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八章 交锋

    一夜无事,东方露白,清晨,太阳未起时,高句丽军阵内,将士已经用餐完毕,很快便开始向西移动,对背河结阵的周军发动进攻,双方距离慢慢缩短。

    待得两军距离将近三里时,旭日东升,阳光洒在旷野里,让旗色不同的两支大军,都染上了明亮的金黄色。

    而背西面东的周军,此时双眼为太阳所照。

    初升的太阳,并不会晃眼,但再过一段时间,等两军交锋时,阳光大作,能让人无法直视。

    眼睛被阳光直射,会影响弓箭手的发挥,而两军交战时,士兵双眼看到对手脑袋上的太阳时,很容易眼花,看不清对手的动作,导致反应变慢。

    这正是高句丽主帅乙支文德想要达到的效果。

    特地拖延一日才决战,使得周军在河畔泥泞里过夜,饱受蚊虫叮咬之苦,然后己方于清晨进军,待得两军军阵交锋时,升起来的太阳刚好能晃花周军将士双眼。

    他为了给己方尽可能多的争取获胜筹码,已经绞尽脑汁,把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上了。

    战场上南北两端的大丘陵,如今为周军所占,他必须拔掉这两个“钉子”,确保军阵南北两翼没有掣肘,才能全力进攻背水结阵的周军主力。

    乙支文德调兵遣将,令大将盖仲全率所部兵马一万,进攻北面丘陵,令大将椽金铭率所部兵马一万二千人,进攻南面丘陵,以此确保大军两翼安全。

    两支兵马步骑混杂,本就各自位于军阵南北两翼,收到军令后马上行动,盖仲全所部很快便排开阵型,向着北面丘陵扑去。

    这处丘陵,为周军行军总管王世积所处的土丘“丘甲”,王世积见着敌军来势汹汹,直接下令撤退,便带着兵马离开土丘。

    盖仲全所部兵马不费吹灰之力便赶跑了周军,占据土丘,竖起大旗。

    他见这支周军骑兵并没有撤回本阵,而是在北面徘徊不前,便留下步兵守着土丘,确保大军北翼安全,自己带着骑兵追击敌军。

    一逃一追间,不知不觉渐渐远离战场。

    此刻,高句丽军阵已近逼近周军军阵,双方距离不足二里。

    接连几声雷鸣忽然在旷野里炸响,动静之大,让即将交战的双方士兵不由得侧目,大家循声望去,却见战场北端,为高句丽军占据的丘陵“丘甲”,此时升起巨大的黑色烟柱。

    周军预埋在土丘上的猛炸药爆炸,将守在土丘的高句丽士兵炸得伤亡惨重。

    近五千人之中,大部分为爆炸波及,无数血肉模糊的士兵倒在一片残肢断臂里,生死不明。

    北面丘陵发生的一幕,让高句丽将士为之一愣,战场南端,正在包围丘陵的椽金铭所部兵马,变得犹豫起来。

    他们不知道眼前这座周军占据的土丘,等自己攻下之后会不会也发生大爆炸。

    由周军行军总管刘波儿所部兵马占据的丘陵“丘乙”,此时外沿已经围了几圈铁丝网,期间夹扎着拒马、鹿角以及浅沟,在高句丽将士看来,不好对付。

    情况有变,主将椽金铭觉得己方眼下没必要冒险强攻,对方既然自己用铁丝网把自己围死了,那么他只需要麾下六千步兵盯着,对方就只能干坐着,无法对战场施加影响。

    这个丘陵,距离高句丽本阵南端还有一里地左右距离,椽金铭觉得,即便这丘陵上的周军有威力巨大的远程兵器,也无法对己方军阵发动进攻。

    果不其然,策马赶来的传令兵,为他带来了主帅乙支文德的命令:只围不打,用步兵盯着丘陵,骑兵待命。

    此时两军距离不到一里,阳光大作,正是背光进攻的好时机,高句丽军阵中响起如潮的号角声,大量弓箭手前出,向着前方周军军阵抛射箭矢。

