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九章 还不够

    长江,江心沙洲——桑落洲,其北汊航道上,一队规模庞大的火轮船正在逆流而上,这些火轮船,都是近两年出现的“客轮”样式,也就是用于客运的火轮船,却因为船上乘坐着贵人,由此变得大为不同。

    因为长江航运愈发繁荣的缘故,如今的桑落洲已经变成邸店、商铺栉比鳞次的江中城,桑落洲上无数百姓聚集在北部岸边,看着天子御舟从眼前经过。

    眼前这些御舟,虽然乘坐着贵人,但外表看起来和寻常客轮没太多区别,就是插了许多旗帜,船上多了许多士兵,让人远远看上去就知道是官船。

    今年夏天,通济渠全线通航,天子随后自关中前往洛阳,然后到荧州地界登上火轮船,巡视通济渠沿岸地区,最后抵达扬州广陵。

    然后在广陵入江,继续乘坐火轮船溯江而上,来到洪州总管府所在的彭蠡湖湖区,在州治南昌驻跸。

    现在,船队离开南昌,经由湖口入长江,要往上游的黄州而去,但船队经由湖口入了江,并没有直接左拐从桑落洲南汊航道往上游走。

    而是遵循航运规则,右拐顺流而下,到桑落洲下游转向,又北汊航道向上游航行。

    眼下,浩浩荡荡的船队,展现在桑落洲上百姓面前,前后又有水师的战船(同样是火轮船)护航,看上去十分壮观。

    百姓们都在猜测,猜测这些船只里,哪一艘是天子座舰,然后天子座舰上会是何等样的奢靡场景。

    但眼前这些客船,外观都差不多,没有哪一艘船的外观装饰特别突出,所以无从分辨天子到底在哪艘船上。

    自从三年前火轮船在黄州试航成功,长江上火轮船的身影越来越多,一开始主要用于货运,后来出现了载客的“客轮”,沿岸百姓渐渐对这种喷烟的庞然大物见怪不怪。

    现在,长江江面上有定期客轮,往来桑落洲江面,所以大家也对客轮很熟悉,但如此之多的客轮组成船队出行,眼下还是第一次见到。

    “如此规模的火轮船船队,怕是难得一见了吧?”

    人群之中,几名客商叹道,然而他们的感叹,随后被当地人纠正:“哪里哟,大船队如今多得是,你们是不知道....哎哎哎,快看,大船队不就来了!”

    大家循声望去,却见上游江面上,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正在顺流而下,船队中的船同样是火轮船,同样冒出滚滚浓烟,远远看去,其气势依旧十分惊人。

    两支规模庞大的船队相向而行,都严格遵守航运规则,交汇时靠右航行。

    在这桑落洲江面,下水(顺流而下)的船只走桑落洲南汊航道,上水(逆流而上)的船只走桑落洲走北汊航道。

    而桑落洲本身,成为重要的航运枢纽,大量客船、货船中途靠泊于此,于是整座沙洲变成一个兼具居住、娱乐、市集的大港,变得异常兴旺。

    此刻,大家看着两支庞大的船队在江面上“错身而过”,看着那滚滚浓烟冲天而起,惊叹之声不绝于耳。

    桑落洲上的人们看着船队,而船队里的人们也在看着桑落洲。

    天子座舰,会议室,皇后尉迟炽繁正召集诸后妃开会,商讨各项产业事宜,明日船队就要抵达西阳,而西阳是宫里产业集中之地,所以有许多事情要由诸位后妃分担,她要提前进行安排。

