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七章 条约

    午后,同州,行宫内侧殿,宇文温坐在书案旁,仔细看着案上一幅素描图,图上画着的是一处议事厅内场景,上面的人员分列两边,各属一国,左边是周国官员及随员,一边是高句丽官员及随员。

    图画正中,是一个书案,有两人分坐书案两端,左边是周国官员,右边是高句丽官员。

    两人在书案上摆着的一卷长轴分别用印,周国官员们面色平静,而高句丽官员们明显面色黯淡。

    看着这幅图,宇文温忽然想到了另一幅图,眨了眨眼睛,端起茶,一饮而尽。

    不平等条约,作为受益方来说,这感觉不错。

    冬去春来,如今是明德十一年春,就在半个多月前,周国和高句丽两国官员经过磋商,于浿水入海口处的海湾——浿浦,签订了停战条约,是为浿浦条约。

    条约内容如下:

    一,周国和高句丽停战,为期十年,两国以鸭绿水为界,鸭绿水上游群山地区,由粟末靺鞨、白山靺鞨各部自理,两国不得派兵入驻。

    周国释放高句丽俘虏(贵族)及部分普通俘虏,高句丽为此支付赎金如下:金二万两,银十万两。

    二,高句丽每年送给周国银二万两,海参五万斤,昆布十万斤,煤二十万斤,是为“岁币”。

    三,高句丽每年必须按约定价格,从周国购入茶叶四十万斤,布二十万匹;周国会按照约定价格,购入昆布四十万斤、煤五十万斤。

    四,高句丽开放浿浦为通商口岸,设边市,允许周国商船靠泊,允许周国商贾在边市做买卖,必须保障周人的人身安全。

    四条内容,前两条还算正常,停战、划界、赔偿、赎金,此为和约应有之意。

    但后两条看起来有些奇怪,通商、定额贸易(强买强卖),给人感觉怪怪的。

    对于宇文温来说,条约就是用来撕毁的,如果时机合适,提前开战也不怕找不到借口,现在仅就条约内容而言,真的不错,里里外外充斥着“帝国主义”的气息。

    如果再来个租界、治外法权,那就齐活了。

    宇文温如是想,看着这幅画,畅想着条约签订时的场景,真想知道高句丽君臣看着这份条约,会是何种表情。

    周国有火炮,管够,所以灭掉高句丽没问题,然后也顺便灭了新罗和百济?再不然把倭国也灭了,来个“全家桶”。

    然后呢?若留着遗民,此起彼伏的叛乱,需要大量驻军镇压,长期、大规模的治安战,其开销会让朝廷破产。

    要不来个地留人不留,迁移中原百姓到这些地方定居。

    很好的构想,问题是短时间内迁移这么多百姓到海外开荒,百姓会造反的。

    所以宇文温不急,他认为饭要一口一口吃,在消化辽东的同时,驱虎吞狼,让高句丽和新罗、百济争斗,如此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

    这就是他打的主意,所以停战是必然,也让海东各国看看,大周是多么的讲道理。

    周国没让高句丽称藩,是为了日后条约到期后方便行事,不然宗主国出兵灭藩国,名声太差,有碍观瞻。

    不让高句丽称藩,高句丽君臣妥协起来也没有心理负担,而高句丽既然不是周国的藩属,日后攻打新罗或者百济时,周国能以旁观者而不是疯狗主人的身份,出来说句“公道话”。

    虽然高句丽没有称藩,但每年都是要给岁币的,对于周国而言,这岁币可以宣传为类似藩国进贡给宗主国的贡赋。

    毕竟当初发布檄文声称要踏平高句丽,结果却留对方半条命,这必须得有个明面上说得过去的理由:高句丽服软称臣了嘛,不然每年给岁币是怎的?

    岁币要有,定额贸易(强买强卖)也是要的,宇文温不是贪图这点利润,是为了让对方放心,同时方便己方吸血。

    定额贸易是强买强卖,却可以让高句丽君臣松一口气,因为这会让对方有一种错觉,觉得只要割肉,就能让周国打消灭国的念头。

    而定额贸易,实际上价格很实惠,不会让高国丽亏本,对方为了“备货”,必然大力进行海产捕捞(捞昆布、海参)和采矿(挖煤),如此一来,就是等于将高句丽变成周国的经济属国。

    中原物美价廉的手工业制品大规模输入高句丽,会让高句丽国内自给自足的经济瓦解,愈发依赖周国的产品,想要卧薪尝胆,那是不可能的。

    每年的岁币和定额贸易,可以限制对方积累财富,高句丽想要破局,就只能向南发展,从新罗或者百济身上吸血。

    这就是王頍拟定的策略,宇文温认为不错,而这种条约,不是“传统”官僚能想出来的。

    宇文温很喜欢这种“帝国主义范”,所以决定找最好的画师,将浿浦条约签订时场景的素描,变成巨幅写实画,挂在政事堂做背景。

    日后,等高句丽灭亡之际,还得把高句丽君臣出降图画出来,以此留念,让子孙后代看看,什么叫做“帝国主义”。

    有这样的结果,宇文温很满意,两国去年打了一年的仗,高句丽被打得遍体鳞伤,好不容易熬到停战保得小命,态度那是异常谦卑。

    高句丽王高元,遣使入朝谢罪,还带来两名绝色美女(号称),要为大周天子端茶送水。

    这种福利,宇文温是不接受的,他倒不是怕刺客,而是不想让文武百官误会,误会他同意停战是为了女人。

    再说,宇文温不认为高句丽送来的美人,容貌能比得上他的后宫佳丽,故而连肖像画都懒得看。

    拒收礼物要有技巧,直截了当的拒绝有些不好,所以,宇文温和刘焯唱了个双簧。

    吏部侍郎刘焯上表,说两名高句丽女子跋山涉水来到长安,背井离乡不说,和父母亲人再不得相见,实在太惨了,“劝谏”宇文温让两位美人回国,和家人团聚。

    刘焯借此小小刷了一把名声,而他摆出的台阶,正好给宇文温以理由婉拒高句丽王的好意,两位高句丽美人就这么离开长安,跟着使者回国。

    高句丽使者东返还没离开周国,新罗、百济王派出的使者便抵达中原,如今两国使团一个已过洛阳,一个已过荧阳,都带着进献给大周天子的绝色美人(号称)。

    一个两个急吼吼的遣使、“送女”,当然是为了讨好大周天子,高句丽那么快服软,想来新罗和百济深受震动。

    然而,我不缺女人,也不会为了美女放弃梦想。

    宇文温放下素描画,思索起来。

    他对后宫现状很满意,不觉得还有什么美女能比他的后宫佳丽更漂亮,所以是不会收女人的。

    然而那么多井底之蛙,以为自家的土妹子很有吸引力,所以他觉得很有必要适当提醒一下这些井底之蛙,大周后宫的颜值水准高到什么程度。

    但宇文温不可能把后妃当做展品,让外人随意观赏,必须另外想个办法,争取一劳永逸。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