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四十七章 秘密

    皇宫一侧,命妇院,皇后尉迟炽繁正在主持酒宴,款待入宫觐见的外命妇们,虽然外面下着大雨,又湿又热,但宴客厅内清凉如春,使得主宾双方惬意至极。

    外命妇们入宫觐见皇后,是很正式的事情,一切都得按着礼制来,所以人人都身着礼服,皇后也不例外。

    按说在这个季节穿着如此隆重,时间久了必然会微微出汗,但因为厅内颇为凉爽,没人觉得热。

    如今是夏末,天气炎热,有钱人家都会以大量冰块消暑,自从有了蒸汽机驱动的风扇,消暑的手段又多了一种,但宴客厅里降温的手段却很特别,以至于让人啧啧称奇。

    皇后尉迟炽繁穿梭于席间,和外命妇们交谈着,一旁,唐国公夫人窦氏饶有趣味的环视整个宴客厅,想要弄明白这传说中的“空调”是如何降温的。

    正如冬天里有“暖气”,可以让室内温暖如春那样,夏天里有“空调”,同样可以让室内“如春”,当然,是“清凉如春”,而这种“空调”,目前只有皇宫里有。

    “暖气”、“空调”,这两样能够让室内“温暖清凉如春”的设备,真是神奇无比,一旦用过,就让人难以忘怀。

    皇后当年向外命妇们介绍“暖气”,如今,又开始介绍“空调”,窦氏觉得,也许过不了三五年,长安城内的富贵人家,府里也必然装上“空调”。

    以她的亲身感受而言,这种“空调”给人带来的清凉,虽然比不上坐在冰鉴边上那么凉爽,却可以让整个房间降温,在人多的时候特别有用。

    “空调”是如何给室内降温的?窦氏不明白,皇后在闲谈时透露过“空调”的秘密,说降温的原理是什么“水冷、蒸发”,她听不懂。

    但她知道“空调”一定会推广,就像“暖气”那样,寻常人家用不起,但富贵之家不可或缺。

    这是必然的,因为按照皇后所说,“空调”要靠着蒸汽机提供动力进行“水帘降温”、“抽气”、“排气”,所以要烧煤,会增大对煤炭的需求,而这一点,正是天子一直在推动的。

    到时候,冬天开“暖气”,夏天开“空调”,一年到头不停烧煤,必然是富贵之家常见的情景。

    只有当“市场”对于煤的需求持续增长,那么煤炭买卖才会持续红火,进而带动采煤业的快速发展,一口出煤的井,就是一口喷钱的泉眼。

    窦氏觉得,为了让煤炭有个好销路,帝后也是很努力的在以身作则,当然,大家都乐见其成,因为煤炭买卖越好,大家的收入也就越多。

    她觉得“空调”确实是个好东西,但也有缺点,那就是运行起来动静不小。

    自从命妇院的宴客厅装上了“空调”,窦氏见识过几次,知道这种设备虽然是装在室外,但运行起来有“哗哗”的流水声。

    声音其实并不算大,但对于挑剔的人来说就是不可忍受的缺点。

    她的姑婆婆婆独孤氏就是这样的人。

    独孤氏脾气暴躁,极难相处,也只有窦氏能够伺候得老人家舒舒服服,而窦氏知道皇后有意向大家推广“空调”,所以想着明年给府里装“空调”,让夫君有面子,也顺便孝顺姑婆。

    但姑婆那么挑剔,她担心“空调”太吵,让姑婆成日里絮絮叨叨,所以有些纠结。

    然而正如“暖气”对于富贵之家已经必不可少那样,窦氏觉得“空调”日后也必然是富贵之家要有的装置,若唐国公府里没这玩意,会显得很寒酸的。

    窦氏不是想炫富、斗富,只是想让夫君在别人面前有面子,毕竟作为当年的八柱国之一,唐国公这块金字牌匾可不能掉色。

    但“空调”一但装了,必然不能落下太夫人,否则就是不孝,问题是万一老人家发脾气不愿用,那其他人该怎么办呢?

