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八章 方案

    天空乌云密布,太阳不见踪影,举目望去,天地间灰蒙蒙一片,虽然此时已是午后,但天色却仿佛黄昏,王頍站在窗前,看着远处冰封的海面,默不作声。

    身后亮光大作,那是吏员点亮了油灯,使得房间内变得明亮起来。

    王頍转身看向挂钟,现在是上午十一点五十分,昨日出海的船只,依旧没有传回消息,而电报线路依旧没有信号,看来此次大战是派不上用场了。

    想到这里,又看看外面阴沉的天气,王頍忽然有些烦躁,这可不好,所以他坐回位置,慢慢品起茶来,强迫自己将心情稳定下来。

    自从连接旅顺和黄城的电报线接通后,大海南北两岸的消息传递十分便利,借助这一利器,王頍身在莱州黄城,就能对海那边的旅顺当天发生之事了如指掌。

    与此同时,他下达的各项命令,也能够在旅顺得到立即执行,所以这有线电报真是方便得很。

    但现在,当王頍抵达旅顺,开始主持大军出征事宜时,跨海电报线忽然没了信号,这让他觉得很不习惯。

    正如一个习惯了骑马代步的人,忽然要徒步出行,会觉得很不适应,王頍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

    电报线没信号,肯定是断掉了,重拉一条是不可能的,只能想办法“补”。

    具体怎么补,自然有专门的技术人员负责,不需要王頍操心,他只关心电报何时能够恢复,毕竟海对面的莱州地区,如今集结着大量军队,就等着浮海北上,在旅顺登陆。

    相关事宜,需要两岸协调,但现在电报线断了,只能靠通信船,往返就得花上数日时间,多为不便。

    临战前,这么一条重要的消息传递线路出问题,加上今年沿海海域冰封情况颇为严重,必然对官军接下的作战部署造成影响,如此开局不利,让王頍有些心神不宁。

    精心准备那么多年,就在大战即将开始之际,接连出了几个状况,莫非是冥冥之中苍天在暗示什么?

    王頍越想越心烦,他如今已年过五旬,作为行军元帅长史,辅佐行军元帅、燕王宇文维翰东征高句丽,眼见着建功立业的关键时候就要到了,却诸事不顺,有些不淡定。

    ‘哎呀,一会若是打了败仗,那真是惨呐,惨呐!’

    熟悉的声音隐约在耳边响起,某人当年那调侃时说的话,让王頍回想起来觉得十分无奈。

    天子在潜邸时,行事有些轻佻,这是王頍最初的感觉,尤其在临战前,那位经常以调侃的口气说一些笑话,这种笑话听在王頍耳中,让他腹诽不已。

    自古以来,哪有全军主帅在临战前调侃说自己要是败了会有多惨?

    但不可否认,这种心态,在临战前真的能让人轻松,不至于紧张得坐立不安,王頍想着若是天子此时身处旅顺,面对电报线断以及海面冰封严重的状况,又会说出什么话来。

    想着想着,王頍的心情平静下来,也不知是因为品茶的缘故,还是因为想起天子临战前那满不在乎的态度,让他心中的紧张情绪不知不觉消散了。

    王頍将茶喝完,转到大厅,大厅内吏员们正按照事前拟定的作战计划及各种方案,按部就班忙碌着。

    来到墙上挂着的那副辽东舆图面前,王頍看着熟悉的线条,看着图上的山川河流走势,开始琢磨起这次战役。

    十年磨一剑,虽然还未满十年,但期待已久的辽东之役,终于要正式拉开帷幕,为此,王頍精心准备了多年,拟定的作战方案,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所以,怎么会输?

    电报线断了就断了,反正还有快船跑腿,南北两岸一样能够通传消息,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

    沿海冰封期似乎会延长,这一情况己方又不是没考虑到,该做的准备,早就准备好了,所以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莱州黄城集结的大军,自然会按照方案渡海北上,如今是春天,海上风暴较少出现,故而船队渡海的风险不大。

    就算真的遇到风暴,导致伤亡惨重,那又如何?

    又不是没有备选的应急方案!

    王頍想到这里,不安的情绪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对自己有信心,对自己精心策划的辽东之役有信心,这么多年的准备,已经尽可能考虑到各种变数,所以区区开局不顺,没什么大不了的。

    高句丽,这几年被官军折腾得疲惫不堪,其辽东城池大多被摧毁过,虽然事后重建,却不可能比一开始更坚固。

    受高句丽征调的靺鞨各部附庸,也因为连年吃败仗加上爆发过大瘟疫而元气大伤,敌我的实力差距愈发明显,现在决战,正当其时。

    燕王宇文维翰作为行军元帅,实际上不需要操劳什么,具体军务,天子已令王頍全权负责,所以,他没理由为一点小事而患得患失。

    现在,燕王还在西面的幽州燕津,官军主力还集结在燕津、黄城,尚未渡海而来,但战争,可以开始了。

    。。。。。。

    翌日上午,天空依旧乌云密布,呼啸的北风中,夹杂着细微雪花,身着戎服的王頍,站在旅顺北侧城头,看着浩浩荡荡的军队出城,沿着官道向北而去。

    这些士兵,身着寒衣,却未着甲,甲仗及行囊都装在马车上,所以士兵们是轻装上路,按照以往的表现,他们能够在十日走完六百里的路程,要在期限到来以前,抵达目的地。

    而那时,集结在燕津和黄城的大军,依旧未过海。

    如此安排,不是调度失当,而是按计划行事,为了尽可能争取更长的作战时间,战争必须在一月就打响,而提前驻扎在辽东半岛以及辽口、锦州的军队,就成了大军的先锋。

    天子下令讨伐高句丽,起大军三十万。这三十万兵马之中,就包含在辽东半岛以及辽口、锦州过冬的军队,此外,北洋贸易公司的“髡军”不算在内,却一样要出征。

    所以,按照计划,大军东征分三个批次出击,第一批次的进攻,军队构成是在辽东(辽西)过冬的军队,不算“髡军”,兵力五万,在初春就要发动进攻。

    第二批次,是渡海而来的军队,兵力十五万,在春末夏初投入战场。

    第三批次,是后续抵达燕津、黄城的军队,兵力十万,在夏末时作为战略预备队投入作战。

    这是王頍根据实际情况拟定的作战方案,可以在现有海运能力下,以最高的效率将作战力量投入战场。

    虽然将军队逐次投入作战的做法,会给敌军以喘息之机,但这正是王頍想要达到的效果,他要让高句丽有时间拼凑大军,以此与周军决一死战。

    然后在决战中,他要彻底将对方的脊梁骨打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