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五章 时事

    午后,安陆,许府,形销骨立的许绍正在用餐,他不紧不慢的咀嚼食物,一名仆人在旁边念报纸,念的是头条新闻:官军攻克辽东城。

    这个消息,许绍已经在邸报上看到了,所以报纸上的新闻,对于他来说并不“新”。

    但再次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放下筷子,看着窗外院子里的景色入神。

    天子有耐心,十年磨一剑,待得宝剑出鞘,就是一击致命,辽东城下,意味着辽东局势尘埃落定,接下来就看朝廷是要留高句丽一口气,还是“除恶务尽”。

    无论这场战争最后以何种方式结束,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朝廷必然调集人力物力,大规模开发辽东,正如南中那样。

    许绍想了一会,将思绪收回,继续用餐,仆人见状接着念报纸。

    这份报纸刊发自黄州,其上所刊载的内容除了时事之外,还有许多民生新闻、商情和“广告”,如今在安陆城内已是寻常之物。

    许多人靠着报纸来了解时局,如今的许绍就是其一。

    三年前,他的父亲许法光病逝,许绍随后丁忧,将父亲安葬在安陆家乡,并于坟旁结庐而居,守了三年孝。

    这三年间,许绍不碰荤腥,在草庐里忍受着三伏酷暑、三九严寒,不问世事,家中一切事务,都由夫人打理,可以说是隐居了三年,熬得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直到前不久丧期结束,他才回到府邸,开始恢复正常饮食、调理身体,与此同时,通过看报纸和邸报来了解当前时事。

    这三年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最引人关注的一件事,就是火轮船的实用化,随着轮船招商总局的成立,火轮船航运快速发展,极大改变了运输现状,让大家的生活改变了许多。

    许绍回到安陆城,这几日不时再城里散步,就发现了火轮船带来的巨大变化。

    安陆城外的涢水,成了繁忙的航道,聚集在码头边上的火轮船、巨大的蒸汽起重机、堆积如山的货物,成了安陆港的日常情景。

    来自海外的奇珍异宝,以及各地的特产,在安陆城内邸店都有出售,三年前还算是昂贵食材的昆布(海带),时不时会缺货,如今在安陆城里已是寻常可见的海产,售价低了许多。

    很多小食肆里,都有昆布相关菜色,这在三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如今已入冬,安陆城里冒烟的烟囱多了许多,“暖气”在安陆城里的安装量大增,终日升腾的滚滚浓烟,使得天上飘落的雪花都沾上不少烟灰。

    许绍在城中只是随便转了转,就发现这三年时间,安陆城变了许多,变得更热闹了。

    他依稀记得,从自己小时候刚上蒙学时,直到自己出仕,将近十年时间,安陆城都没有什么变化,但现在,不过三年时间,安陆城的变化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许绍结束用餐,接过仆人准备好的旧报纸,从三年前起,一份份慢慢的翻看。

    他结束守孝回到府里没几日,就有天子派来的使者登门,为他带来了天子的诏令。

    天子给他三个月的时间休息,待到来年春天,就要赶赴长安听候任用。

    作为天子潜邸元从,许绍有如此待遇,倒也在情理之中,他打算在这三个月时间里,让自己的状态恢复如初,所以在调理身体的同时,多了解一下这三年来发生的事情,以免自己“落伍”。

    看报纸,就是了解时事最好的办法之一,这三年来,黄州出版的每一期报纸,府里都留了一份,按照日期存放,所以许绍现在借此可以“回顾”三年来发生的重大事件,还有方方面面的消息。

    不知不觉中,一个多小时过去,许绍发现一件事,恰好打理茶叶买卖的掌柜在府里,他便让对方过来。

    见着人,许绍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如今茶叶的行情如何了?”

    “回东主,如今这茶叶的行情,可是一言难尽。。。”掌柜先开了个头,然后仔细向东主说起当前茶叶的行情。

    饮茶之风,自古以来只在南方盛行,而北人称之为“水厄”,黄河以北地区,基本上民间没有什么饮茶的习惯,所以茶叶在北方的销路一直不怎么样。

    但现在不同了,且不说别处,仅仅是相州邺城,每年对茶叶的需求都是爆发式增长,按照商会的粗略统计,去年输入邺城的茶叶(不分产地),已经不下八百万斤。

    这是个巨大的数字,但并不是说八百万斤茶叶,都在邺城里消耗了。

    实际上,邺城作为河北名城,是商贾云集之地,来自天南地北的物产在此集散,进入邺城的茶叶,大部分都被商贾分销别处。

    那么,这些茶叶之后销往何处?

