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三十章 迎战(续)

    上午,鸭绿水上,西岸一处倒三角形河洲,此为乌骨水入鸭绿水处,河洲上有高句丽水军营寨,水寨两面临水,北面(后面)为大山,山脊有座城池,为高句丽泊灼城。

    水寨以泊灼城为依靠,扼守着鸭绿水及乌骨水航道。

    此刻,高句丽水军严阵以待,准备迎战来犯的“髡军”,前几日,下游河道的营寨接连失陷,敌军突破重重拦截,水陆并进,即将抵达泊灼城。

    因为时间紧迫,水军战船都是用新砍伐的木料打造而成,这样做出来的船,寿命不长,但对于每年都要被毁一次的泊灼城来说,够用了。

    周国的“髡军”连年袭扰,都是乘船经由鸭绿水逆流而上,所以扼守鸭绿水下游航道的泊灼城首当其冲,每年都被“髡军”攻破,事后都会被高句丽军民重建。

    这是因为来犯的髡军到了冬天会撤退,于是高句丽军民便抢修残破的城池,继续驻军、打造船只。

    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只要泊灼城还在,那么来犯的髡军就无法沿着乌骨水而上,攻打上游的乌骨城,也无法继续沿着鸭绿水北上,袭扰鸭绿水中游及上游地区。

    泊灼城的军民,只要多抵抗一日,就能给乌骨水、鸭绿水上游各城军民多一日的备战时间,所以即便城池屡次被攻破,高句丽一方也拼命将其修复,重新驻军。

    山城的每一次修复,都汲取上一次沦陷时的经验教训,进行了针对性的加强,随着一次次的加强,如今的泊灼城,比起最初的时候,防御能力大幅增强。

    髡军惯用的各种攻城战法,高句丽军民多有了解,连年交战下来,已经慢慢摸索出应对之策,即便效果有限,却总不会和当初那样束手无策。

    所以,他们不信对方这次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来。

    但即便准备充分,泊灼城恐怕到最后还是守不住的,所以守军迟早要撤退,只是要在那之前,尽可能拖延时间,使得来犯之敌在冬天到来前没有太多收获,只能撤军南归。

    对于高句丽一方来说,周国的髡军就像一个打家劫舍的强盗,既然自己无力将其击退,那就闭门自守,靠着对耗,耗到冬天,对方自然就会撤军。

    泊灼城头,积雪犹在,一眼望去白雪皑皑,值守的士兵们各怀心事,想着要如何在接下来的守城战中保命,活到撤退的那一天。

    作为普通小兵,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力,只能听天由命,但谁都想活着,若不是家人形同人质住在乌骨城,有人真觉得不如投髡军算了。

    髡军连年入寇,官军只有招架之力,根本就还不了手,敢还手的基本都死了,大家每年都眼睁睁看着髡军沿鸭绿水进犯却无能为力,许多人愤怒过后就是无奈。

    被髡军捉去,据说做牛做马就是不能做人,可若是和髡军交战,九死一生,恐怕连做牛做马的资格都没了。

    权衡利弊之下,许多人的内心开始动摇,却不敢表露出来。

    泊灼城和乌骨城不同,泊灼城连年失陷,乌骨城历经多次围困,却一直都没被髡军攻破,所以大家都想待在安全的乌骨城,不想在迟早弃守的泊灼城送死。

    却没得选,自己若逃了,家人就要受连累,沦为贱民,一辈子不得翻身。

    想着想着,许多人心不在焉,临战前的紧张气氛,不知不觉就变了味。

    临近午时,鸭绿水下游河面,忽然冒起大量黑烟,远远看去,仿佛是沿河烽燧在进行接力示警,但士兵们知道这些烽燧大多已被髡军摧毁,靠近泊灼城的烽燧,独木难支,也已经放弃。

    所以这滚滚浓烟是怎么回事?

