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八章 定调

    行宫,宇文温正与鸿胪寺典客令郑元璹交谈,新罗和百济的使者即将抵达长安,各自带来的美人,宇文温是不打算收的,所以让郑元璹想办法“退货”。

    这种事,当然不需要宇文温来费神,而鸿胪寺典客署负责接待外宾,由典客令郑元璹来解决这个问题,倒也合适。

    具体该怎么做,郑元璹自己看着办,他知道自己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会显得很无能。

    但行事之前,还得请示,请天子定调,不然万一出了差池,譬如坏了皇后名声,他知道自己怕是要倒霉。

    “皇后贤惠,朕不想听到外面有什么‘皇后善妒’的流言。”宇文温只说了一句,郑元璹点头称是:“是,微臣明白了。”

    “还有,适当提醒一下他们,别老想着送女人,有那功夫搜罗美女,还不如多进贡些海产、人参!”

    “是,微臣明白。”郑元璹说完,试探的问:“陛下,万一。。。万一两国使者私下里行贿。。。。”

    “收,不收白不收,你辛辛苦苦招待他们,收些好处又怎的?再说了,你不收,他们还不安心。”宇文温想了想,补充:“不过得先登记,首尾干净点,免得授人以柄,事后被御史弹劾。。。。”

    “还有,适当分润,不要独占好处,否则是非多。”

    宇文温作为天子,居然和臣下谈论起“潜规则”,说实话有些不像话,他也就是看在郑译的份上,照顾照顾郑元璹。

    郑元璹之父郑译已去世多年,生前是个争议很大的人物,不过郑译当年和尚在潜邸时的宇文温结了善缘,如今泽被后代,郑元璹及几个弟弟,仕途倒也顺畅。

    顺畅到做典客令?

    若以仕途而言,鸿胪寺本身就不是什么好去处,典客令这种官也没什么前途,不过郑元璹不这么想。

    当今天子有雄图伟略,正值壮年,开疆辟土必成事实,所以需要舌辩之士游走诸国,合纵连横,刺探国情。

    所以郑元璹觉得这是个机会,他作为典客令,经常和番邦使者打交道,不敢说刺探出什么重要消息,和对方学番语总是可以的。

    那么将来,天子要选使臣,他就是不错的人选,为天子的雄心壮志披荆斩棘,自然就有机会升官。

    出使外国很辛苦,不仅旅途劳累,还容易水土不服以致客死他乡,但富贵险中求,郑元璹觉得自己没本事上阵打仗立军功,好歹靠着三寸不烂也能得天子任用。

    前几年,他随使团去了一趟南海诸国,履历有了,回来很快就升官了。

    现在任典客令,接待小国使者倒是其次,接下来要接待入朝觐见的突厥启民可汗,那可是不错的机会。

    通晓突厥事务的长孙晟,如今身体不是很好,再无法为天子到草原合纵连横,而朝中能顶替长孙晟的人不能说没有,但不多,所以郑元璹认为这就是自己的机会。

    皇朝已经收复辽东,经营十余年,再收拾高句丽后,就能集中全力解决草原的问题,虽然东突厥的启民可汗十分恭顺,但保不齐日久生变,所以,皇朝对突厥软硬兼施,是可以预见的。

    郑元璹觉得日后若能起到长孙晟的作用,哪怕只是一部分也好,想来天子的任用会只多不少,所以现在做个典客令,实际上正好打基础。

    宇文温今日召郑元璹入宫,不止交代“退货”一事,再过不久,突厥的启民可汗就要南下,到长安朝见他,接待一事必须安排妥当,所以宇文温得提醒一下郑元璹。

    就接待要做到何种程度,给郑元璹定个调。

    既不能怠慢了启民可汗,让对方心存芥蒂,以至边疆重燃战火,又不能卑躬屈膝,让对方看低了周国。

    既然是定调,宇文温不需要说得太复杂,就说了两点:第一,按王爵待遇招待,衣食住行都要一流水准。

    第二,要彰显大周国力,但不准搞什么丝绸、蜀锦当废纸用这种铺张浪费,即便要炫耀,也得选对方式,譬如用火轮船炫耀,浪费些煤无所谓、

    要让启民可汗及随行突厥贵族见识一下,火轮船黄河航运的恐怖运输能力,让对方明白,周国随时都有能力在阴山山脉南麓河套地区投入重兵,扫荡草原。

    周国现在正消化南中,即将消化辽东,近期不打算对草原用兵,所以要维持与东突厥的和平,然而一味求和只会被对方蹬鼻子上脸,所以必须展示力量,让对方收起不该有的心思。

    力量的展示,不是拿丝绸、蜀锦当柴烧以显示自己多富有,这会被人当做肥胖的猪,而是要展示人员、物资的低成本投放能力,让人知道自己是强壮的虎豹。

    另外,为了迎接贵宾到访,还得有礼炮迎接,等启民可汗一行人入长安时,得鸣放礼炮一百单八响,以示敬重。

    顺便让对方知道,周国的火炮之多,可以拿来当乐器用。

    但一定要注意,必须及时向客人们解释,说放礼炮是礼节,不是什么武力恐吓。

    对于这个交代,郑元璹听了之后默默点头,他不至于蠢到以为放礼炮就真纯粹是礼节,所以大概能想象到启民可汗一行听到一百单八响礼炮后,会有怎样的微妙表情。

    数年时间,突厥国内局势大变,当年狼狈投入周国羽翼下的启民可汗,回国后很快就凝聚人心,收拢大量部众,死灰复燃。

    而西突厥的达头可汗,在东突厥(启民可汗)和周国的联手进攻下,主力伤亡殆尽,其人也下落不明,西突厥乱成一团,大小可汗们忙着争位,无暇东股。

    自那以后到现在,差不多过了三年,启民可汗终于稳住了东突厥国内局势,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可汗。

    羽翼渐丰。

    没有了共同的敌人,周国和东突厥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周国亲手扶持起来的启民可汗,已经有了决裂的本钱。

    对此,宇文温丝毫不担心,因为随着黄河火轮船航运的顺利开展,中原朝廷,第一次有了低成本向草原投放兵力的能力。

    这种能力,直接让阴山山脉成为周军出击草原的前沿阵地,而不是千疮百孔的边防线。

    启民可汗这几年顺风顺水,也许心态会有些膨胀,不过当对方在河套地区乘坐火轮船,沿着黄河南下后,一定会被这庞然大物的能力所震撼。

    当年在晋阳城外汾水边,宇文温就向启民可汗展示过火轮船(试验品),现在,他已经将可能变成了现实。

    只要启民可汗不是疯子,就该知道保持两国和平对于东突厥而言有多重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