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七章 陨落

    午后的阳光,让人感觉温暖而柔和,“驿馆”花园边上,孙敬诚正在看书,书的作者,是当今罗马皇帝莫里斯一世(音译),书的内容经过粗略翻译,所以孙敬诚勉强看得懂。

    他看了几日,发现这本书实际上是一本兵书,莫里斯一世在书里重点论述了罗马官军的编制、武器装备、训练、队形编成、作战方式,以及和边境各蛮夷交战的经验及教训。

    还强调了骑兵对于战争的重要性,教导将领应该如何用好骑兵,然后各类军队应该如何相互配合,协同作战。

    与此同时,如何在“庙算”阶段制定正确的战略并且实施,也是这本书的重点阐述内容。

    罗马国的官制、军制、指挥及作战方式,孙敬诚是不懂的,加上翻译的内容有些词不达意、前言不对后语,多有晦涩难懂之处,所以这本兵书让他看得十分吃力,只能看个大概。

    但通过这本兵书,他发现当今的罗马皇帝很擅长军略。

    莫里斯一世,即位已经二十年,这二十年间,频繁对外用兵,一改先前国家被周边蛮夷不断入寇的被动局面,罗马国的官军接连在和蛮夷的交战中取得关键性胜利,将各蛮夷打得丢盔弃甲。

    与此同时,莫里斯一世扶持落难的波斯王子,不仅将女儿嫁给对方,还派兵帮助女婿复国,成功让罗马和波斯这对冤家握手言和,保持了相对的和平。

    东面的巨大威胁暂时消失,罗马国官军就可以腾出手来,继续对威胁边境的周边蛮夷进行讨伐。

    莫里斯一世在位这二十年,将国家东、西、北三面日益恶化的边患问题解决,这一切都是靠着赫赫武功实现的,所以孙敬诚认为,将莫里斯一世称为雄主也不过分。

    但这样的雄主,却被一支哗变的叛军攻入皇宫,本人及其家人悉数遇害。

    据说“皇太子”侥幸逃脱,如今下落不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一代雄主陨落,孙敬诚对此唏嘘不已。

    这一切,就在几天前发生,接下来几日,君士坦丁堡城内乱成一团,周国使团作为外来宾客,在“驿馆”里倒是过得自在,没什么人来打扰。

    但不代表接下来的日子好过,弑君者取而代之成了新君,面对他们这些来自遥远东方的客人,新君会持何种态度不得而知。

    不过孙敬诚对此并不担心,他们作为远道而来的客人,和罗马国内各方势力没有任何纠葛,新君没必要为难他们,更别说周国和罗马国无冤无仇的,两国交战都不斩来使,新君杀他们有何意义?

    只是如此一来,和罗马国的海贸怕是做不成了。

    孙敬诚放下书,起身在花园里走动,想着当前局势,觉得有些无奈。

    莫里斯一世遇害,家人丧亡殆尽,且不说那逃脱的“皇太子”是否能召集勤王大军报仇,莫里斯的女婿、波斯国的王中王库萨和(音译),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女婿为岳父报仇,天经地义,有这种大义名分在手,波斯国必然要趁势而动。

    届时两国交战,罗马国和东方的海路联系必然被波斯国掐断,因为撒拉逊大沙漠东南端的大海港“东方之门”,是属于波斯国管辖,罗马国的阿非利加政区,就靠着这条海路与东方联系。

    这么一来,使团此次出使罗马国,算是功亏一篑,至于他们何时能够返回中原,已经无法预测。

    看着手中这本兵书,孙敬诚决定将原本和译本都收好,日后带回中原,好好研究一番,以便朝廷从中了解罗马国的军制,也算不虚此行。

    不一会,有名“驿馆”的男仆端来食物,请他享用,孙敬诚和对方关系不错,于是交谈起来,问对方对于当前局势有何看法。

    他想知道,在寻常罗马百姓眼中,莫里斯一世落得如此下场到底是对是错。

    。。。。

    “孙,他说皇帝太过分了,连发放给平民的救济金也要克扣,这没有道理。”

    “孙,他说这么多年国家老是打仗,打到都没钱了,而皇帝却依旧要打,为此不断加税,大家都受够了。”

    “孙,他说皇帝就该被推翻,城里的人们都这么盼着,盼着新皇帝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花园里,孙敬诚借助通事,和一名“驿馆”仆人“交谈”起来,虽然仆人只是区区贱民,但他从对方口中,知道了一些自己之前不知道的事情。

    罗马皇帝莫里斯一世,确实擅长打仗,也立下赫赫武功,但因为连年征战消耗国力太大,以至于穷兵黩武,让国内的不满情绪日渐高涨。

    莫里斯一世在位到现在,将近二十年,各种不满情绪积累起来,已经到了“天下苦秦久矣”的地步。

    所以,正如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事引得天下大乱那样,罗马国的一支北部边军哗变,导致众多反对势力集体发难。

    区区一支哗变的叛军,就这么大摇大摆向着国都逼近,沿途驻军居然无动于衷;

    叛军到了国都城外,城内居然有人偷偷打开城门,让其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入国都;

    国都内的百姓,夹道欢迎这些叛军,欢呼着跟随叛军一起攻打皇宫,而那些贵族、将军们却袖手旁观,坐视皇宫陷落,皇帝及皇族被屠杀。

    与此同时,皇帝的支持者们也被叛军清算,不过数日时间,“帝党”就被屠戮一空。

    屠杀,都是在国都百姓的见证之下发生的,所以人所众知。

    在国都,大部分人都盼着皇帝死,所以才出现了一个奇观:区区一个百人长(在中原就是队主),就能挑唆军队哗变,然后带着叛军攻入国都,弑君篡位。

    一代雄主就此陨落,孙敬诚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而那位男仆,依旧眉飞色舞的说着,对接下来的日子,充满期盼。

    通事将其所说转述,孙敬诚听着听着,不知该说什么。

    莫里斯一世连年用兵,即便是因为好战,也有国家边患频仍不得不用兵的原因,难道换了个皇帝,边境蛮夷就消停了?官军就不用打仗了?

    一打仗就要花钱,钱从哪来?

    莫里斯一世据说为了筹集军费横征暴敛,但应该是财政没钱才会如此,这个问题同样不是换了个皇帝就能解决的。

    满怀希望支持新君上位的平民,恐怕以后会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而最关键的一点,区区百人长,何德何能座御座?

    坐上去了,谁会服?新君要如何稳定局势?就靠着那些士兵掌控朝局?

    孙敬诚对罗马国内的情况不清楚,但他能猜出罗马的贵族、将军们内心想法,这些人必然大多对皇帝不满,所以能坐视一个百人长推翻不得人心的皇帝,却不会坐视这个百人长当皇帝。

    身份尊贵的贵族和将军们,怎么可能会向一个粗鄙的小卒称臣!

    孙敬诚想着想着,不由得忧心忡忡,他认为罗马国今后必然会发生内乱,波斯国还会趁火打劫,那么使团若不能在大乱爆发之前离开罗马,恐怕就要被波及。

    抬头看着东方的天空,孙敬诚心中叹道:唉,我家中上有高堂老母,下有年幼的儿女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