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四章 开局一艘船

    午后,巴口港,码头上一如既往繁忙,高大的蒸汽机起重机轰鸣着,将码头边货船上的货物吊起,然后放在码头上,准备就绪的苦力们,在工头的指挥下将这些货物搬上各辆马车。

    自从蒸汽起重机在港区投入使用,各搬运队的生计受到影响,因为这些庞然大物的装卸能力很强,一次性能够吊起百余斛货物,使得人力相形见绌。

    但蒸汽起重机的缺点不是没有,因为动作缓慢,不适合小重量、近距离频繁搬运,算起成本来,这样的活由苦力来做会比较划算,装卸效率也高。

    于是,经过最初的磨合之后,巴口港和其他使用蒸汽起重机的港口一样,出现了起重机和搬运工协作的情景。

    船只卸货时,由蒸汽起重机负责将货物从船场“搬”到码头,然后搬运工们再用“蚂蚁搬家”的方式,将货物装车运走。

    只要指挥得当,两项工作可同时进行、相互配合,确保了码头上货物的装卸效率。

    不远处,宇文维乾看着码头上的一片忙碌,又看看巴口港这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象,感慨起时光流逝。

    他从小在西阳长大,小时候父亲时常带着他和兄弟姊妹们来巴口港玩,所以对于巴口港再熟悉不过,港区边上那著名的大风车,是他童年美好的回忆之一。

    现在,当年的孩童长大了,而巴口港也“长大”了,变得愈发繁荣起来,港区扩大许多,栈桥向江面又延伸了许多。

    这都是父亲为黄州打下的基础,而父亲像他这般年纪时,就已经开始施展拳脚,励精图治。

    宇文维乾想到这里,只觉信心满满,作为大周皇子,他要有一番作为,不能比兄长们差。

    见着前面港区官署旁,有一门面挂着“航务办事处”的牌匾,身着便装的宇文维乾走了过去,几名随从紧随其后。

    刚进正门,便有接待员迎上来,热情的问有什么可以效劳,宇文维乾道明来意,于是开始在这里洽谈业务。

    今日,宇文维乾改头换面,以“某船队少东主”的身份,到巴口港的航务办事处办事,要咨询如何行事,才能参与到轮船招商局的火轮船航运中去。

    接待他的是一名办事员,听得来意,熟练的将几份资料递交给他,然后问道:“不知郎君之前可是黄州商会的登记船主?”

    “不是,我们自己做行商,用自己的船跑航运。”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郎君若是有意参与火轮船航运,须得在本处登记,然后填表。。。”办事员说到这里,解释道:“当然,填表只是第一步,郎君的财力必须达到要求,而且得有保人。。。”

    办事员一边指着办事章程上一边解释,宇文维乾虽然早已将办事章程背得滚瓜烂熟,但依旧做倾听状,时不时问几句,以表示他是很有诚意的。

    作为皇子,宇文维乾当然不缺钱,他是皇后亲生,太子同母弟,怎么可能会缺钱。

    宇文维乾如今未满十八,尚未成家,也不需要经营什么产业,之所以要如此行事,是为了完成父亲布置的作业。

    作业的题目叫做《开局一条船》,作业的内容,就是让宇文维乾作为一个小小船队的少东主,以租用一条火轮船为开局,要在十年内做到家财百万贯。

    当然,这只是“模拟创业”,不是真要宇文维乾靠着火轮船航运养家糊口。

    宇文维乾只需要将实现这一目标的计划制定出来,确保计划有可行性,细节经得起推敲,然后面对父亲的提问能够做出相对合理的解释,就算合格了。

    听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好像也不难,但宇文维乾却知道这作业可不简单,如果不认真准备,是过不了父亲提问那一关的。

    制定“创业”计划,需要收集大量信息,关于航运的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如此才能推算出各种成本,根据长江沿岸地区的各种特产及价格,制定自己的航运线路,然后才能以此“创业”。

    做买卖就是低买高卖,所以一个行商对于各地价格必须了若指掌,还要想办法降低成本,以便实现利润最大化。

    即便行商的运输工具由马车、帆船变成了火轮船,道理依旧不变。

    为此,宇文维乾光是看资料都看了半个月,这些资料可是黄州商会的“特供”,若换做寻常商贾,可都会将这些资料当做家传宝贝,不轻易与外人知晓。

    现在,宇文维乾满怀信心,按照初步拟定的计划付诸行动,先问清楚参与火轮船航运需要何种条件,然后根据收集到的信息,拟定第二阶段的“创业计划”。

    总而言之,按照父亲的说法,就是“开局一艘船,利润全靠赚”。

    。。。。。。

    行宫,睡了个大懒觉的宇文温正在吃午餐,这几晚他都在外面“鬼混”,到了早上才回来,蒙头就睡,使得尉迟炽繁有些不解。

    她当然知道宇文温不是去外面沾花惹草,而是在某几个工场转悠,大概是在琢磨什么奇奇怪怪的玩意。

    只是身为一国之君,经常“夜不归宿”,总是不好。

    此时,尉迟炽繁陪在一旁,见着宇文温有些睡不够的样子,欲言又止。

    “怎么了?为夫是去做调查,要来个眼见为实,免得决策失误,这没什么的。”宇文温笑道,三两下将汤水喝完,长吁一口气:“爽!”

    “二郎,难道工场里还有谁敢欺君么?”

    “你说呢?”

    对于宇文温的反问,尉迟炽繁识相的说“不会”。

    “不会?当然不会,但文字游戏可就说不准了。”宇文温笑了笑,举个例子:

    “譬如,一个工场,一百台机器,有三十台老是出故障,于是故障率为百分之三十,对吧?”

    宇文温见尉迟炽繁点点头,继续说:“好,东主勒令工场管事降低故障率,不然就要扣钱,然后管事想出一招。。。”

    “把十台故障的机器报废,然后工场的机器总数是九十台,其中二十台老是出故障,于是故障率为。。。。百分之二十二,比原来的百分之三十下降了,对不对?”

    “呃。。。。。”尉迟炽繁沉吟着,“这管事莫非以为东主是傻子?”

    “难道不是么?这就是文字游戏对不对?你要降低故障率,现在不是降低了?如果东主是个只会看报告的呆货,难道会觉得这样有问题?”

    见着尉迟炽繁又点点头,宇文温总结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就容易被人糊弄。”

    “治理州郡,不知民间疾苦,那怎么行?带兵打仗,不知军心士气,迟早要兵败身亡;任官署长官,若不知下面的弯弯绕绕,定然被奸滑小吏玩弄于股掌之间却浑然不知。”

    “我让他几个外出历练,你以为是为了什么?”

    “无论是任总管,或者筑城,或者调查船场、矿山,还有跑航运,结果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得学会如何调查,调查出实际情况。”

    宇文温说着说着,忽然语重心长起来:“我们,终不能护着他们一辈子,等到百年后,他们可得靠自己,好歹有些见识和眼力,不要被人卖了还帮数钱,对不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