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夜(续)

    金乌西落,玉兔东升,夜幕降临时,萨水河畔高句丽军营里,点起座座篝火,忙碌了一天的青壮们,围坐在篝火堆旁聊天,士兵们则陆续回到营帐,倒头便睡。

    周贼入寇,如往年那样乘船浮海而来,入鸭绿水,袭击沿岸地区。

    官军坚壁清野,将鸭绿水南岸地区百姓、牲畜南迁,迁到鸭绿水东南数百里外的萨水一带暂居,留给周贼一个空无人烟的白地。

    为了抵抗周贼的袭击,官军于萨水一线抢筑营寨,征发大量青壮从军,所以萨水沿岸新出现的营寨中,有大量平民掺杂其间。

    平日,这些青壮要作为劳力加固各防御工事,周贼来犯时,还得拿起武器,协助官军作战,这处营寨里的青壮也不例外。

    他们中的许多人,没见过血,没杀过人,真要上了战场,恐怕起不了什么作用,不过在坚固的营寨里协助防守还是做得到的、

    因为不知道周贼何时来犯,打起仗来自己会不会死,所以青壮们心中惶恐不安,但身处安全的营寨里,又聚在篝火堆边闲聊,慢慢的就忘记了恐惧,聊起了家常。

    周贼连年入寇,弄得许多百姓家破人亡,说起这件事,人都咬牙切齿,但话题太沉重,所以很快转到今日竣工的拦河堰坝上。

    青壮们这段时间累死累活,就是在这处萨水河段修筑堰坝,将河水拦起来,形成一处湖泊。

    因为期限很短,所以青壮们每日都累死累活,动作慢些,轻则被官军喝骂,重则被皮鞭抽打,好不容易按期将堰坝修建完毕,官军也没那么凶神恶煞了。

    所以晚上大家才能聚在一起闲聊,而不是被人赶去睡觉。

    军营里的规矩多,晚上不能随意生火,以免点燃营帐搞出火灾,但这几夜是例外,此刻,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青壮们,开始议论自己筑起来的堰坝有何用。

    堰坝所处的河段位置,大概位于萨水的中游,而下游地区,是官军主力聚集的地方。

    青壮们担心的是,如果堰坝垮塌,下游的官军恐怕要糟,但消息灵通的人透露,下游的官军营寨,本就在地势较高的位置,所以不怕上游发大水。

    而且,据参与输送粮草的同乡说,下游官军不打算死守,一旦周贼攻来,就弃守河边营寨,继续往东南撤。

    这一消息的真实信令人怀疑,但消息灵通之人所说有板有眼:他同乡所见,下游营寨,官军们都不怎么关心加强营寨防御,一股敌军逼近就跑的态度。

    而之前,官军已经连战连败,从鸭绿水南岸,一路败退到萨水,好像连一场像样的胜仗都没打赢过。

    战局为什么会这样,大家都想不明白,但大概知道,官军若弃守萨水一线,继续向东南撤,恐怕就要撤到平壤去了,到时候还打什么?

    或者说,官军既然都打定主意要撤,为何还要他们在上游修筑堰坝?这不是浪费时间、浪费人力物力么?

    下游的官军撤了,那么他们这里是不是也要撤?撤去哪里呢?

    按照往年经历来看,入寇的周贼在冬天到来时会撤军,而现在只是初夏,距离入冬还有半年时间,大家再往东南南撤,就要撤到浿水地区,接下来的仗还能怎么打?

    许多人想不明白,所以说着说着开始愁眉不展,从一旁经过的士兵,听着这些愚夫唉声叹气,心中嗤笑,却没多说什么。

    他们今晚值夜,所以大家休息时,自己要到哨位放哨,确保拦河堰坝的安全。

    守住堰坝,确保堰坝蓄水,当军令传来时,将堰坝掘开,用大水将过河的敌军冲个干干净净。

    这种事情,将军们当然不会说出来,但只要打过仗、有点脑子的人,看看堰坝的位置,就能想出来是怎么回事。

    官军一路败退,当然是故意的,为的就是引诱敌军追击,然后追着追着便忘乎所以,以为官军真的就是不敢还手,除了逃跑,什么都不会。

    然后敌军大举渡河时,上游冲来大水,铺天盖地,躲都没地方躲。。。

    来到哨位的哨兵们,借助皎洁的月光,看着堰坝,看着堰坝上游形成的湖泊,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动静。

    高句丽军队在堰坝两岸都扎了营寨,设有重兵把守,一来是在筑坝期间保护青壮,二来是等堰坝完工,守着堰坝蓄水,直到关键的军令传来。

    为此,在萨水西北岸还布置了骑兵,一旦周军游骑试图接近,在数里外就会被高句丽的骑兵驱散,无法发现这里的端倪。

    为了以防万一,守卫堰坝的军队,夜里也得提高警惕,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可是,真会有什么意外么?

