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七十章 淑质艶光

    参观在继续,宇文温来到一个有深沟和高墙环绕的院子外,经过吊桥进入院子后,发现墙角和墙上有几只狸花猫趴着晒太阳。

    小猫们对访客没有任何反应,继续打盹。

    宇文温走进房间,在房里的木架上,摆放着大量铁笼,每一个笼子里,都有老鼠。

    这间房子里,饲养着数百只老鼠,宇文温看着这些老鼠,脑补了一下尉迟炽繁身处此地的表现。

    正如许多女子那样,尉迟炽繁天生怕老鼠,怕得要命,真要在这里看见那么多老鼠,恐怕已经吓得路都走不了。

    不止,还会吓得浑身颤抖,站都站不稳,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宇文温收起思绪,开始听吕文华讲起实验小鼠的培育规划。

    这种地方养那么多老鼠,当然是用来做实验的,按照吕文华的介绍,青霉素的研制,技术方案要进行大的调整,同时开始数个独立的技术路线研究,这需要消耗大量实验耗材,其中少不了实验鼠。

    老鼠有很多种,用于实验的老鼠,不需要个头太大,所以如今培育的实验鼠,都是小鼠。

    无论是什么鼠,繁殖能力都很强,一对鼠一年就能生许多后代,然后后代很快成熟,继续繁殖。

    实验鼠的繁殖速度很快,可以满足药物实验需求,比起养猫养狗做实验,效率高、成本低。

    之前,青霉素的研制工作,药效实验都集中于“临床”,也就是给患病的病人们进行皮试,然后注射青霉素制品,观察药效是否起作用。

    这样的做法不能说错,但吕文华和同事们最近总结经验教训,认为在青霉素制品成分极不稳定的情况下,用病人做试验,不确定因素太多,以至于很难确定试验失败的问题出在哪里。

    同样是肺病患者,可能因为个人体质不同,病情严重程度不同,甚至健康情况不同,对于同一种青霉素制品的反应也不同,这就是“个体差异”。

    在这种情况下做药效实验,严格来说可比性不高。

    实验鼠,在过去的青霉素研制中也发挥了作用,但大家还是倾向于大量进行人体实验,不停地试,以便“撞大运”,这其实就有抄近路的想法在里面。

    现在看来,还是得老老实实一步步走,急不得。

    新的技术方案里,青霉素制品的药效实验必须要过实验鼠这关,如果连患病的实验鼠都治不好,就没必要浪费时间去做“临床试验”。

    实验鼠繁殖得很快,可以大批量进行各类青霉素制品的药效实验,而若要找生病并且愿意接受试药的患者,会麻烦许多。

    宇文温对于这个想法很赞同。

    用老鼠作为药物实验的对象,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能想出的主意,宇文温虽然不是医学生,但知道“实验小白鼠”这个名词,所以,实验鼠的培育工作就在黄州西阳开始了。

    然而黄州找不到白毛鼠,所以十几年下来,实验室培育的实验鼠,全都是正常毛色(灰、棕)。

    宇文温当然不知道如何培育出优秀的实验鼠,实验员们是按照养马的办法,对实验鼠进行近亲繁殖,同时做好鼠系的的记录。

    为每一只鼠记录血统,为每一个鼠家族制作“族谱”。

    这样的繁殖持续了十几年,后代畸形、体弱、性格暴躁、食欲不好、反应迟钝或者过激的鼠系被剔除,专门培养实验鼠的实验室不断进行各鼠家族的近亲繁殖,终于筛选出合格的实验鼠系。

    以这种鼠系为基础,各地实验室开始培育实验鼠,然后广泛用于各类化学反应物的毒性测试,仅以黄州西阳的五庄观为例,每月消耗的实验鼠就有数百只。

    长安的实验室也“引种”培育了实验鼠,但繁殖规模不算大,而就在不久前,长安实验室培育的实验鼠之中,出现了奇葩。

    一对毛色正常的“鼠夫妇”,居然生下一窝白色的“鼠子女”。

    现在,宇文温就在一个培养箱前,看着箱子里一窝“奇葩”,感慨良多。

    原来实验小白鼠的始祖是白化变种鼠啊...难怪找了十几年,都没找到白毛鼠....

