗扣动扳机,先是一阵烟雾和火光从火铳后半段的火药池窜起,然后“啪”的一声,火铳前端喷射出大量白烟和火舌。

    这一声动静不小,陈婤吓得身体一抖,附近林子惊起不少飞鸟。

    外面隐约传来哀鸣声,陈婤抬头看去,却见林外那几只梅花鹿四散奔逃,其中一只似乎情况不对劲,跑着跑着就一头扎在地上,挣扎了一会便没了动静。

    一行人走出树林,来到那倒毙的梅花鹿旁,陈媗见着自己终于猎得一头鹿,松了口气:这可是陛下交代的任务,完不成要受罚的。

    本来柔弱的陈媗,连血都见不得,却在宇文温的训练下,学会骑马射箭,而现在,还学会了用火铳打猎。

    方才那用匕首扎在树干以此架火铳的方法,还是宇文温教的。

    她见着陈婤战战兢兢不敢看染血猎物的模样,笑道:“无妨,看多就习惯了。”

    健妇们很熟练的将猎物捆起来,随后搭在前来的马匹背上,一行人骑上马,向着营地所在方向缓缓而去。

    刚学会骑马没多久的陈婤,策马紧跟在姑姑旁边,而身为姑姑的陈媗,也特意放慢速度,以便让陈婤跟上。

    她看着年轻貌美又羞涩的侄女,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正如当年她极度依赖张贵妃那般,如今侄女极度依赖自己,陈媗当年没想到自己会和张贵妃一道,服侍同一个男人,也没想到现在会和侄女一起共侍一夫。

    对于侄女陈婤,陈媗更多的是感慨,而对于陈婤而言,姑姑是她唯一的主心骨。

    大半月前,皇后让她服侍天子,因为出了些状况而作罢,没几日,她见到了自己的父亲——虽然只是远远的用千里镜看。

    父亲的容貌,和她记忆里差不多,只是沧桑了些,有了白头发。

    而陈婤还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她的一个姑姑,正是天子妃嫔,所以,她在宫里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人。

    陈婤如今是天子身边“助理”,端茶送水、整理书籍、奏章,各种跑腿,一直到现在,什么都做,就是没有侍寝。

    但这是迟早的事。

    想到这里,她看着姑姑的背影,脑海里浮现出那晚姑姑和天子抱在一起“动”的情景,不由得面颊泛起红晕。

    一阵马蹄声从侧面传来,打断了陈婤的回忆,她抬头看去,却见一群身着猎装的女子策马向前方营地疾驰而去,对方也带着猎物,看来和她们一样,是满载而归。

    两支队伍的距离渐渐靠近,陈媗看见队伍里一名女子的身影,发现是贵妃杨氏,不由得又想起某晚,贵妃和天子缠在一起的样子。

    作为“助理”,陈婤有时要“值夜”,所以当后妃们侍奉天子时,她就在一旁候着,随时等候吩咐。

    将来,就是她在榻上承受天子雨露,别的宫女在一旁候着了...

    想着想着,陈婤脑袋一片空白,回过神时,已经身处营地之中,天子和皇后及妃嫔们说着话,一个个都是身着“猎装”,十分威风。

    宇文温看着一个个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看着一个个血淋淋的猎物,很满意。

    美女用火铳,那可是真能杀人的!

    见着大家都完成了自己交代的“作业”,宇文温下令“解散”,早就等不及的小皇子和小公主们一拥而上,扯着各自母亲去看自己猎得的猎物。

    实际上是猎犬捕捉到的野兔。

    今日,宇文温带着家眷出游、秋狩,特地要求后妃们身着“猎装”,用火铳打猎。

    一来是为了大饱眼福,看看“制服美女”的风采,二来是为了让后妃们感受一下火铳的实战威力。

    他费心亲自训练后妃们用火铳,怎么都得实战一下,彰显“武德充沛”。

    宇文温在营地里转了一圈,回到“中军帐”,坐在胡床上,拿着一杆双管火铳,仔细端详起来。

    这种双管火铳专做打猎之用,口径较大,可以用来射杀野猪、虎豹等猛兽,即便是皮厚肉糙大块头的熊罴,碰到几个手持双管火铳的猎人,没有多少胜算。

    除非是偷袭。

    宇文温放下双管火铳,拿起陈媗所用猎铳,这火铳就是正常的单管样式,名为“鸟铳”,因为铳管较长,所以射击精度不错(不太远的距离上),号称可以打飞鸟,由此得名。

    但滑膛燧发火铳的精度也就那样,准头比不上娴熟弓箭手射出的箭,射速更是不行,若上了战场,火铳兵必须列队齐射,以此从总体上获得较高的命中率。

    这种作战方式,就是耳熟能详的“排队枪毙”。

    虽然火铳的精度不及弓箭,但却是跨时代的武器,在已经开始的辽东大开发中,无数的武装商团、移民团,装备了大量单管、双管火铳以及小型火炮。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移民团中,即便一个柔弱的女子或者少年,只要经过一两个月的训练,手持火铳就能干掉一名骁勇善战的锐卒。

    一群女子,手持弓箭、刀矛,在野地里遇见数倍于己的敌人,如果逃不掉,那么即便这群女子身手再好,下场也会是被俘后遭蹂躏致死。

    如果这群女子手持火铳,一人两杆甚至三杆,那就有很大概率击败敌人。

    这就是科技进步带来的战斗力,火铳的最大优点,就是训练周期短,杀伤力强,不论什么武艺在火铳面前就是渣。

    所以男女老幼混杂的移民团及其定居点,只要有充足的火铳、火炮和弹药,扛下数倍于己的敌人围攻都不是问题。

    “当年”,沙俄的远东殖民军,不过四百余人,就能在孤立无援的雅克萨据点,和数倍于己的清兵长时间对抗,即便伤亡惨重,残兵之后也得以平安撤离。

    殖民军靠的就是火铳和火炮。

    所以,宇文温要让周国在辽东的移民大规模装备火器,哪怕为此承担国内治安压力有所增加的后果,也在所不惜。

    宇文温端起火铳,摆了个立姿瞄准的姿势,随后把火铳放下,看着四周景色,感慨起来。

    他所处位置是长安以西的上苑,即汉时上林苑。

    百年前,汉武帝就是在这里操练“羽林军”,厉兵秣马,北击匈奴。

    浴血奋战的汉军将士,留下了“一汉敌五胡”的威名。

    数百年过去,随着冶铁技术的扩散,随着中原陷入长期内乱,中原王朝在别人眼里,已经成了谁都能割几片肉的肥羊。

    现在,他要让周边番邦明白何为武德充沛,让这些人回想起,被绝对武力支配的恐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