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二十二章 灯光

    金乌西落,夜色降临,西阳城南码头,西侧防波堤最远端(南端),灯塔泛起点点亮光,这亮光将周边水面照亮,远远看去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陆陆续续的,城南码头出现了一些亮光,使得人们大老远就能注意到长堤和码头栈桥。

    与此同时,大江南北两岸也开始有光芒闪烁,把江岸的轮廓给勾勒出来,远远看去,仿佛道路边点起的路灯,确保行人不会走错方向。

    大江之上,夜航的船只点起灯火,夹杂着渔船的渔火,宛若天际流星,在西阳江面划过。

    夜航,即便是在宽阔的长江上夜航,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在皓月当空的夜晚,大江之上的能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到了水流湍急或者有浅滩、暗礁的水域,一不留神,就会船毁人亡。

    所以,为了确保夜航安全,需要在险滩、暗礁等位置点起灯火,以此警示往来船只,使得船夫能够注意到险情,提前回避、转向。

    这样的灯少了没用,要在夜航航段间隔一段距离就点一盏,将航道的轮廓大概勾勒出来,并且点明要紧之处,以免夜航的船只水陆不分,把江岸当做江面,径直就撞了上去。

    随着火轮船投入航运,长江夜航变得频繁起来,于是围绕夜航的各种保障工作相继开展,这些用来标识险滩、暗礁以及航道的灯火,如今统称为航道灯。

    自古以来,夜航时提前布设航道灯的情况不是没有,但布设起来费时费力,所以一般情况下,民间的夜航船只是享受不到如此待遇的。

    西阳南城墙上步道,坐在轮椅上的陈叔宝,看着眼前的江上夜景,看着那绵延的航道灯,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通济渠上的所见所闻。

    今年夏天,周国天子出巡,乘火轮船走完通济渠全程,队伍浩浩荡荡,奉诏随行的陈叔宝夫妇亦在其列。

    陈叔宝是第一次乘坐火轮船,这种只需烧煤就能航行的神奇船只,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虽然火轮船有点吵,但船上设施应有尽有,比起当年他乘坐的御舟差了些,但也差不到哪里。

    想到御舟,就想到了当年。

    当年的陈叔宝是一国之君,天子该有的荣耀和享受,他一分不少,但火轮船这种船只,倒真的没有体验过。

    一转眼,陈国灭亡已十余年,身为亡国之君的陈叔宝半身瘫痪,说起话来又有不小的障碍,所以他对胜利者的威胁等于没有,在长安过上了安稳的生活。

    衣食无忧,无人打扰,虽然足不出户,却有各种杂剧可看,又靠着报纸,了解外面的世界。

    在报纸里,他看到了关于火轮船的报道,只是一直无缘乘坐,此次随着天子队伍出行,终于如愿。

    出巡的船队,有时会夜航,而到了晚上,通济渠沿岸就会点起航道灯,为夜航的船队指引正确的航向。

    船队夜航时,无论是岸上还是船上都是灯火闪烁,仿佛大家置身于星汉(银河)之间,景象十分壮观,陈叔宝当时在欣赏之余,忽然一个念头冒出来:

    这要烧多少蜡烛、柴禾,调动多少百姓来点灯、护灯,会不会太奢靡浪费了?

    若是当年,陈叔宝是绝对不会想这样的想法,但亡国之后,不知不觉间就有了变化,他觉得可能是自己看报纸看得太多的缘故。

    而他对于航道灯的疑问,也是通过报纸获得解答:用于航道灯的光源,并不是蜡烛或者篝火,而是一种名为“电石灯”的神奇灯具。

    这种“电石灯”,据说结构简单,使用起来也很简单:将一种名为“电石”的石块放入盛水的水罐,这石头就会冒出气体,从罐子管道向外冒。

    只要管道另一头将气体点燃,就能燃起明亮的火光,可以用于照明。

    一块大小合适的电石投入水罐,然后调节好“气门”,可以维持较长时间的光照,而电石的价格却不算贵,至少比点蜡烛划算。

    新奇的电石灯,近两年才出现,首先被用到矿山照明,如今正兴旺发达的采矿业,对于电石的需求量很大。

    随着火轮船航运的发展,电石灯也被用来当做航道灯,为夜航的火轮船照亮航道,所以航运业对电石的需求量也很大。

    但神奇的电石,却不是开矿挖出来的,具体是怎么来的,报纸上语焉不详。

    陈叔宝正琢磨间,忽然觉得身上一暖,抬头看,却是夫人沈婺华为他盖上披风。

    “晚上江边风大,我们回去吧?”沈婺华关切的说道。

    面对夫人的关怀,陈叔宝点点头,随后侍女推着轮椅转向,推着陈叔宝往楼梯处走去,沈婺华陪在一旁,其他几名随员跟随在后。

    在队伍前方带路的人,提着的不是灯笼,而是神奇的电石灯,当然,官府用的电石灯要考究得多,明亮的火焰在玻璃灯盏里跳跃,根本不怕风吹。

    秋夜的江风确实有些冷,电石灯的灯光洒在身上,陈叔宝忽然觉得有些温暖,但温暖的来源不是灯光,而是一直陪伴自己身边的沈婺华。

    他看着一脸关切的沈婺华,觉得余生就这么过下去,真是不错的。。。

    。。。。。。

    西阳城,行宫,宫女们将一个个电石灯挂在屋檐下,使得整个行宫变得明亮起来,但各宫殿里点的依旧是蜡烛,因为电石灯内气体燃烧时会散发些许异味,妃主们不是很喜欢。

    天子驻跸西阳,所住之处便是行宫,而这行宫实际上就是当年的潜邸,也就是西阳王府(西阳郡公府),本来是装有有沼气灯的,夜间照明十分方便。

    但行宫常年派不上用场,宫女们也不可能用到沼气灯,所以为了节省开支,行宫里的沼气灯早已拆除,沼气池也改作他用。

    此次天子驻跸西阳,行程早就安排好了,但依旧是基于节省开支的原因,不仅没有重新安装沼气灯,连煤气灯也没装,行宫的夜间照明由蜡烛和电石灯承担。

    做出这一决定的人是皇后尉迟炽繁,此刻,她走在由电石灯照明的回廊下,向寝宫也就是她自己的寝室走去,数名宫女紧随其后。

    尉迟炽繁和宇文温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所以熟悉得不行,即便时隔数年后再来,她依旧能闭着眼睛找到自己的寝室,然而现在,她不是去睡觉,而是抓人。

    儿女们和她玩捉迷藏,大部分人都被她找到了,还差两个小狐狸不见踪影,如今也就她自己的寝宫没去找过,所以。。。。

    些许异味传来,尉迟炽繁抬头看了看旁边挂着的电石灯,不由得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电石灯内气体燃烧时会有臭味,她不喜欢这味道,所以寝宫里点的都是蜡烛,若不是临时被某人抓来顶替,她才不会在外面晃悠闻这臭味。

    想着想着,尉迟炽繁叹了口气,本来宇文温这当阿耶的和儿女们约定,今晚一起捉迷藏,结果现在宇文温却开溜了,让她来顶替。

    看看夜空,她有些无奈。

    大晚上的,什么事那么急,连觉都不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