    哨兵们看着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今夜天空无云,月光洒在大地上,眼力好的人,至少可以大概清堰坝周围百步距离内的情况。

    即便真的有人来,从陆上接近是不可能的,若泅水靠近,在这宛若明镜的湖面上游泳,只要稍有涟漪,就会引起注意。

    至于潜水靠近,那更加不可能,因为没有人能够长时间在水下潜泳而不透气,只要一透气,水面必然有动静,被人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

    深夜,月光依旧明亮,巡视堰坝的哨兵,不需要点火把,就能稳稳走在堰坝上,边走边检查,看看有哪里不稳,看看有没有溃坝的危险。

    走着走着,有人忽然腹胀,急得不行,索性解下腰带,脱下裤子,直接蹲在坝上出恭。

    屁股朝着坝外(下游方向),脸自然对着坝内(上游方向),那人看着眼前的水面,觉得有些奇怪。

    堰坝合拢蓄水,水位上涨得很快,如今水面距离坝顶大概有一人高,加上月光皎洁,所以出恭的士兵可以较为清楚的看到水面的状况:

    时不时有大量气泡从水里冒出来,似乎堰坝水面下有什么东西在动着。

    是大鱼?大鳖?还是。。。。水怪?

    一想到水怪,那人吓得一缩,还没拉完的屎就缩回去了。

    旁边等得不耐烦的同伴,见这位磨磨蹭蹭的,没好气的问道:“怎么了?快拉啊,你以为在这里拉屎很舒服是么?让大家陪着你在此吹风!”

    “不不不,这。这水里好像有东西?一直在冒泡。。。是不是有东西。。。。”

    “东西?有什么东西?莫不是鱼鳖之类的吧。。。“

    “喔。。。你怕有水怪是不是?真是个胆小鬼啊,哈哈哈哈哈!”

    嬉笑声中,几名士兵近前,用当做拐杖的长矛,向着水里乱戳,折腾了一会,没见有什么东西冒出来。

    不过气泡倒是再也没有了。

    “呐,就是些鱼鳖嘛,看你吓成什么样了!”

    那个出恭的士兵,在同伴的耻笑声中好不容易完事,尴尬的跟着同伴回营。

    不知过了多久,堰坝上游数百步外,水面上忽然冒出个黑影,向着岸边游去。

    皎洁的月光下,这些黑影游到岸边,忽然发出虫鸣声,岸上芦苇丛中随后也响起虫鸣声,以做回应。

    片刻,芦苇丛中钻出几个人,而水中的黑影也忽然“长”高:几个人从水中上岸。

    这几个人,脚上长着青蛙一样的蹼,头戴奇怪的玻璃镜,嘴部是突出的“猪嘴”,“猪嘴”连着根管子,延伸到身后背着的一个圆柱形瓶子。

    乍一看,就像蛙人。

    在同伴接应下,这几“蛙人”顺利上岸,脱下身上背的罐子、玻璃镜、猪嘴、脚蹼,换上干爽的衣物。

    看向远处的堰坝,其中一人拿出怀表,就着月光看了看,低声说道:“嗯。。。还有。。。嚯,差不多了,大家听我倒计时。”

    “十、九、八。。。。”

    “六、五、四。。。。”

    “二。。。。一。。。呃。。。十分之九。。。。十分之八。。。。”

    时间流逝,堰坝方向没什么动静,倒计时变得尴尬起来,待得那人数到“十分之二”时,堰坝方向忽然传来数声闷响。

    仿佛是有惊雷在堰坝底部炸响,这动静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突出。

    随后,堰坝咆哮起来,吼声越来越大,夹杂着水流的哗哗声。

    最后,惊天动地的刺耳响起,连湖泊也咆哮起来。

    在两岸营寨响起的惊呼声中,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才修好的堰坝,消失在大水之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