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二章 战线

    “国内城攻下来了?”

    “回大王,是的,高句丽的国内城位于平原,我军兵马调动较为方便,也便于运送火炮,所以,按期攻下来了。”

    “好,寡人知道了。”

    随从告退,宇文维翰看了看战报,将其放到案上,然后看起舆图。

    耳边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听起来有些吵,但没办法,他此刻在火轮船上,而火轮船的缺点就是吵,但大军要逆流而上,只有乘坐火轮船最为方便,省时省力。

    宇文维翰看着舆图上高句丽国内城的位置,又看看其东南面的鸭绿水中游河段,心中颇为高兴。

    如今已是三月,因为辽东沿海冰封期比往年长了一些的缘故,集结在幽州燕津和莱州黄城的军队,到现在才浮海出征,向战场前进。

    而第一批次进攻的军队,已经顺利完成了预定计划,趁着开春,借助火轮船运兵、运火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攻克鸭绿水流域的几个高句丽重要城池,国内城便是其一。

    国内城,曾作为高句丽国都达数百年之久,因为城址位于群山环绕的一处平原之中,所以当时名为平壤。

    后汉末年,盘踞辽东的公孙氏,和高句丽作战时,公孙氏的大军就曾攻破这座高句丽的都城。

    后来高句丽向鸭绿水以南地区扩张,国土跨过鸭绿水、又跨过萨水,然后又跨过浿水,不断吞食百济、新罗地盘,于是高句丽迁都于浿水北岸的新都,新都名为平壤,故都平壤更名为国内城。

    当年黑水之间、扶余国南境的一个小国,就是靠着不断扩张,才有了如今的国土,其形状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鸡腿,那一大块鸡腿肉是辽东及扶余故地,鸡腿骨则是半岛(上半截)。

    而鸭绿水,就像一把刀,可以将鸡腿肉和鸡腿骨切开,周军沿着鸭绿水进军,可以将高句丽的国土贯穿大半,使其首尾难顾,南北军队难以呼应。

    要做到这一点,光控制鸭绿水下游地区还不行,至少要拿下鸭绿水中游北岸区域、以国内城为核心的高句丽堡垒群,而国内城,是高句丽如今的三京之一。

    所以,尽快拿下国内城是关键,然后以此为依托,攻克周边城池,将鸭绿水中游河段的北岸地区控制住,掐断南北往来的主要通道。

    现在,第一阶段的进攻目标拿下,接下来,就该沿着鸭绿水一线布防,沿岸设立堡垒,以火炮护垒,以水路运输士兵、物资,维持这些堡垒。

    确保鸭绿水防线,能够同时挡住南北两端高句丽军队的进攻。

    然而,即便周军控制了鸭绿水中、下游地区,并不能真的将高句丽国境“腰斩”,因为鸭绿水上游地区是绵延群山,高句丽的小股军队,依旧可以经由群山中的山路往来南北。

    即便如此,大规模的兵马调动是不可能了,即便人能走山路,运粮的车队也走不了。

    这就是宇文维翰想要达到的效果,敌军顾此失彼之下,才是己方浑水摸鱼的好机会。

    现在,宇文维翰率领的主力,并不是投入辽东作战,也不是经由浿水直扑高句丽国都平壤,因为对方吃过大亏,必然在浿水一带严密布防。

    甚至一旦情况不对,高句丽君臣就会带着主力军队往北面也就是故都国内城转移,靠着绵延群山、大量山城,和周军对峙,一直对峙到冬天。

    所以,需要先控制鸭绿水沿岸地区,断高句丽君臣北逃之路。

    而这期间,拱卫平壤的高句丽军队,却因为要防备周军沿着浿水直逼平壤,被游弋浿水入海口处佯动的周国水师骗得不敢轻易北上。

    至于辽东的高句丽军队,会被以辽口为据点的周军偏师牵制,高句丽在辽东拼凑的数十万大军(号称),就这么钉在辽东,不敢轻易南下。

    这就是此次东征的作战计划,东西两翼是佯动牵制,而宇文维翰亲自率领的中路大军,要从鸭绿水一线打开局面。

    现在,战事有了个好开头,宇文维翰自然高兴。

    他走出船舱,看着前后绵延数里的火轮船船队,看着船队上空的滚滚浓烟,不但不觉得浓烟大煞风景,反倒觉得看了之后心旷神怡。

    以周国一方来说,对鸭绿水沿岸用兵是逆流而上,即便兵马可以走陆地,但粮草转运必须走水路才安全,运输效率才高。

    而要想逆水行舟,投入的人力不少,消耗很大。

    鸭绿水在丰水期时,水流湍急,满载粮食、物资的船只靠着桨帆并用,每日也就只能走二、三十里,这还得大量桨手轮换划船,甚至在某些河段需要纤夫在岸上拉船。

    近几年,官军沿着鸭绿水向上游用兵,都是靠着投入大量人力来实现粮草、人员、物资的水上运输,若只是袭扰式的进攻,这倒无所谓,但要维持一条沿江防线,逆水航运,消耗很高。

    高句丽面对周国的连年袭扰进攻,实行坚壁清野的战术,所以周军消耗的粮草,基本上都要靠后方转运,前线将士要消耗粮食,参与运输的青壮同样要消耗粮食。

    参与运输的人越多,意味着运输途中粮食的消耗越大,那么运送到前线的粮食就越少,这是个无解的难题,直到火轮船的出现。

    火轮船不消耗粮食,只烧煤,在大江上都能日行一百五十里,在鸭绿水上逆流航行,每日走的距离,也不会低于这个数,除了船员要吃饭,粮食在运输途中的消耗几乎没有。

    有了这神奇的船只,周军沿着鸭绿水用兵不再费时费力,可以投入更多的兵马,沿着鸭绿水沿岸设防,各堡寨之间形成防线,阻断南北。

    但控制了鸭绿水,并不能真的将高句丽国境“腰斩”,因为鸭绿水上游地区是绵延群山,高句丽的小股军队,依旧可以经由群山中的山路往来南北。

    即便如此,大规模的兵马调动是不可能了,即便人能走山路,运粮的车队也走不了。

    所以,控制了鸭绿水中下游河段,就如同单手掐住一个人的喉咙,对方虽然不至于断气,却绝不好受。

    宇文维翰如是想,看着鸭绿水沿岸江景,踌躇满志,前方河面,是乌骨水入鸭绿水处河洲,河洲北面山上,是高句丽的泊灼城。

    现在,泊灼城已经换了主人,而乌骨水上游的乌骨城,同样如此。

    距离周军攻克泊灼城,已经过去月余,如今泊灼城下河洲,已经变成一处巨大的转运港,数万军民在此忙碌着,为东征大军接下来的行动,提供有力的支援。

    宇文维翰看着越来越近转运码头,又看向鸭绿水南岸,看着岸上已经成规模的陆寨,十分满意。

    虽然连接旅顺和黄城的跨海电报线到现在都没接上,虽然沿海地区冰封期延长导致大举出击时间延后,但此次战役,一切都按着预定计划顺利进行。

    所以,你们这些侵占中原故土的蟊贼,就等着倒霉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