    原本竖握长矛的长矛兵,此时将长矛平端,矛头一致向前,士兵们维持着整齐的阵型,在激昂的鼓声中,向着前方推进。

    他们清楚的看到,面前周军军阵之中,如林耸立的长矛也纷纷放下,对着自己这一面。

    周军军阵西北面,萨水,上游大量船只顺流而下,船上的高句丽士兵已经做好准备,待得时机合适,就要强攻周军腹背,以自己的巨大伤亡,换得对方阵脚大乱。

    时间流逝,两军军阵距离越来越近,前出的弓箭手们射完几轮箭后,纷纷后撤进入各自军阵之中,两军战列线越来越近,而鼓声也越来越响。

    就在这时,绵延不绝的爆炸声响起,声音之大,直接让鼓声变得“安静”起来。

    周军军阵中闪烁着火光和浓烟,无数黑影飞出浓烟,在半空之中划出道道优美的弧线,越过两军即将交锋的战线,直接落到高句丽军阵腹部。

    落在一一张张湿漉漉的布幔上。

    每一张布幔都有许多粗硕的竹竿支撑,由身强力壮的士兵将布幔撑开,张得很大,高句丽军阵内到处是这种东西,仿佛给整个军阵撑起一个个遮阳伞。

    从周军军阵内飞过来的物体落下来,速度很快,撞入结实的布幔里,直接砸向地面,支撑布幔的竹竿纷纷折断。

    但支撑布幔的士兵顾不得那么多,立刻将布幔收紧,以便将落在其中的物体完全弄湿。

    又有没被布幔挡住,直接落在地上的物体,附近一些高句丽士兵,手拎水桶、湿漉漉的毛毯冲向这些冒着烟的不速之客,对准目标,奋力将桶里的水泼出去,然后张开毛毯,将其罩上、裹住。

    这是高句丽军应对周军抛射轰天雷的手段,主帅乙支文德考虑到周军有一种大威力武器,能将轰天雷抛射到较远距离,所以特地在军阵各处安排了布幔和“灭火队”。

    轰天雷上有火捻,火捻烧尽了,轰天雷才会爆炸,所以将火捻弄灭避免轰天雷爆炸,是高句丽军将士对付周军所投掷轰天雷时想出的办法,虽然效果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总好过靠着盾牌硬扛。

    落地的物体没了动静,就在士兵们要松一口气的时候,爆炸声接连响起,火光冲天,浓烟大作。

    烟熏火燎的高句丽军阵,就像被周军的一记记重拳打中胸腹,按说遭此重击,军阵必然不稳,然而高句丽军阵没有丝毫溃散的前兆。

    浓烟渐散,周军军阵上空漂浮的热气球,其吊篮里的士兵看向前方地面,发现没了布幔的遮挡后,高句丽军阵实际上是一个个空心小阵组成的,并不是人员密集的阵列。

    所以己方抛射过去的轰天雷,并没有造成太大杀伤。

    高句丽本阵,中军处,主帅乙支文德看着飘在半空的大布袋,不发一言。

    周军的轰天雷,果然已经能够防水了,幸好。。。

    对付周军的轰天雷抛射,最好的办法不是硬扛,而是避开,所以由空心小阵组成的大阵,对付轰天雷更有效些。

    但周军有飘在空中的大布袋,能够居高临下看出端倪,所以军阵需要伪装。

    大量浸湿了的布幔,张开之后既可以做灭火用,也可以挡住对方的视线,这就是乙支文德的对策,让周军误以为己方排出的军阵密集无比、人挤人,结果抛射过来的轰天雷,杀伤威力大减。

    回头看看太阳,他只觉阳光异常刺眼,如今时机正合适,该全力以赴了。

    示意部将近前,乙支文德正要下令,却听得南面传来雷鸣声,接连数响。

    他循声望去,却见战场南端周军所据丘陵上浓烟大作,随后己方军阵南端绽放出朵朵白花。

    白花变幻着,变成大量白色烟雾,随着东南风弥漫开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