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六十八章 礼物

    上午,阳光明媚,多日阴霾为太阳驱散,唐国公府内亦是如此,一处小院寝室里,白发苍苍的医生正用听筒给年幼的李世民听胸音。

    李世民此时气色不错,躺在榻上,老老实实按着医生的要求用力呼气、吸气。

    坐在榻边的医生仔细听了一段时间,收起听筒,面色惨淡,站起来时有些摇摇欲坠,被随行的僮仆扶住,站在一旁的窦氏见状面色一变,期期艾艾问道:

    “先生,这..这病....”

    窦氏的询问,未能获得对方半点回应,医生愣愣的看着李世民,呆了片刻,喉结艰难的动了一下,随后抬手擦了擦自己额上冒出来的汗珠,喃喃着:

    “难以置信....难以置信....竟然,竟然痊愈了....”

    窦氏听到这里,心中不安瞬间消散,看向卧榻,却见李世民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哪有一丝病恹恹的模样。

    医生看了看李世民,又看向窦氏,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没说出口。

    那晚,有几个道士声称有“机缘”,来为唐国公次子治病,当时他也在场,觉得这是唐国公病急乱投医,李二郎所患肺炎,根本就治不好。

    结果,是自己医术不济。

    他真想请求唐国公夫人告诉自己,那几位道士在何方丛林修行,自己也好上门当面请教一下,他想知道对方到底是用了何种良药,才能起死回生,将肺炎治愈。

    但转念一想,自己机缘未到,怕是不好强求。

    见唐国公夫人看着自己,他回过神,赶紧说:“夫人,令郎呼吸听不到杂音,应该是痊愈了。”

    “多谢先生,多谢先生了。”窦氏闻言十分高兴,医生却摆摆手:“某无尺寸之功,受不得夫人如此夸奖。”

    “不不不,犬子这段时间以来,多亏先生照料,否则何以熬到机缘...区区薄礼,还请收下。”

    “夫人不可!某医术不精,无颜受此谢礼!”

    窦氏极会做人,不顾医生婉拒,硬是让人端来谢礼,其中包括白银一百两,还担心医生身边小童拿不动,派人提着礼物,护送医生回去。

    她送走了医生,转回房间,却见李世民正在喝粥,而食案上已经多了个空碗。

    窦氏坐在儿子身边,轻轻抚背,说道:“二郎,多吃些,吃饱了才会有力气。”

    “嗯。”李世民应了一声,放下碗,正要开口说话,却被窦氏制止:“嘴里有食物,不可以开口说话。”

    李世民又应了一声,将嘴里的粥咽下,随后问:“阿娘,孩儿的病好了么?”

    “二郎的病好了,没事了。”

    “那,孩儿可以出去玩了么?”

    “可以呀,不过二郎的千字文怎么办呢?”窦氏笑眯眯的拍拍儿子肩膀,“耽搁了许多日的学业,二郎要赶紧补回来,对不对?”

    “哦.....”

    李世民被母亲这么一说,兴奋劲瞬间就消退大半,这段时间对他来说,真是又好又不好。

    不好的是生病真难受,不能出去玩,而好的是母亲天天陪在自己身边,他每日都可以睡觉,不需要早起,不需要读书,不需要背千字文、练写字。

    窦氏见着儿子恢复如初,心里十分高兴,再想想那日的奇遇,真是百感交集。

    四日前的那个晚上,李世民高烧不退,眼见着就要没了,窦氏伤心欲绝,但突然登门的几个道士,让事情有了转机。

    次日清晨,一夜无眠的李渊夫妇等来好消息:李世民退烧了。

    持续发高烧的病人退烧,意味着病情好转,若无意外,病就一定能痊愈。

    窦氏当时喜极而泣,而这几位道士在府里住了下来,一直在为李世民治病。

    道士们如何治病、用的是何良药,旁人无从知晓,反正李世民的病情逐渐好转,随后病症消失。

    那几位道士诊断李世民痊愈,于昨日告辞,不知去向。

    今天,窦氏请名医上门复诊,确定李世民已康复,她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窦氏根据种种迹象判断,这些道士一定是天子所遣医者假扮,用一种神奇的药物将儿子所患肺炎治好。

    对此,窦氏感激涕零,但因为夫君李渊一直不动声色,她只能佯装不知。

    因为此事,她心中对于天子的敬畏又多了一分:天子到底还有多少神通不为人知?

    如此大恩,自当回报,不过窦氏觉得夫君既然瞒着他,那么谢礼一事,就由夫君自己准备。

    天子可是什么都不缺,她倒要看夫君能送出什么像样的礼物。

    母子正说话间,李建成从外而入,他见着弟弟大病痊愈,自然也是很高兴的,所以今日专门带来礼物给弟弟赔礼道歉。

    跟着李建成进来的两名仆人,一前一后抬着个长方形的大木箱,李世民满怀期待的看着兄长将木箱打开,然后看清里面装的是什么。

    随后欢呼起来:“哇!是铁甲舰船模呀!”

    李建成点点头,笑道:“嗯,这是兄长从宫里借来的船模,为期一个月,二郎随意玩,好不好?”

    “好!”李世民继续欢呼着,围着木箱转悠,恨不得整个人都扑进木箱里,李建成赶紧交代:“二郎,这船模要爱惜些,莫要弄坏了。”

    “嗯!”

    窦氏在一旁看着儿子欢喜的模样,又看看这样子丑陋的船模,觉得很奇怪:“呃...这船模,没有帆,有烟囱,是烧煤粉的吧?怎么没有轮桨....莫非是那什么....桨推进?”

    “阿娘,这是烧煤粉的火轮船船模,是螺旋桨推进。”李建成答道,李世民随后补充:“阿娘!这船可不得了,将来要是造出来,那可就是铁甲舰了,好厉害的!”

    窦氏闻言反问:“这样啊,二郎说说,这船会有多厉害呀?”

    “就是就是...反正很厉害就是了!”

    听得儿子这么说,窦氏笑而不语,见儿子精神很好,她很欣慰,随后感慨良多,想起了一个人。

    想起了舅舅、武帝宇文邕、

    宇文邕因患恶疾,时值壮年忽然去世,随后继位的太子宇文赟各种肆意妄为,实在太不像话,窦氏现在觉得,即便宇文赟后来没有暴毙,恐怕江山也会被这位折腾得够呛。

    她看着儿子捡回一条命,想到了英年早逝的舅舅,觉得若当时有如此神药,让舅舅熬过来,之后哪还会有那么多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