    窦氏正纠结间,见皇后来到面前,赶紧起身敬酒,随后和皇后交谈起来。

    天子当年尚在潜邸时,窦氏和尉迟炽繁就有交情,所以算是熟人,一转眼十余年过去,窦氏每次见到尉迟炽繁时,都会有些小羡慕。

    本就有沉鱼落雁之貌的皇后,依旧明艳动人,加上皇后的威仪,更是让尉迟炽繁显得风姿绰约,窦氏同为女人,真的很羡慕对方。

    在京的外命妇们,不仅逢年过节,每月按例都要入宫觐见皇后,而每一次在命妇院举办的酒宴上,内外命妇之中,皇后总会是那朵最美丽的花。

    或者之一。

    天子的妃嫔,同样明艳动人,皇后之妹、淑妃尉迟氏就不说了,德妃萧氏同样有倾国倾城之貌,所以大家觉得天子登基之后,后宫未增一人,真的是理所当然。

    交谈片刻,尉迟炽繁转到别处,但窦氏却没休息多久,因为贵妃来到席前。

    身为贵妃,当然和寻常妃嫔不同,皇后在命妇院设宴款待外命妇,一个人招待忙不过来,所以需要有人帮忙,帮忙招呼宾客们,所以妃嫔们自然就会陪同皇后出席酒宴。

    然而,当前几年从未出现在外命妇面前的贵妃杨氏现身时,许多年长的外命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窦氏不算年长,但她看见杨氏的面容时,同样愣住了。

    窦氏的母亲是皇朝公主,武帝宇文邕是她的舅舅,太子是她的表兄,年幼的窦氏在宫里长大,所以对于当年的太子妃很熟悉。

    当年的太子妃、天元皇后、太后杨丽华,大象二年时就已经病逝,结果竟然还活着。

    杨坚的女儿杨丽华,成了皇朝贵妃,而燕王宇文维翰,是杨坚的外孙。

    如此真相,让窦氏和当年见过杨丽华的外命妇们震惊得不知所措,但既然尚书令都不介意孙女嫁给杨坚的外孙,旁人也就只能保持沉默,装聋作哑。

    此事如此令人震惊,却没有谁会到处传,也不敢到处传,更不敢公开议论,因为激怒天子的后果,光是想都让人害怕。

    贵妃杨氏的身份,实际上并没有公开,杨丽华只是在外命妇面前露脸,没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也没人当面说她就是当年的天元皇后、太后。

    只要天子不承认,就没人可以说贵妃杨氏是当年天元皇后、太后杨丽华,也就只是长得像罢了。

    但认识杨丽华的人,心里都明白得很。

    这是公开的秘密,外命妇之中,知道的人不会说破,不知道的人更是无从说起,而窦氏现在面对当年的表嫂、皇后、太后,真的有些尴尬。

    杨丽华见着窦氏,丝毫没有尴尬的表情,和她说了一会儿场面话,面色平静的转到下一席,仿佛两人是刚认识不久那般。

    窦氏见着杨丽华的背影,心中暗道幸亏她提前将这秘密透露给姑婆,不然万一独孤氏见着了杨丽华,怕不是要当场哭起来。

    自从燕王成婚之后,渐渐就有一种说法,说燕王生母、一直藏头露尾的贵妃杨氏,就是当年的太后杨丽华。

    窦氏本来是不信的,但当她见着贵妃本人后,惊得坐立不安,纠结了许久,才决定将这一秘密告诉独孤氏。

    独孤氏知道后激动万分,曾想过入宫,亲眼见见外甥女,后来却选择装做不知。

    若两人真的见面了,那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更别说杨丽华、独孤氏两人身份的敏感性,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从那时起,独孤氏就一直称病,没有如其她外命妇般循例入宫,不然真的在席间碰到了杨丽华,很容易失态。

    想到这里,窦氏觉得现实有些荒诞,她是聪明人,能想到一个事实:

    按照杨丽华“病逝”的时间推算,在大象二年时,尚在潜邸的天子就把太后拐走了,当时朝廷搞不清怎么回事,只知道太后失踪,于是对外宣称太后“病逝”。

    窦氏真想知道,天子当年这么胆大妄为,老杞王在世时知道这个秘密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