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五章 错愕(续)

    临近午时,烈日当空,一望无际的沙漠边上,马五正在凉棚下乘凉,按照中原的历法,如今应该入冬了,但在这万里之遥、极西之地的沙漠,却依旧炎热。

    马五第一次出这么远的远门,又要在这异国他乡过新年,觉得十分刺激。

    此刻,他和凉棚下的其他人一样,身披长袍,不但不觉得热,反倒还觉得有些凉爽,借助通事的帮助,他和面前几位部落酋长一边“交谈”着,一边吃起各种美食。

    这里的饮食,和中原截然不同,马五初来乍到时不习惯,水土不服,拉肚子拉得虚脱,好不容易才缓过来。

    然后各种当地美食大吃特吃,吃得不亦乐乎。

    今天,几位热情的部落酋长,在城外搭起帐篷、凉棚,和他商量种马的选购事宜,顺便邀请他吃当地最有名的美食,所以马五期待非常。

    远处的沙漠里,有许多忙碌的身影,那是部落酋长派出的人,在沙地里捕捉猎物,而美食,就是用猎物做成的。

    马五对此颇为期待,但又有些疑惑,因为沙漠里好像没什么像样的野物,即便有,大概就是蛇。

    一想到要吃蛇,马五就有些发毛,因为他从小怕蛇,不过后来在岭表时,蛇羹吃过几次,好歹练就了吃下去不会吐的本事。

    如果有得选,他是不想吃蛇的,但见着几位部落酋长那热情的模样,又不好拒绝,因为如此一来会让对方产生误会,认为自己看不起他们。

    要想做成买卖,就得强颜欢笑,马五觉得现在不过是吃蛇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打猎的人悉数回来,在凉棚附近开始处理猎物,马五不经意间瞥了一眼,随即愕然:这些猎物不是蛇,而是四脚蛇。

    确切的来说,是生活在沙漠里的四脚蛇,个头很大,像只小狗,皮肤粗糙,样貌狰狞,肚子圆圆的。

    这玩意能吃?

    马五心里发毛,看着这些被扒皮的四脚蛇发呆,旁边的吴掌柜干咳一声,将走神的马五惊醒。

    吴掌柜是南洋贸易公司的大掌柜,如今常驻此处,作为分号掌柜,为公司打点海贸事宜,吴掌柜见多识广,也吃过许多苦,见着马五似乎有些为难,便凑过来,低声说道:

    “提举,如今就算是一盘屎端上来,我们也得吃啊。。。。”

    马五点点头:“嗯。。。我知道的。”

    吴掌柜所说话糙理不糙,马五身为马政提举,不远万里来到这里,肩负重任,不可以把事情搞砸。

    马五收起思绪,再度和几位酋长们谈笑风生起来,对于他来说,反正吃四脚蛇比吃屎强多了。

    不一会,一锅锅香喷喷的美食做好,端了上来,而烹饪美食所用炊具,正是马五和吴掌柜之前赠送给部落酋长的铁锅。

    他们看着锅里那煮熟的四脚蛇(已被剁成小块),心中悲凉,面上却带着笑容,开吃。

    入乡随俗嘛。。。吃四脚蛇总好过吃屎。。。。

    吃着吃着,马五惊觉这四脚蛇果然美味,就是。。。还是有点不习惯。

    他奉天子之命,不远万里来到极西之地,当然是为了优良种马而来,他所在的这片沙漠,是“东方人”的地盘,“若以音译,就是“撒拉逊”。

    这片大沙漠,无边无际,据说方圆数千里,其间绿洲居住着许多游牧民族,对于这些游牧民族,罗马国有一个称呼,那就是“撒拉逊”,意思就是“东方人”。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对于罗马国来说,大沙漠位于其阿非利加政区的东面,而撒拉逊部族之中,也有部族不事畜牧,专事经商。

    若以波斯国的角度来看,这大沙漠位于西南侧。

    这片大沙漠,现在名义上属于波斯国管辖,和罗马国的阿非利加政区隔着长长一条海峡,沙漠的东南边缘,有一处大港,被称为“东方之门”,前往遥远东方的海船,就是从这里出发。

