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七章 应对

    午后,萨水东畔旷野,名为“丘甲”的土丘上,周军骑兵可以清楚地看到前方(东面)南北走向的丘陵处,高句丽军队的全貌。

    高句丽大军已经越过这道形如门槛的丘陵,却在丘陵脚下停滞不前,排开战阵。

    战阵为南北走向,绵延十余里,面向西侧,也就是萨水方向,分为左、中、右三个部分,左军大概有一万人,步骑混杂,中军大概有近两万人,均为步兵,右军大概有一万人,亦是步骑混杂。

    这是前军,合计兵力大概有四万人。左、中、右三军各有后军,周军骑兵在土丘上看不太清楚后军情况,估计后军合计兵力有三万,也就是说高句丽军队总兵力不下七万,以步兵为主,但骑兵也不少。

    从人数上来说,高句丽有兵力优势。

    停止前进的高句丽大军,距离周军军阵大概有七里,身后那道丘陵上旌旗招展,看样子是其主帅所在。

    周军骑兵试图近前,为高句丽骑兵驱散,靠着这次短暂的侦察,周军发现高句丽士兵在军阵外沿以长矛架设拒马,看样子是要为过夜做准备。

    身处“丘甲”处的行军总管王世积,用千里镜看了看本阵,看到了中军处打出的旗号,收到了最新的命令:就地休息,今夜必须守住“丘甲”。

    两军主力对峙,试探性交锋都没有,就这么休息了?

    王世积不觉得奇怪,因为高句丽军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己方也是顺势而为。

    现在是下午十四点半,两军距离还有七里,等距离缩短到交战的一里时,届时恐怕都已经是黄昏,那时若开战,没打多久天就黑了,所以仗是打不起来的。

    所以,今夜双方将士就得在这旷野里过一晚,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待到来日决战。

    这种情况较少见,但不是没有,只是今夜能否平安度过,谁也不知道。

    即便没有夜战,在这野地里过夜可不好受,如今是夏天,野地里蚊虫多,无论敌我,将士们怕是要被叮得不行。

    而周军所处位置,是河畔一片泥泞,还要难受些。

    王世积觉得,这恐怕也是高句丽主帅想要达到的目的之一:想尽一切办法,让周军将士的状态不佳。

    周军渡河登岸,背水结阵,摆出防御架势,等高句丽军队来攻,结果对方磨磨蹭蹭,半日才走了几里地,硬是将决战拖到了明日。

    周军若不想在一片泥泞里过夜,就得抓进时间进攻,于是得将侧重防守的“却月阵”,变成方便进攻的横阵。

    变阵需要时间,双方距离还有七八里,所以周军变阵之后,实际上依旧不能进攻,但防御阵型变成进攻阵型,晚上得担心高句丽骑兵来袭,所以还不如不变阵。

    就这么待在河边,全军将士待在泥泞里受罪。

    河边本来蚊虫就多,将士们蜷缩在湿漉漉的泥泞里,又被蚊虫叮咬弄得浑身包,一晚上都睡不好觉,到了明日,状态必然不好。

    这种亏似乎可以不吃,但渡河东进的周军,断没有退回西岸宿营的道理,所以这亏,再不情愿也得硬着头皮吃了。

    想到这里,王世积看向高句丽军阵,看其帅旗所在处,琢磨起来:

    高句丽的主帅,本事不小,能够想方设法让对手处于不利境地,为己方的获胜不断地争取筹码,看来是个人物。

    所以今夜绝不能掉以轻心!

    。。。。。。

    夜,满天繁星,而本该漆黑一片的旷野,此时却宛如一面镜子,将满天星辰都映在地面上。

    地上的星辰,实际上是火把,相互对峙的两支大军,在野地里宿营,各自军阵里点起的无数火把,就像满天繁星,远远看去十分壮观。

    周军露营地,宇文维翰用千里镜观察着敌军营地中的点点星火,此情此景让他想起了某个夏夜,他和兄弟姊妹们聚在耶娘身边,看着无数萤火虫在周围飞起,那壮观的情景,让他难以忘怀。

    “啪”的一声,宇文维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摊开手,却见掌心有一点血迹,以及一只蚊子的残骸。

    耳边传来嗡嗡声,那是蚊子在周围徘徊,宇文维翰拍了拍手,闻着艾草烟的气味,觉得有些无奈:这蚊子莫非不怕艾草?怎么点了如此多的艾草香,蚊子还敢来?

    收起千里镜,他环顾四周,此时全军将士基本上都是着甲露宿,枕戈待旦,除了值夜的士兵,其他人都已入睡,鼾声如雷,此起彼伏。

    比起蚊虫的袭扰·,鼾声更让人难以入睡,但这就是军伍生活,即便是在营帐里睡觉,只要帐中有一人打鼾,其他人就要倒霉,除了适应,别无他法。

    现在也是一样,在这泥泞的地方,将士们将就着也要入睡,所幸早有准备,应对起来到也不难。

    宇文维翰亲自巡夜,看看席地而眠的士兵们睡得如何,如今各部将士都维持着却月阵的阵型,直接睡在野地里,却因为有了特制卧具,不用睡在泥水中。

    一张结实的帆布,四角连着特制的长铁钉,然后将铁钉钉在地上,作为支脚,张起这帆布,于是就有了张简易行军床。

    着甲的士兵,躺在简易行军床上,身体不会碰到地面,也就不会睡在泥泞里受罪。

    至于蚊虫叮咬,好歹军中有充足的艾草香,此刻营地里四处弥漫着艾草烟雾,驱散大部分蚊虫,平均下来,每个人被剩余蚊虫叮几个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宇文维翰看着酣然入睡的将士们,又看看四周宛若繁星的大量火把,对于己方的准备之充分很满意。

    行军打仗,什么都要考虑到,如此方可确保将士们以最佳的状态投入作战,所以,高句丽军可能采取的计策,战前军议上,大家都想得一清二楚。

    敌军主帅可能采取的一个策略,就是将决战拖延到明日,以便达到一个特殊效果:周军将士今夜睡在河边泥泞中,又被蚊虫叮咬弄得苦不堪言,导致休息不好,次日全军将士精神不振。

    对此,周军自然早有准备,对方的小伎俩,根本就无法得逞。

    宇文维翰掏出怀表,就着火光看了看时间,正打算回到中军处休息,却得随从提醒,说时间到了。

    他停下脚步,看向东面,不一会,周军大阵外沿,忽然有许多火球升空,向前飞去,然后落在野地里。

    那是值夜的士兵按照一定的时间间隔发射“照明弹”,以其光芒照亮野地,若有敌人趁夜来袭,在这没有什么障碍物的旷野,不速之客们会被“照明弹”的光芒照得无所遁形。

    不止本阵,在“丘甲”、“丘乙”驻扎的队伍,也有这样的照明手段。

    配合铁丝网,足以让夜袭的敌军铩羽而归。

    宇文维翰再次拿起千里镜,看着远处有亮光闪烁的“丘甲”、“丘乙”阵地,愈发放心起来。

    己方准备充分,考虑到各种可能,都准备了应对的措施,而将士们求战欲望很高,斗志绝不是些高句丽军施展些许小伎俩就能挫败的。

    今日,他任由高句丽军磨磨蹭蹭,到明天,战斗开始,主动权可就在他手中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