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四十八章 解决办法

    夜,皇宫,夏初新落成的清凉殿前,宇文温驻足不前,看着自己精心设计的消暑“神器”,只觉怎么都看不够。

    殿侧硕大的十余个装置发出“哗啦啦”的流水声,一个个通风管入口处,抽风风扇隔着正方形的“蒸发箱”,将室外空气抽入管道。

    “蒸发箱”顶部不透气,四面有布帘,抽水机抽出的冰凉地下水,不停淋到“蒸发箱”上的布帘,当布帘上的水蒸发时,使得穿过布帘的空气温度降低。

    降温的空气经由通风管,进入相对密封的室内,给室内带来一阵清凉。

    又有抽风机在清凉殿顶部抽风,将受热上升、聚集于顶部的热气抽出去,并且使得室内的空气流动,不会让人有憋闷的感觉。

    这一套复杂的室内降温装置名为“水冷蒸发式空调”,简称“空调”,降温效果对于个人来说,虽然比不上直接坐在冰鉴旁凉爽,但整个房间的降温效果不错,身处其间十分惬意。

    宇文温“发明”的这套“空调”,实际上是抄的,原型就是后世已经很常见的蒸发式空调,这种空调不需要制冷剂,纯粹靠水蒸发时带走热量的原理对空气进行降温。

    正是因为不需要制冷剂,所以能够在这个时代被他“发明”出来,成为“装逼”必备之用具。

    宇文温进入清凉殿,经过双重“保温门”进入室内,只觉迎面一阵清凉,看了看挂在门口的温度计,此时室温是二十七度。

    而室外温度是三十度,内外温差只是三度而已,但在这个没有真正空调的时代,能够实现这个温差,宇文温真的很满意。

    室内,两位美人已经就绪,身着“秘书套装”的尉迟明月和陈媗,见他入内,赶紧迎上前来,为他宽衣解带。

    换上“居家便服”:短衫(T恤),“七分裤”,再穿上拖鞋。

    这就是宇文温的居家生活服饰,按照这个时代的观点,他的穿着就是奇装异服,简称“服妖”。

    宇文温在“家里”时,怎么舒服怎么来,当然,为了避免“上梁不正下梁歪”,他在儿女面前的衣着还是很正常的。

    但他有自己的坚持,要按着自己的想法过日子,不然这个皇帝就做得太憋屈了。

    作为皇帝,宇文温当然有更好的消暑方式,那就是选一处山地建离宫(行宫),一如后世“承德避暑山庄”那样,避暑效果肯定不错,还“环保”。

    但皇帝出行牵一发动全身,不仅嫔妃、皇子、公主要随行,文武百官也要跟着去行宫,如此一来,护卫及随从必不可少,浩浩荡荡几万人的队伍,入驻的行宫和一个城池没区别。

    这么多人的饮食起居,所需物资都要额外从京城运输,运输成本不会低,而行宫和道路每年都要维护,都是不小的开支。

    宇文温觉得纯粹为了避暑就如此折腾,太劳民伤财,解决办法就是在宫里装“空调”,这样比较省钱。

    还有逼格。

    更衣完毕,宇文温开始办正事,来到硕大的战术棋盘边,在两名秘书的协助下开始加班

    战术棋盘上分布着丘陵、河流、旷野还有红蓝两军的兵马,宇文温手持战报,对前不久的萨水之战进行“复盘”,从另一个角度来感受当时激战的情景。

    他看着战术棋盘,尉迟明月和陈媗从旁协助,她俩根据“战谱”,对敌我双方的兵棋进行操作,让宇文温可以专心关注于战场变化。

    之前,身在长安的宇文温收到的只是捷报,而过了将近一个月后的今天,才拿到了详细的“战谱”,随着“战谱”一同回来的,还有东征军最新的情况。

    海上风暴不断,陆上阴雨连绵,位于萨水畔的大军形同孤军,现在已经回撤至鸭绿水一线,以此缩短粮道,并摆出姿态,迷惑高句丽君臣。

    让对方以为,今年周军也就真的是春来秋走。

    前线如何操作,宇文温无需操心,他现在关注的是萨水之战官军是怎么赢的。

    这一战,两军对垒,排开堂堂之阵,军阵绵延十余里,步骑结合,若按“传统”的打法,那就是步兵对撼、骑兵伺机穿插,从侧翼突破,然后来个左勾拳或者右勾拳定胜负。

    但因为火炮的投入使用,此战官军实行侧翼突破的重任就由火炮承担,而重量轻、易于机动的轻炮,很好的完成了这个任务。

    宇文温“看着”高句丽军的南翼被轻炮击溃,“看着”绵延十余里的军阵就这么崩了,对轻炮的战场表现很满意,对行军元帅长史王頍的表现很满意。