    两年前,皇朝派出的使节,随同波斯使节一道走海路前往波斯国,历尽千辛苦,于去年抵达波斯。

    而马五今年奉天子之命,乘坐南洋贸易公司的大海船前往波斯,来到这名为“东方之门”的海港,然后就近与城外撒拉逊部族做买卖,购买良马。

    撒拉逊各部族生活的大沙漠,出产良马,名为“撒拉逊马”,这种良马古来闻名,马五之前听海外番商说到这种良马时还将信将疑,觉得是不是过誉了。

    也曾有粟特胡商不远万里将撒拉逊马贩卖到中原,或有海外番商经由海路将这种马运抵广州番禹,然后转售给南洋贸易公司,所以马五在中原是见过这种马的。

    奈何,转了几手的货物,不可能是最好的,马五在中原见过的撒拉逊马,多少有些瑕疵,要么年龄偏大,要么因为长途跋涉照顾不周,身上有隐疾。

    天子对撒拉逊马很感兴趣,希望引入优良的种马,用以改良中原马种,所以马五漂洋过海,亲自到撒拉逊沙漠来挑选种马。

    与此同时,南洋贸易公司已经在“东方之门”设立分号,正式开展海贸业务,也多亏了吴掌柜的牵线搭桥,马五才能很快接触到友好的撒拉逊部族。

    去年,皇朝使节抵达波斯国都泰西封,觐见了波斯国的“万王之王”,与其确定了两国开展海贸的诸般事宜,也正是有了这“东风”,南洋贸易公司才得以在极西之地建立自己的贸易点。

    在这东方之门,中原海商带来的各种货物,深受撒拉逊部落的欢迎,所以马五购买种马的需求,很快就获得响应。

    他要在这里好好的挑选撒拉逊马,然后装船走海路运回中原,一路上亲自照料,确保这些马匹能够平平安安抵达中原,在中原繁衍生息。

    临近傍晚,这场筵席才结束,马五和吴掌柜回到港区驻地,洗漱完毕,又聚在一起商量事情。

    皇朝使节抵达泰西封后,得波斯国盛情招待,却一直待在泰西封到今年,才得以启程前往罗马国。

    原因有很多,主要是波斯国和罗马国之间关系微妙,这两国争斗数百年,积怨很深,即便波斯的“王中王”是罗马国皇帝的女婿,两国之间的裂痕也不可能弥补。

    皇朝使节要前往罗马,波斯国内贵族多不愿意,所以波斯的“后中后”(罗马皇帝的女儿)需要时间捋顺关系。

    所幸,使节终于如愿前往罗马国,按照之前吴掌柜收到的消息,皇朝使节在其国都受到隆重欢迎。

    进展顺利,大家都松了口气,天子遣使和波斯国、罗马国联系,其实没有什么太多想法,就只是想表达善意,然后和这两个国家开展海贸。

    为中原工场、作坊生产的货物,开辟新的市场。

    说到这里,马五和吴掌柜都对未来充满希望,虽然自古就有中原海商往来东西,而这“东方之门”,晋时就有中原海商定居,但谁也没想到,海贸能以这样的方式来做。

    数百年来,中原海商都是以单打独斗的方式做海贸,现在不一样了,大家在市舶司、南洋贸易公司的组织下团结起来,组成船队、商队一起漂洋过海,到万里之外做“直销”,确保利润最大化。

    两人正感慨间,忽然有人来报告刚收到的消息,消息说罗马国那边出事了。

    具体情况,大概是今年秋末,一支开往边境驻扎的军队哗变,乱兵掉头往国都而来,不知何故,沿途官军竟然无法拦截。

    这消息,先传到罗马国的阿非利加政区,然后经由商旅的口传到这里。

    马五听到这里有些错愕:边军造反?原来罗马国也有喝兵血的陋习啊?

    可这些乱兵往戒备森严的国都去,不是飞蛾扑火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