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夜

    夜,四周漆黑一片,旷野里影影绰绰,也不知是草木在随风摇摆,亦或是有人摸黑来袭,钱常有睁大眼睛看了许久,也看不出外面有什么异常。

    如今是春末,这鬼地方的晚上依旧寒冷,钱常有紧了紧身上裹着的被单,靠着木墙坐着,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

    此刻,他在营寨寨墙上小屋里值夜,为了确保安全,没有生火取暖,也不可能点灯,所以无论做什么都是摸黑。

    今夜乌云蔽月,月光时有时无,四周一片漆黑,正是睡觉的好时候,但作为哨兵他不能睡觉,要在同袍休息时值夜,一旦发现有人摸近寨子,就马上敲锣吹号示警。

    若他或者其他哨兵睡着了,被人摸了进来,不但自己要死,其他人也要跟着一起死,所以责任重大,不能有丝毫懈怠。

    钱常有所属队伍,共计五百人,在国内城西北方向数里外的这个新立堡寨驻守,作为官军国内城外围防线中的一个据点,抵御高句丽军队的反扑。

    所以他们面临的危险很大,稍不留声就会被人夜袭,杀得干干净净。

    夏日的夜晚,野地里会有虫鸣,吵得厉害,但现在还好,虫鸣声几乎没有,只有轻微的风声以及草木摇曳发出的声音,在野地里轻轻响起。

    这声音是如此温柔,仿佛有人在耳边低声呢喃,钱常有听着听着眼皮渐沉,缓缓闭上。

    “大头!”

    一声低喝将钱常有惊醒,他睁开眼,却见眼前出现一个人影,在漏入小房的月光映照下,这人的面目十分狰狞。

    他惊得要放声大喊“有鬼!”,却被对方轻轻拍了一下面颊:“臭小子,你又想婆娘了?”

    “啊?啊。。头儿。。。。”钱常有擦了擦嘴边口水,挣扎着摇起来,面前这位不是鬼,而是他们队的队正,眼下是来查哨的。

    放哨的时候居然睡着了,钱常有十分尴尬,正要解释,却被队正摇着肩膀:“醒醒啊大头!你一个光棍,尚未娶亲,哪来的婆娘,还想什么想。。。”

    “那图册上的美娘子,可当不得真啊!”

    “头儿!我没,我没有啊!”

    “什么没有?口水都流出来了。。。。”队正压低声音说着,促狭的笑着:“湿了没有?赶紧擦擦。”

    “不,不不,头儿,我没有啊。。。。”

    被队正这么一说,钱常有愈发尴尬,他因为脑袋比较大,所以诨号“大头”,家境不怎么样,所以即便已二十多岁,婚事都没着落。

    他和许多同龄人一样,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对女人是如饥似渴,却囊中羞涩,无处发泄。

    “机缘巧合”之下,他看到了一种神奇的画册,虽然看不懂图册上的文字说明,但图上那娇艳欲滴、身材火辣的美娘子,“武艺”了得,以各种让人看了流鼻血的招式,将形形色色的好汉降服。

    于是钱常有有了一位红颜知己,那就是“五娘子”。

    眼下,见队正误会自己找“五娘子”谈情,钱常有急得满头汗,却因为嘴巴笨,不知该如何辩解。

    队正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行了,这一次我就当没看见,仔细些,兄弟们的脑袋,可都在你们几个值夜的腰间系着。”

    两人正低声交谈间,忽然外面传来轻微的一丝异响。

    那声音,钱常有很熟悉,是挂在铁丝网上特制铃铛响起来的声音。

    这种铃铛不会被风吹响,一旦响起来,那就意味着有东西触碰了铁丝网,而他们所处的堡垒,外围围了两道铁丝网,以防夜里有人偷袭。

    方才那动静,就在两人所处寨墙外传出,所以他俩能听见。

    想到这里,钱常有颇为紧张,但队正很淡定,将右手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慢慢将自己戴着的兜鍪取下,然后摸黑出了小屋,来到外面女墙边。

    队正用一根短棍挑起兜鍪,伸出女墙,做出有人向外张望的样子,钱常有在一旁看着,手心出汗。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一点特别的动静也没有,队正将“头”缩了回来。

    钱常有松了口气,心想大概是什么野物钻铁丝网时弄响了铃铛,不是有人试图翻越铁丝网来偷袭。

    。。。。。。

    深夜,潜伏在铁丝网附近的高句丽士兵,终于将挂在网上的铃铛堵住,他们将碎布小心翼翼的塞入铃铛内,使其彻底变“哑巴”。

    方才有人一不留神,弄响了一个铃铛,大家惊出一身冷汗,随后借着良好的夜视眼力,看见前方营寨寨墙上露出个脑袋。

    那应该是敌军哨兵听见动静,探头观察,所幸对方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否则锣声、号角声就响起来了。

    不过这哨兵也是够蠢的,不是透过箭眼而是探头出来查看情况,若不是时机不到,高句丽士兵就能一箭将其射死。

    现在,耗时大半夜,夜袭的高句丽士兵,已经成功突破周军营寨外围的铁丝网。

    他们先把铁丝网上挂着的铃铛弄成“哑巴”,然后直接拿特制的铁钳将铁丝网障碍的一段剪(钳)断,使得后续士兵能够轻松通过,逼近营寨。

    铁丝网,是用铁线拉成的障碍网,因为全是铁制,所以分量十足,从一个侧面让高句丽士兵了解到周国的国力之强:这么多铁丝网随便用,那要废多少铁?!

    在吃了多年苦头之后,高句丽一方想出了办法对付铁丝网,专门剪(钳)断铁丝网的铁钳,就是应对工具之一。

    当然,更简单的办法就是用毛毯将整段铁丝网覆盖住,让士兵直接踩着毛毯翻过铁丝网,但若是夜袭,就得先让挂在铁丝网上的铃铛变“哑巴”。

    无论是哪种办法,现在,夜袭的高句丽士兵已经突破了铁丝网的拦截,即将对眼前的周军营寨发动袭击。

    就在这时,寨墙上忽然飞出几个东西,落在外面地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仿佛阳光突破黑夜,直接照在地面上。

    忽然绽放的光芒里,高句丽士兵的身影一览无余,而突如其来的亮光,让猝不及防的夜袭者们两眼昏花,许多人短暂失明。

    寨墙上,忽然站起的周军弓箭手,居高临下,肆意射杀着地面上的不速之客。

    惨叫声中,一个个出发时满怀信心的骁勇,倒在目标前冰冷的土地上。

    喧嚣声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夜风依旧吹拂,草木随风摇曳,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