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临战

    幽州,燕津,这座河海交汇处的港口,是伴随着永济渠通航而繁荣起来的新生城池,如今随着大量外来者的定居,变得人满为患。

    奉命到燕津集结的军队,于燕津城外驻扎,各军宿营地连接成片,一座座营帐宛若房屋,远远看去,只叫人误以为燕津城的规模瞬间翻了几倍。

    得益于永济渠的开通,以及火轮船的运输能力,使得大量军队和物资经由水路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抵达燕津,对此,行军元帅宇文维翰十分满意,却又不敢掉以轻心。

    此时是上午,他带着佐官巡视城外一处军营,入营之后,首先看的是厕所,他要亲眼看看军营是否正确处理人、畜的排泄物,如果做得不够,马上就得改。

    燕津地区,方圆数十里范围内,分布着许多军营,每日人吃马嚼消耗大量粮草的同时,也产生大量排泄物,这些排泄物若处理不当,会污染水源或者营区地面,时间一长很容易引发瘟疫。

    军营里人越多,瘟疫爆发时死的人就越多,宇文维翰可不想己方大军还未登上辽东的土地就伤亡过半。

    来到一排草棚前,他在外转了一圈,没有进隔间去检查,这种事由军吏去做即可,宇文维翰要看的是厕所是否正常与沼气池连通,看看“地埋式”沼气池是否正常“造气”。

    行军打仗时,宿营地产生的排泄物,一般是集中在几道长坑里,离开之后将其就地掩埋,或者根本就不管,自古以来俱是如此,但现在,却可借助沼气池,将粪便等排泄物“废物利用”。

    燕津各军营,当各部兵马尚在途中、营地在搭建时,就已经挖好了沼气池,当军队入驻,人、马的排泄物都会收集到这些沼气池中,所产生的沼气,由管路引到远处的沼气灶,点燃后发挥作用。

    沼气灶可以烧水做饭,为军营节省不小的薪柴开支,而沼气池里处理过的粪便,其中各种虫卵被杀死后,可以售与农户用来肥田。

    一车粪便,加两车水,兑成三车粪水,当做商品出售,收入马上就有了。

    雇人在燕津周边屯田的商贾,是粪水的大买家,而这些商贾之所以雇人在燕津甚至幽州各地屯田,为的就是“开中”,用屯田所得粮食,到幽州官府兑换盐引。

    商贾得了盐引,就近到长芦盐场兑盐,然后装船,贩卖到永济渠沿岸地区,这买卖如今兴旺得很,在幽州各地雇人屯田的商贾越来越多,所以燕津各军营产生的大量粪便,不愁没有销路。

    军营里那么多人、马,每日产生的大量排泄物,本来是严重的污染源,如今却变成财源,不说盈利,至少把修建沼气池的本收回来之后还有得剩,若军队驻扎时间再长些,卖粪便的收入还会更多。

    想到这里,宇文维翰有些感慨,造沼气池“变废为宝”,这种手段,可是兵书上没有的。

    宇文维翰检查完厕所及沼气池,已是中午,他转到营区灶台所在地,看着士兵们排队打饭,然后让随从多打一份,自己要亲自尝尝,看看伙食如何。

    一般而言,百姓们都是一日两餐,即“朝食”和“夕食”,军队也是如此,如今为了鼓舞士气,集结在燕津的各部兵马,实行的是一日三餐制。

    朝食不变,午时吃一餐,即“午食”,夕食延后到日落时分。

    一日三餐,就是为了让将士们吃饱,行军打仗时体力跟得上,。

    为了防止有人克扣饮食、以次充好,用劣质粮食及果蔬糊弄士兵,宇文维翰想了很多办法来监督,和士兵们同吃一锅饭菜,就是最好的办法之一。

    要是谁敢在伙食上动手脚,很快就会被揪出来。

    而光检查吃的还不行,将士们喝的水,必须是煮开过的,所以军营里严禁喝“生水”,必须喝军营统一提供的“熟水”。

    烧水比较麻烦,但这个问题没得商量,宇文维翰在召集各主要将领议事时,反复强调这点。

    不是他矫情,而是确实有必要,不如此,不能保证军队的战斗力。

    此次大军东征,从征的军队来自许多地方,有河北、河南、两淮、山南地区等等,来自不同地区的士兵,身处异地,必然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