    燕王宇文维翰虽为主帅,但实际指挥权是在王頍手中,王頍自称熟读兵书,胸中有韬略,但即便真的是兵法大家,却未必会正确使用火炮。

    火炮是跨时代的兵器,未见于任何兵书记载,所以火炮该怎么用,是“传统军事家”要解决的问题,宇文温觉得王頍也不例外。

    现在,萨水之战的结果表明,王頍对于火炮的运用,至少达到了“物尽其用”的效果,因为轻炮的设计初衷,就是用于战场迂回,从侧翼而不是正面击破敌军军阵。

    这种战法,适用于步阵对战,在与突厥交战时很难有机会验证“轻炮侧击”的效果,所以萨水之战是一个很好的战例,而辽东战场,正适合火炮发威。

    高句丽这个国家,宇文温觉得其国内体制很像“古典****”,依靠大大小小的山城,维持统治的同时,对外扩张。

    一旦有强敌来犯,就依靠坚城防守反击。

    若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在没有配重投石机的时代,无论是隋军还是唐军,想要啃下一座座坚固的高句丽山城,都要花费大量的兵力和时间,所以半年时间根本就不够。

    高昂的运输成本,不利的气候条件,使得中原王朝在春天出击的军队,到了秋末,就只能撤军。

    敌前撤退很考验主帅的本领,以及各部兵马的配合,这个时候,一不留神就会被追击的高句丽军搞出个歼灭战,正是因为如此,妄图毕其功于一役来收复辽东的战略,都会落得铩羽而归的结局。

    宇文温一直一直引以为戒。

    但现在,周军不止有配重投石机,还有更先进的火炮,高句丽的堡垒战术失效,防守反击连防守都做不到,更别说反击。

    即便如此,宇文温也没有掉以轻心,他没有打算今年就必须把高句丽灭掉,但辽东是必须收回来的。

    不然,对不住三十万人东征的大阵容。

    战斗复盘结束,宇文温坐在一旁思考问题,尉迟明月和陈媗开始收拾棋盘,两人身着“秘书套装”,曲线尽显,诱惑非常,但宇文温的关注点不在这上面。

    按照作战方案,夏末以前,东征大军第一、第二批次的主攻方向是在鸭绿水两端,将高句丽国土“腰斩”,而第三批次十万人投入作战之后,主战场才在辽东。

    目标,是歼灭高句丽的辽东驻军主力,按照之前的估计,对方在辽东能够拼凑起至少十五万的大军,其中包括靺鞨各部骑兵。

    高句丽立国数百年,生命力很顽强,而且立国之初,和辽北地区的扶余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如今居住在扶余故地的靺鞨各部,对于高句丽来说,就是很好的盟友。

    即便最近几年,周国行疲兵之计,甚至还故意释放天花病毒,让辽东高句丽军民伤亡不小,助战的靺鞨各部同样损失巨大,但对方依旧能够垂死挣扎,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宇文温身处长安,前线战事想操心也操心不了,如今儿子宇文维翰率军在鸭绿水畔静候时机,负责对付高句丽的“本土军团”,身在辽东的行军总管杨济,就要负责对付高句丽的“辽东军团”。

    这是杨济第一次独力承担“战略方面”的重任,官军能否在辽东取得关键性胜利,就要看杨济的指挥能力如何,宇文温对此颇为期待。

    杨济在营州总管任上,连年对边境番族用兵,整合了辽西地区部分契丹、奚(库莫奚)部落,然后以靺鞨八旗军为骨干,组建了一支番族骑兵队伍。

    今年是这支军队第一次投入大规模作战,效果如何,决定了这支军队的后续发展方向。

    可以说,这是一支“模范军”,和历史上的“城傍”不同,如果效果不错,将来朝廷经略辽东、草原,就要以此作为模板进行推广。

    让那些愿意亲近中原王朝的游牧、渔猎部落,成为大周官军的马前卒。

    边境番族是杀不完的,但边患又要解决,所以宇文温想出来的解决办法,就是在“城傍”的基础上进行“升级”,尝试建立东方版的哥萨克。

    这种尝试能否成功,需要时间来验证,但最关键的第一步必须走好,所以,一切就看“项目负责人”杨济的表现如何。

    辽东战事是关键,宇文温想着想着,忽然说道:“摆棋盘,按辽东地形来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