    。。。。。。

    翌日上午,鸭绿水河洲上的水寨,此时已化作一片废墟,登岸的“髡军”,在山脚下进行战前准备,准备攻打山脊上的泊灼城。

    “髡军”主将熊吉,用千里镜仔细查看起山脊上重建的山城。

    泊灼城对于他来说,再熟悉不过,近几年,泊灼城每年都要被官军攻拔,然后冬天撤军之后,高句丽又将其重建,而每一次重建,泊灼城的城防都会坚固许多。

    现在,熊吉看着眼前的泊灼城,再回想第一次见到的泊灼城,觉得这座山城有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

    若当年第一次进攻泊灼城时,泊灼城能有现在的模样,他觉得己方攻打起来会有些棘手。

    很明显,高句丽不会放弃泊灼城,因为泊灼城所处位置是扼守鸭绿水航道的要地、

    同样,官军只要对鸭绿水流域用兵,就必然得拿下泊灼城,以便船只继续逆流而上,进攻鸭绿水、乌骨水上游城池。

    眼下,面对生命力顽强如野草的泊灼城,北洋贸易公司的“髡军”已做好了进攻的准备,但和前几次不同,士兵们并未架起配重投石机。

    因为现在大家攻城再也不需要这种“落后”的攻城武器了。

    山脚下,大量披坚执锐的“髡军”士兵排列成行,他们要作为先登,在攻城战开始后,沿着陡峭的山坡向上进攻。

    山上的泊灼城守军,此时间歇的用人力投石机向山脚投掷石块,却因为超过距离,没有造成半点伤害。

    有来无往非礼也,髡军的“回礼”已经准备完毕。

    十门沉重的火炮,此时已经一字排开,就位于列队士兵身后不到五十步距离,炮兵们已经将火炮装填完毕。

    这种火炮,炮管和火轮船上装载的细长炮管火炮不同,短且粗,看上去像个水缸,亦或是舂米器具“臼”,故而有一个名字,叫做“臼炮”。

    臼炮和一般火炮不同,发射炮弹时炮口不是对着目标或目标略高一些的位置进行“直射”,而是对着目标方向的斜半空,射出的炮弹,是以“曲射”的方式击中目标。

    之所以如此,是为了对付半山腰上的目标,譬如城池、堡寨、关隘等。所以臼炮适合在丘陵地带或者山地使用,对付寻常火炮不方便直接射击的目标。

    身处炮阵边上的熊吉,看着一个个炮口斜向上的臼炮,又看看半山腰上的泊灼城,心中充满了期待,他想看看这顽强的山城,能在臼炮的轰击下撑多久。

    泊灼城所处位置的地形,这几年经过技术人员的反复勘测,官军早已对其了若指掌,所以第一次投入作战的臼炮,操炮的炮兵很快就能确定“射击角度”及“装药量”。

    臼炮的威力,熊吉是在靶场见过的,所以他不认为泊灼城能撑过今日。

    不一会,一门臼炮开始校射,率先发炮,雷鸣声中,一枚实心炮弹准确命中半山腰上的泊灼城,但只是在城中激起一阵尘土,看不出杀伤力有多大。

    校射结束,首发命中,这代表着其它臼炮的命中率不会低,但为了尽可能保证首发全中,炮兵们再次对火炮进行微调。

    熊吉看着一个个臼炮,看着那黑洞洞的炮口,虽然看不到炮膛里的炮弹,却忽然觉得有些心疼。

    他知道除了校射臼炮装填的是实心弹,其他臼炮装填的都是“攻城弹”,也就是炮弹内核为猛炸药的“开花弹”,这玩意用来攻城效果出众,威力十分惊人。

    价格也十分惊人。

    据说一枚“攻城弹”的价格,等于同等重量的白银。

    用这东西攻城,和直接用银球攻城差不多,所以不是想用多少就能用多少的。

    贵是贵,但很值得,因为骁勇的士兵们更加精贵,能用火炮解决的目标,就没必要堆人命。

    呼喊声起,那是炮队指挥发令,随着一阵雷鸣声炸响,熊吉看到半山腰上的泊灼城,接连有火光闪烁。

    火光伴随着浓烟和尘土,不断闪烁着,宛若一朵朵绚烂的鲜花,将泊灼城覆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