    这问题可以很轻,士兵们因为水土不服,也许只是肠胃不适,过得一段时间就缓过来了;

    这个问题也许会很严重,士兵们因为水土不服,上吐下泻,患病卧榻,病得奄奄一息,甚至病死。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会影响战斗力,而这个问题,自古以来都困扰着带兵将领,基本上就只能靠将士们自己的体质硬扛。

    听天由命,这不是一个将领带兵打仗时的正确态度,行军打仗时必须熟悉地形,不熟悉地形也得想办法找向导,水土不服的问题,同样必须想办法解决。

    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喝熟水(开水)。

    多年来的实践表明,军队行军打仗时,将士们坚持喝熟水,能有效缓解水土不服的情况,也能有效降低将士们的患病几率。

    这种做法,是有“科学依据”的。

    据说,人的肠胃里,有大量“细菌”存活,这些肉眼看不见的生物聚落成群,是为“菌群”。

    这些“菌群”作为肠胃里的“原住民”,维持着肠胃的正常运转,当“菌群”出现问题(大量死亡,或者菌种变化)时,人的肠胃功能会紊乱,表现出来的病症就是肠胃不适、拉肚子。

    而所谓的“水土不服”,应该是一个人到了外地,喝了当地的水之后,水中的“当地细菌”进入肠胃,与原有的“菌群”发生“激战”,于是引发肠胃功能紊乱。

    待得肠胃里的“菌群”稳定下来,人的肠胃便恢复正常,这就是水土不服之后,缓一段时间便好的原因。

    所以,想要克服水土不服,办法就是喝烧开过的“熟水”,因为水中的细菌都被高温杀死了。

    如此,也可防止将士喝下不干净的生水导致发病。

    这个“科学依据”,是父亲说的,听起来很玄,宇文维翰不太相信。

    但父亲带兵多年,南征北讨,军中坚持喝熟水,从未大规模发生过水土不服的情况。

    征伐南中的官军,扫荡辽东的官军,同样坚持喝熟水,也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水土不服现象。

    宇文维翰自己带兵时,也坚持让将士喝熟水,确实没有因为将士们大量水土不服而导致战斗力下降的情况。

    事实胜于雄辩,此次官军东征,宇文维翰定下军令,全军将士,除非迫不得已,否则必须饮用熟水。

    他作为行军元帅,本就有很多事情要忙,却不辞劳苦,为处理排泄物及饮食的问题,到军营里晃悠,看上去有些“不务正业”,但实际上却是为了保障军队的战斗力。

    要打胜仗,并能光在排兵布阵上动脑筋,还要关心士兵疾苦,而关心士兵疾苦,就得关心到实处,水土不服的问题不解决,数十万兵马的远征军,崩溃只在旦夕间。

    朝廷大军,不可以在辽东因为水土不服导致战斗力锐减,以至于战败。

    这是父亲在来信中反复叮嘱的注意事项,宇文维翰深以为然。

    吃着简单的饭菜,看着周围口音各异的士兵,他干劲十足。

    如今是开春一月,天气寒冷,沿海海域冰封依旧,要到二月初,冰层才会开始消融,届时破冰作业才会有较好的效果,之后才能开始海运。

    走陆路去辽东不是不行,但沿途消耗过大,不是此次东征的首选。

    所以,集结在幽州燕津和莱州黄城的军队,需要在集结地驻扎一段时间,士兵们要做好临战前的各项准备,而各部将领,要在一起进行兵棋子推演,熟悉战场地形。

    熟悉战术,确定各阶段战术目标,以便协同作战,获取最终胜利。

    想到这里,宇文维翰有些激动,他为了辽东之役,已近准备了近十年时间,做了无数练习,甚至亲自带兵到辽东“实习”。

    现在,真正的战争终于开始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