    宇文温如是想,看着这些小白鼠,越看越觉得顺眼,他觉得比起那些灰扑扑的普通老鼠来说,眼前这些白老鼠,真的可以称为“鼠美人”。

    这种时候,应该引经据典,来形容鼠美人的“样貌”,宇文温想了想,想到了那段话。

    奇葩逸丽,淑质艶光。

    如此洁白的老鼠,配得上“淑质艶光”的称呼,宇文温对培育成果很满意,问:“先前,你说实验鼠的消耗量要大增来着?”

    吕文华回答:“陛下,确实如此,预计每月用鼠两千只以上,微臣等要用穷举法,找出最合适的提纯技术,以获得药效稳定的青霉素提取物。”

    “嗯,你马上打报告申请,朕准了,这些白鼠,必须繁殖下去,越多越好!”

    。。。。。。

    “有女独处,婉然在床,奇葩逸丽,淑质艶光...”

    宇文温哼哼着司马相如《美人赋》中的片段,躺在榻上翘着二郎腿,感受着“空调”的丝丝凉意,惬意得很。

    身为天子,却摆出如此模样,当然是因为身处寝殿,没有什么闲杂人等碍事,他看了看座钟,见着时间接近,心情愈发好起来。

    前不久,尉迟炽繁从邺城回来,正所谓小别胜新婚,虽然已是老夫老妻,宇文温还是很好履行了夫君的责任,补缴“公粮”。

    但他觉得还不够,因为还有“滞纳金”没有交。

    虽然二十多年过去,但对于宇文温来说,他的三娘,依旧是最棒的。

    尉迟炽繁的音容笑貌,是他来到这个时代之后的最初记忆,已经铭记于心,永远也忘不了,谁也取代不了尉迟炽繁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即便将来,大家都老了,脸上皱巴巴的,变成小老头、小老太,他也要陪在尉迟炽繁身边,一起走过人生最后的一段路。

    宇文温转头又看了看座钟,有些小期待:今晚的‘情景剧’,该选哪个剧本呢?

    不一会,尉迟炽繁如期而至,虽然身着便服,也没有特别的打扮,但宇文温依旧兴致不减:反正一会都要换装的,无所谓。

    但当尉迟炽繁进来后,宇文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具体怎么个不对劲法,他又说不出来。

    尉迟炽繁坐在身边,宇文温轻轻嗅了嗅,笑道:“三娘今日多一种香味...嗯?不对。”

    不对,额外多出来的香味,不是来自尉迟炽繁身上。

    他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宫女,觉得有些面生,又看向佳人:“四娘,你又调皮了。”

    尉迟炽繁闻言笑道:“陛下,怎么看花眼了?”

    “不是四娘么?”宇文温愣了一下,随后品味着尉迟炽繁对自己的称呼“陛下”,意识到有外人在,于是头也不回的向那宫女摆摆手:“你且退下吧。”

    那宫女闻言一愣,看向尉迟炽繁,尉迟炽繁见着宇文温视线一直未从自己脸上挪开,有些犹豫,随后轻声说:“陛下....”

    “嗯,何事。”宇文温依旧看着尉迟炽繁。

    “妾多有不便,不能随时侍奉陛下...”

    “无妨,还有四娘在嘛。”

    “呃....”尉迟炽繁看了看宇文温,又说:“妾...挑选了一位美人,今夜..让美人服侍陛下可好?”

    “嗯?美..美什么?”宇文温脑子一下转不过弯,见尉迟炽繁唤那宫女近前,他才转头看去。

    仔细一看,不由得一愣。

    好...好漂亮!

    方才这宫女随着皇后进来,宇文温的注意力全在尉迟炽繁身上,所以这个女子完全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现在,他注意到了。

    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人,身材妙曼,穿着合体的衣裙,站在他面前,身上散发着淡淡香味,宛若出水芙蓉。

    五官精致,瓜子脸,柳叶眉,殷桃小嘴,面颊泛起红晕,有沉鱼落雁之貌。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让眼界很高的宇文温看了,瞬间的评价就是“好漂亮!”

    尉迟炽繁见着宇文温目不转睛盯着那女子,继续说:“这位美人,是妾...”

    说话声戛然而止,因为她感受到宇文温的变化,吓得话都说不下去。

    夫君情绪波动大的时候,耳朵会不由自主的动,这一点,她很清楚。

    现在,夫君的耳朵就动了。

    宇文温转过头,看向尉迟炽繁,双眼仿佛冒出火光,胸膛里一股邪火蹭蹭蹭往上窜,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什....什么意思?你弄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来做什么?

    敷衍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