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二章 渡河

    清晨,天蒙蒙亮,小辽水南岸,周军士兵推着许多四轮车向河边冲去,待得车辆停稳,他们熟练的将车辆“拆解”,一座座便桥就这么“长”了出来,向北岸延伸而去。

    “便携式折叠桥”,装在名为“紫骝马”的四轮马车上,因为“紫骝马”坚固可靠、越野能力强,所以这种过河便桥,可以随着骑兵一起行军。

    行军途中,遇到水较深的河流,靠着“便携式折叠桥”,可以让军队在较短时间内渡河。

    现在,便桥成了南岸周军渡河进攻北岸高句丽军的唯一通道,很容易遭到北岸敌军的破坏,所以不等桥梁抵达北岸,一些周军士兵便先行泅水渡河。

    训练有素的士兵,即便身着铠甲、佩挂武器,依旧在湍急的河流中奋力向前游去,然而他们还未游到对岸,高句丽骑兵已经杀到。

    于回师途中驻扎新城外的高句丽大军,虽然惊讶于周军来得如此之快,却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密切注意着小辽水南岸周军动态,所以见着周军渡河,很快就做出反应。

    高句丽军不打算来个“半渡而击”,他们不打算让周军在北岸站稳脚跟,所以此时快速接近河边的骑兵们纷纷弯弓搭箭,准备先射后砍。

    一字排开的骑兵气势汹汹,却被呼啸而来的金属弹丸撕成残肢断臂。

    南岸一字排开的轻炮,向北岸倾泻着散弹,这种散弹炮弹有长弹托,能确保炮弹出膛后,至少飞过一段距离,其内的大量弹丸才会散开,所以即便炮口前方河内有周军士兵,也不用担心误伤。

    两轮炮击过后,北岸高句丽骑兵已经人仰马翻、伤亡大半,幸存者之中尚未坠马的人,调转马头立刻逃亡。

    趁此机会,渡河周兵登上北岸,顾不得身上湿漉漉,拿起武器开始集结,结成一个个方阵,护卫即将靠岸的便桥。

    与此同时,更多的高句丽骑兵赶来,径直向着仓促结阵的周兵发动冲锋。

    两军即将交战,南岸的轻炮无法发炮,而渡河的周兵作为先登,早就做好了浴血奋战的准备,前两排士兵手持长矛,保持横队队型向前出击,勇敢迎向呼啸而来的敌骑。

    他们要以自己的血肉之躯为拒马,为同袍完善阵型争取时间,并拉开足够的距离,避免冲锋的骑兵连人带马一起撞入人群之中,造成己方大量伤亡。

    渐渐逼近的高句丽骑兵在马上放箭,箭矢纷纷命中这些前出的周兵,但他们身上厚厚的铠甲挡住了箭矢,虽然几乎人人身中数箭,大部分人却安然无恙。

    排好队形之后,周兵侧身,一手持矛,矛头指向前上方,矛尾着地,另一只手掏出个油布包,用嘴咬着油布一角将其打开,掏出一把把双管手铳。

    这些双管手铳为簧轮发火,已经事前装好弹药,周兵们握着手铳,拨开击锤,然后将铳口对准来袭敌骑。

    双方距离快速缩短,接连射出几轮箭的高句丽骑兵弃弓握槊,口中不断发出怪叫,即是鼓舞己方士气,也是为了恐吓面前的周兵。

    一手持矛一手持火铳的周兵,面对越来越近的敌骑,并没有一人擅自扣动扳机,待得双方距离已经不到二十步,随着一声声“发射”喊起,爆豆般的声音炸响。

    硝烟弥漫满之中,冲锋的高句丽骑兵人仰马翻,而持矛迎接撞击的周兵,也多有被撞飞者。

    血战之中,上岸的周兵越来越多,结成的军阵也越来越“厚”,终于护得便桥完成,一些骑兵策马踏桥过河,而此时,高句丽步兵也已赶到,结成大阵,好整以暇。

    此时的形势,是周军半渡,高句丽军完全有能力趁着周军在北岸立足未稳、兵力处于劣势之际,来个半渡而击。

    这就是高句丽军主帅于新德的打算,他看着眼前粗具规模的周军军阵,毫不犹豫下达了全力进攻的命令。

    方才,敌军在南岸使用了一种武器,竟然能够攻击到北岸上的骑兵,威力还不小,这让于新德十分震惊,但现在,他觉得双方若是展开肉搏,对方那种武器就不好发威,所以不能拖延。

    一拖延,万一对方有时间把那种武器运过河,这就不妙了。

    号角声起,高句丽军阵慢慢向周军逼近,却见百余周骑冲出,迎着汹涌人潮而来。

    百骑兵,在数千甚至上万兵力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但能干扰步阵前进,侧翼高句丽骑兵随即上前拦截,却被对方轻易突破。

    当先一员周将,身材魁梧,目生双瞳,跃马挺槊,左突右冲,在其面前,高句丽一方竟无一合之将,眼睁睁看着这群骑兵呼啸而过,向着黑压压的军阵而去。

    这百余周骑先是投掷出轰天雷,然后径直撞阵。

    行进中的高句丽士兵,注意力集中在前方,忽见侧翼有敌骑杀来,一时间有些发懵,竟然被这周将领着骑兵在阵内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于新德在后面见着,顿时大怒,正要下令将这群骑兵围死,却见其透阵而出。

    这伙骑兵如此一搅和,本来已经移动起来的高句丽军阵,瞬间就停滞了,等到再度调整好阵型继续前进时,对面周军阵中忽然出现几个“缺口”。

    缺口处出现许多两轮车,随后这些两轮车咆哮起来,不断闪烁的火光和冒出的浓烟中,实心炮弹呼啸着,在高句丽军阵中激起腥风血雨。

    靠着人力拖曳经由便桥过河的轻炮,只炮击数轮,就把高句丽军阵打崩,随后过河的大量周军骑兵,直接掩杀过去。

    周军步阵里,主将张须陀看着散发着热气的轻炮,松了口气,要不是战前大家议定先让轻炮过河,恐怕这一仗打起来不轻松,伤亡要大很多。

    马蹄声起,张须陀转头看去,却是方才冲阵的勇士们回来,他高声问道:“如何,还能杀敌么?”

    带队冲阵的将领,为目生双瞳的大都督鱼俱罗,他蹉跎多年,好不容易有了上阵立功的机会,此时大声回答:“末将方才只是热身!”

    张须陀闻言点点头:“好,那就用敌军首级,来祝贺官军此战大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