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六十章 买卖

    十年来,朝廷为了辽东投入了多少资源?宇文理不太清楚,只是大概知道花费不小,而宇文温却“刻骨铭心”,因为花在辽东的每一笔钱,都可以说是从他腰包里掏出去的。

    封建时代,家天下,国库的钱,理论上属于皇帝所有,所以自明德元年起,朝廷在辽东花的每一笔钱,都可以说花的是宇文温的钱。

    持续十年的投资,如今终于有了结果,那就是朝廷收复辽东,宇文温刷了名声。

    然后呢?

    战利品,俘虏,人口,这些加起来,都抵不上十年来的巨大投资。

    辽东苦寒之地,人口稀少,土地的产出和中原没得比,收复了辽东的周国,不但无法马上从当地获得丰厚的赋税来回本,反倒还得继续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来开发辽东。

    所以,仅就做买卖的角度来说,“收复辽东”这个项目是大亏,即将开始的二期项目“辽东大开发”,还得追加大笔投资,距离回本遥遥无期。

    周国为了开发、经营南中,已经让财政背负了巨大负担,若再加上开发辽东这个负担,短期还行,时间一长真的会吃不消,所以宇文温要想办法“变现”,让辽东项目马上盈利。

    变现的手法有几个,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军火买卖。

    军火买卖,这是从来没有的词汇,代表着武器买卖,实际上就是火器的买卖。

    军火在后世,是和毒品、石油并称的三大暴利行业,宇文理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一点,但他看了资料之后,为军火买卖之暴利震惊得目瞪口呆。

    一杆刮风下雨天都能用的新式燧发火铳,军器监可以大批量低成本制造,而对外销售价是制造成本的十倍以上,火炮的利润更高。

    现在,光是北洋贸易公司向军器监下的订单,就是燧发火铳十万杆,火炮(小型)一万门。

    如果不是宇文理知道北洋贸易公司的底细,他真的会认为对方试图囤积火器造反,而北洋贸易公司不是火器唯一的买家,其他那些以经营新式农场为主业的商社,所下订单累计起来的数字也不小。

    若预期中的辽东大开发,真的能够吸引民间组成武装移民团前往辽东开荒,那么这些“散户”将要购买的火器,累计起来更是不得了的数字。

    宇文理让属下算了一笔账,发现若军火买卖真的顺利开展,那么从今年算起,连续三年的预期销售利润,就能抵得上头十年朝廷在辽东投资的六成。

    这是一个让人不敢相信的结果,宇文理难以理解为何卖“军火”能有如此暴利,现在,宇文温作为叔叔,就得提点侄子一二,让对方开开窍。

    “卖军火,光是卖火铳、火炮本身,算是一次性买卖,毕竟只要保养得当,火铳和火炮可以用上几年,但是....”

    宇文温说到这里,反问:“弓没有了箭,还有用么?”

    这么一问,宇文理反应过来:“这...莫非军火买卖的利润,主要还是来自火药?”

    “没错,这就是耗材!你要知道,打印...呃,用火铳打人、打猎,会不断消耗火药,一杆燧发火铳,可能可以发射两三百发铅弹,火炮也是如此,所以会消耗大量的火药。”

    宇文温差点把“打印机”说出来,但这道理却和后世打印机经销商靠耗材盈利一样,火铳、火炮作为热兵器,需要有弹药才能发挥威力,所以,卖耗材(火药),也是军火买卖的利润来源。

    火药,必须做到薄利才能多销,当武装商团、移民团能够以较低的成本使用火器,那么火器的销路就能增加,随之而来的火药销售量也会上涨。

    而***和供应,就是朝廷控制辽东火器的一个关键。

    即便真的有人囤积了大量火铳、火炮,没有足够的火药,这些火铳和火炮不过是个废物,而迄今为止,火药的配方,对于外界来说,依旧是机密。

    对此,宇文理很明白,军器监归属兵部管辖,军器监的军火销售所得,那可是要走兵部的账,宇文理一想到自己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位靠着卖军火实现大规模盈利的大司马(兵部尚书),就觉得有些啼笑皆非。

    “你不要学那些文人的臭毛病,说什么‘君子耻于言利’,想想,若是朝廷没有收入,如何养兵?如何赈灾?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只要不是昧着良心赚钱,钱又有什么贵贱之分?”

    宇文温拿着一份资料,指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字,又开始给侄子“洗脑”,正如他给儿子们“洗脑”时一样:“土地的诱惑有多大?你是知道的,三十年免税的土地,谁不想要?”

    “那些在家乡没地种的贫困户,面对这样的诱惑,加上有人组织,能不动心?”

    “移民团有了火器,才有胆量在辽东安家落户,他们开垦出来的田地,到了三十年后,那可都是熟地了!”

    “只有当地户口众多,赋税充足,有足够的余粮,才能养活更多的驻军,而有了驻军,朝廷委任的刺史、郡守,才能在当地实行有效管理。”

    “朝廷想要在辽东站稳脚跟,想要守住辽东,与其靠着羁縻的番族、高句丽遗民或者城傍,还不如依靠中原移民,而中原移民在辽东安家落户要靠什么?靠的不是官军的承诺,而是实打实的防身利器!”

    “不要因为怕造反,就限制火器的使用,你要知道,数百人规模的移民定居点,在辽地番族眼里,和羊圈没有什么区别,一次袭击,就可以在官军赶来救援之前,把这个定居点洗劫一空。”

    “只有用火器将他们武装起来,只有当一个个定居点变成坚不可摧的堡垒,才会让移民有信心定居下去,才会让更多的人愿意到辽东闯一闯。”

    “高句丽在辽东登记在册的户数不过二十余万,少得可怜,而朝廷要经营辽东,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所以必须组织大量移民,借助民间的力量,来开荒种地,”

    “耐寒的水稻种子、其他各种作物种子都有了,御寒的棉衣、火炕有了,耕田的铁犁有了,提供青苗贷的柜坊有了,输送日用品的商社有了,但没有保命的火器,一切都是空谈。”

    听到这里,宇文理完全明白叔叔在辽东放开火器限制的用心,他主持过汉沔大开发,知到要想动员百姓开荒,必须给予各项支持。

    在汉沔地区,百姓只需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开荒上,但在辽东这个危机四伏的地区,移民的安全必须得到保障,而靠着官军那看上去可能不会及时到来的保护,移民们还不如靠手中的火器。

    这么一想,好像做军火买卖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

    宇文温见着“洗脑”效果不错,开始用煽动性的语言来给侄子‘打鸡血’:“阿理!周国的火炮,要为周国百姓获得更多的土地,你说对不对!”

    宇文理手握双拳,激动得点点头:“对..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