    会议讨论在热烈进行之中,独独百无聊赖的宇文温坐在外边的观景台,饶有趣味的看着桑落洲,对其发展现状十分满意。

    桑落洲这个江心沙洲人气这么旺,得益于繁荣的长江航运,而火轮船的出现,是直接原因。

    他注意到前方顺流而下的火轮船船队,用千里镜看了看,然后拿起《船型手册》翻了翻,很快便根据船只的样式翻到了相应内容。

    长货甲壹型火轮船,为长江货运主力船型,载货量两万斛,机帆两用,静风时,逆水平均时速十五里,顺水平均时速二十一里。

    载重量余万斛的船只,自刘宋时起就在长江航运上出现过,这种船名为“艑”,一般用于下水行船,而上水时因为载重量过大,行船十分困难。

    但现在不同了,有了火轮船后,万斛大船上水不再是问题,从广陵启程的火轮船,满载着两洋贸易公司舶来的大量海外特产,以及两淮、江南的货物逆流而上,将其销往沿岸州郡。

    从江陵到广陵之间的航道,如今日益繁忙起来,而“长货甲壹型”货船,在这短短数年间成为长江航运的主力船型,即便每艘船造价接近十五万贯,造船场接到的订单也排到了明年。

    靠泊如此大船的港口,需要配备蒸汽机起重机来装卸货物,不然光靠人力装卸,效率低不说,时间也长。

    而蒸汽机起重机既要装卸货物,还要为火轮船吊装大量燃煤。

    从江陵到广陵的“长江中下游流域”,沿江的主要港口都配备了蒸汽起重机,这些港口都归属于轮船招商总局名下的长江航运局管理。

    成立不过数年的长江航运局,有长江沿岸各地不计其数的大小股东入股,如今已是一个庞然大物。

    正是因为有了大量民间资金的支撑,轮船招商总局才有足够的本钱,在数年时间里快速扩建造船场,组织大船队、扩建港口。

    才有了眼前这规模庞大的货船船队,满载着大量货物前往目的地。

    会议室传来的说话声,让宇文温将视线从江面上收回,看了看正热烈讨论的后妃们,他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无所事事。

    此次从扬州前往黄州,为保安全,宇文温带着后妃乘坐一艘御舟,太子和太子妃乘坐另一艘,而皇子公主们分乘其他船只,以免发生意外导致全家死绝。

    如此一来,当后妃开会的时候,宇文温没法和儿女交谈,变得有些无聊,江景也看腻了,于是让人拿来纸和笔,提笔在纸上计算起来。

    一艘货船载重量两万斛,还不够。

    宇文温试图将这个时代内河船只的载重量单位“斛(石)”,换算为后世常用单位“吨”,以后世的标准来看看,这载重量两万斛的火轮船处于什么“档次”。

    那么两万斛大概等于多少“吨”呢?

    这个问题严格来说很复杂,历朝历代的度量衡多有变动,所以历朝的斛(石)本来就不一样,汉时的一斛和“现在”的一斛完全不同,宇文温只能粗略的用“斛”这个定义来换算。

    斛(石)本来是容量单位,所以一斛米和一斛葡萄酒的重量是不一样的。

    但因为数百年来用作粮食的计量单位,所以“斛”有时又兼做重量单位,某些情况下可以按照重量单位进行换算。

    一般来说,一斛(石)等于四钧(钧是重量单位),一钧等于三十斤,那么一斛(石)就等于一百二十斤。

    这个年代的“斤”,当然和后世的“斤”不一样,而且这时的一斤等于十六两,而后世的一斤等于十两。

    但宇文温为了方便换算,直接把现在的“斤”等同于后世的“斤”,按两斤等于一“公斤”计,一斛(石)就等于六十公斤。

    再以一千“公斤”等于一“吨”计,于是两万斛就换算成一千二百“吨”,当然,这样换算出来的数字并不准,只是个大概。

    载重量一千吨级的货船,在后世的长江中下游航运里根本就是小家伙。

    所以,现在,货船的载重量还有提升空间。

    但很难,因为蒸汽机还不够“给力”,而造船技术还得进一步提高,才能以较低的成本造出更大的船。

    然而,对于这个时代而言,能够自己逆水航行的两万斛大船,已经是神奇的巨无霸了,又因为低下的生产力,长江流域没有那么多的产出,没有那么多货物需要用更大、更多的船来运输。

    更大的货船要出现,前提是更大的航运需求,所以,现在的生产力,发展得还不够。

    宇文温放下笔,看着远去的货船船队,期待起未来:前人种树后人纳凉,再这样发展个二十年,到了下一代人,天下应该就真的会大变样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