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一章 态度

    乌骨水畔,一座几近变成废墟的营盘,飘扬着周军的旗帜,乘船逆流而上的周军,前日攻克此处后,便以此为营地驻扎大军,进行攻打乌骨城的准备。

    现在,一切准备就绪,由火轮船运来的臼炮,已经在山脚下一字排开,“髡军”士兵们看着半山腰上的高句丽城池,又看看天色,觉得有些无聊。

    如今临近午时,一大早,主将派出使者入乌骨城劝降,到现在,也该有个消息了。

    是战是降,乌骨城守军总该表明态度,要投降就开城门,要打,那就今天结束战斗。

    士兵们对己方的战斗力有绝对信心,别的不说,就说这眼前一字排开的臼炮,发射的是“开花弹”,用来轰击半山腰的目标再合适不过。

    这么多门臼炮齐射,只要两三轮炮击,就能把一座城给轰得面目全非。

    前不久,官军就是用这种火炮攻下泊灼城,耗时不过半日,快得很,士兵们都亲眼目睹了“开花弹”在泊灼城“开花”的壮观情景,所以信心十足。

    他们虽然是“髡军”,不是正经的官军,但始终是皇朝的鹰犬,是为天子开疆辟土的马前卒,大家对此自豪不已,也对己方的实力有绝对信心。

    如今有了臼炮,打起仗来更是如虎添翼,攻打高句丽的山城,有了十足把握。

    士兵们觉得,己方既然出现在这里,乌骨城守将必然知道泊灼城完蛋,而己方特意释放回去的败兵,也该向守将陈述泊灼城失守的真情情况。

    面对威力巨大的攻城武器,乌骨城守将该知道抵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这几年来,高句丽军队之所以能够守住乌骨城,无非是己方没有尽力而已,若一开始就把火炮拉出来用,乌骨城早就沦为一片废墟了。

    大家正议论纷纷间,半山腰上乌骨城内忽然有一个东西飞下来,其后拖着长长的白布条。

    这个东西落在山坡上,距离山脚不算远,因为白布条的缘故,很好找,髡军士兵们很快就跑到落点,小心翼翼靠上去,发现是一个散发着血腥味的包裹。

    人力,是无法直接将这东西从半山腰抛到山脚的,大家觉得这包裹应该是乌骨城内守军用人力投石机抛射出来,而包裹散发着血腥味,又看看其尺寸,士兵们心中顿觉不妙。

    打开一看,竟然是三颗人头!

    人头的发型是髡发,毫无疑问,是今日一早入城劝降的三名使者,如今回来了,但只有头回来。

    乌骨城守军,用这种方式表明了态度,收到“消息”的髡军士兵们,看着三颗血淋淋的人头,一个个气得睚眦俱裂,指着半山腰的乌骨城破口大骂: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们这群入娘贼,不得好死!”

    。。。。。。

    落日余晖,将群山染成血红色,而血迹斑驳的乌骨城,已经插上了周国的旗帜,今日午后开始的攻城战,以进攻方绝对优势下的胜利而告终。

    大量髡军士兵涌入城内,伤亡惨重的守军、协助守城的百姓,在明晃晃的长刀面前,放下武器(或者可以作为武器的物品),向这些“髡贼”投降。

    连年坚守,从未被周国攻克的乌骨城,在臼炮及开花弹面前,连一天都撑不下去。

    周国的“髡军”连年进攻乌骨城,却都是试探性的进攻,数年下来,已将乌骨城周边地形勘察得一清二楚,此次攻城投入使用的臼炮,操炮的炮兵根据资料,轻而易举就确定了各“射击诸元”。

    几近于全中的命中率,使得乌骨城防没多久便崩溃,而石块垒起的城墙,在猛炸药面前,不但起不了预想中的防御作用,反倒“为虎作伥”。

    击中城墙的“开花弹”,爆炸时将石墙炸得碎屑乱溅,许多高句丽士兵、协助守城的百姓没有直接死于爆炸,却被飞溅的小石块击中要害,倒地身亡。

    即便没死,也满脸是血,因为许多将士头上戴着兜鍪,面部却没有防护,被飞溅的石块击中面部,皮开肉绽。

    乌骨城主明临春秋,就是因为在城头督战时,被开花弹爆炸溅起的石块击中右眼,导致当场昏厥,使得军心大乱,加速了城防瓦解。

    待得他清醒过来,挣扎着起身要组织守军与髡军白刃战时,已经晚了。

    明临春秋带着部曲负隅顽抗,被髡军接连投掷的轰天雷炸得昏头转向,随后被俘。

    此刻,被俘的明临春秋,半边脸被纱布包着,双手反绑身后,由两名“髡兵”押着,来到城头。

    在他面前,是“髡军”主将熊吉,熊吉看这个被俘却依旧不屈的敌将,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用高句丽语问:“你,为何明知守不住城,也要顽抗?”

    明临春秋抬起头,用单眼和熊吉对视:“我明临氏,世为国家忠良,绝不屈膝投降!!”

    “临阵交锋,各为其主,这没问题。”熊吉点点头,又问:“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为何要杀我使者!”

    明临春秋闻言咆哮起来:“尔等贼寇连年入侵,使我国内生灵涂炭,是为虎豹豺狼,我只恨无力杀敌,为万千死难军民报仇!”

    “好,态度鲜明,不拖泥带水,很好。”

    熊吉说完,示意士兵给明临春秋松绑,左右见状,竟然有些期待:莫非是要学着评书里说的那般,来个义释某某某,使其感激涕零,躬身行礼请降?

    未曾料熊吉拔出佩刀,扔给对方:“你有气节,很好,自行了断吧!”

    “多谢!”明临春秋说完,捡起佩刀,没有丝毫犹豫,一刀就抹了脖子。

    熊吉看着这个不屈的敌将倒地,吩咐:“枭首示众。”

    左右部将愣了一下,好不容易回过神:“是!”

    熊吉看着士兵拔刀上前,将明临春秋的首级割下,又看向城内被俘的军民,示意一名部将近前:“你,马上去安排,向这些人宣布一件事。”

    “让他们,自己排成一队,十人一队,然后,自己抽一个人出来,杀掉,杀够三千人,祭奠那三名好儿郎!”

    部将闻言有些犹豫:“呃。。。将军,这。。。。”

    “怎么?”

    “呃。。将军,杀俘的话,万一朝廷。。。。”

    熊吉看着部将,一字一句说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他们敢杀我军使者,以此表明态度,那好,本将也表明态度!”

    “敢杀我军一名使者,就得用一千人来抵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