    河北各地,还有太行山以西的河东地区。

    经过将近二十年的持续努力,喝茶能解油腻这一说法,逐渐为惯吃肉食的北人所接受,而边市的活跃,使得边疆番族也开始接受喝茶解腻这种说法,对于茶叶的需求与日俱增。

    随着永济渠、通济渠的通航,使得商路贯穿南北,又有火轮船航运,所以产自南方的茶叶,能够以更低的运输成本,源源不断输入北方。

    永济渠沿岸州郡、要津如雨后春笋出现的茶肆,提供大量廉价的茶饮料,南来北往的客商,纷纷以喝茶为解渴、提神第一选择,由此带动当地百姓纷纷喝茶,让茶叶走入寻常百姓家。

    虽然运河沿岸也有大量酒肆,提供便宜的麦酒(俗称“亳州马尿”),但茶水更便宜,所以,越来越多的百姓以茶作为饮料。

    这种喝茶的习惯一旦形成,北方各地对于茶叶的需求量暴涨,而两洋贸易公司的海外茶叶买卖,同样越做越大,南方各产茶区,每年出产的茶叶都不愁卖。

    官府乐见茶叶畅销,却不加税,加上火轮船的出现,使得长途运输茶叶的成本不高,所以这些年来,普通茶叶的售价一直缓慢走低。

    但那些好茶叶的价格,却一直在攀升,某些特别名贵的茶叶,可以说是有价无市。

    平民百姓喝茶解渴、提神,所以用一般的茶叶泡茶即可,但富贵人家的讲究很多,只有那些名茶才能满足需求。

    无论是沏茶自己喝,还是沏茶招待客人,富贵之家对于茶叶的品质,甚至泡茶的水质、茶具的成色,都有很高的要求。

    正是如此,茶叶的价格根据品质不同,有不同的涨跌,但总体而言,天下各地对于茶叶的需求,是逐年快速增长的。

    巨大的需求,带来了巨大的利润,南方各地,每年都有无数荒山、荒地被开垦成茶园,安州地区也不例外。

    安陆城外的茶园,可以说是连接成片,每到出茶的集结,大量茶商云集安陆,大量收购不同档次的茶叶,涢水上的货船,首尾相连,绵延数里。

    因为茶树的栽培需要时间,所以许多新开垦的茶园,还得等上数年才能大量产出茶叶,而许府名下茶园,因为这二十年来的不断扩张,产量一直稳步上涨。

    所以这三年来,许府的茶叶买卖收益,连年递增,今年的利润,初步估计会是三年前的一倍有余。

    也就是说,茶叶的利润,按照每年三成的幅度在上涨,而这样的局面,恐怕还会持续若干年。

    听到这里,许绍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南人饮茶、北人饮酪桨的习惯,二十多年前还是“常识”,而这二十年将,那一位竟然真的把饮茶的风尚在北方造起来了。

    许绍还清楚记得,二十多年前,尚在潜邸的天子,就鼓动他和郝吴伯扩张茶园,移栽优良茶种,为将来发大财做准备。

    当时,许绍觉得这属于“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长远之计,得到孙辈才能实现,未曾料二十年时间,茶叶买卖的“北方市场”,还真就做起来了。

    这二十年间,传统的制茶工艺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煮(煎)茶改良为泡茶,茶叶的预制变成了“炒”,使得茶叶的风味有了进一步的变化。

    持续多年的推广,使得北地饮茶之风依然形成,那么当茶叶需求量暴涨时,别家还在开荒种茶树,他家早已准备就绪的茶园,直接就获利了。

    三年前,许绍在相州刺史任上丁忧,河北的饮茶风俗似乎刚现雏形,而三年后,饮茶之风竟然真的刮起来了。

    于是,茶叶的行情一路看涨,许绍从报纸上看出了这一点,而茶叶只是这二十年变化中的一个缩影。

    他在想,用二十年来推广茶叶、用十年磨一剑、用七年修大运河的天子,接下来,又要造出何等样的“势”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