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三章 手段

    情报机构,本来就是做“脏活”的工具,手段卑鄙、无耻一些,倒也说得过去,当然最基本的底限还是要有,现在,宇文温对于符有才及其属下的“悟性”很满意。

    这样才是有水平的表现。

    此事已了,宇文温却对“石塔西”的手段颇感兴趣,让符有才再介绍几个“成功案例”,分享一下心得,看看某些时候要如何既把事情办好又有个好名声。

    就像老司机撩妹那样,玩腻了把人甩了,妹子还念着好,没有丝毫怨恨,能做到这种境界,也算是高手了。

    正如后世某唯一超级大国,对付“危险分子”不是采取简单粗暴的直接逮捕、刑讯逼供,而是钓鱼执法,让目标变成嫖客、瘾君子、人渣恋童癖等等,以此为由将其逮捕判刑坐牢。

    巧妙的用不相干罪名把人抓了、关了,但真实意图遮掩得不露痕迹,舆论也不好说闲话,更不会对被捕者予以同情。

    诸如锦衣卫明火执仗式抓人的暴力执法,威风是威风,威慑力也不小,但名声却是负的,宇文温觉得自己的爪牙不该如此。

    他登基到现在,时常被某些“狗官”弄得很郁闷,但很多时候又不能靠杀人来解决问题。

    万一碰到那种类似明代骗廷杖刷声望的混蛋,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廷杖是明代皇帝对大臣的一种惩罚手段,就是宫殿之上公开用板子打大臣屁股,轻者重伤,不幸者立毙杖下,本是一个恐怖的刑罚,代表着无上皇权。

    但到了后面,受廷杖变成了刷名声的捷径,因为许多文官们以受过廷杖为荣,甚至为了挨打,故意撩拨皇帝发怒(小怒),然后如愿挨板子,名声蹭蹭蹭就上来了。

    宇文温当然没设什么廷杖,因为他认为没必要用这种手段来羞辱大臣,用流放比较合适,让这些官迷远离权力中心,那滋味可不好受。

    但动辄为了些许小事就把人流放也不好,何况虽然没有廷杖,不代表某些官员没办法“碰瓷”。

    譬如见他上朝时精神不好,就有人便上书劝谏他莫要“沉迷酒色”、“保重龙体”,宇文温还不好发飙,更不好解释,因为越解释越让人觉得他心虚。

    明明前晚他只是心血来潮熬夜设计蒸汽起重机,结果被人说成是“沉迷酒色”,一股昏君范,对此又不能杀人,不然就变成不听劝谏的暴君,所以只能以“朕知道了”了事。

    现在,对于某些“碰瓷”刷名声的官员,宇文温觉得有了新的手段来惩罚。

    不如设个局坏对方名声,什么“在乐坊玩小娘子不给钱”、“勾搭好友小妾”等,使其颜面尽失在官场待不下去,就只能灰溜溜辞官回家乡闭门不出。

    这种办法就像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却足以让人生不如死,如果将来真有类似骗廷杖的混蛋跳出来,宇文温绝对会让对方欲仙欲死。

    当然,对付官员不是缉事警察的职责,但手段都是一样的。

    宇文温和符有才说了一会,离开办公室,却没有马上回宫,而是转到档案库巡视。

    缉事警察署档案库,占地面积很大,库房戒备森严,库内一座座柜子里,存放着大量档案,这些档案中,记录着每个与缉事警察署“合作”的内线之个人及家庭情况,甚至还包括肖像画。

    在没有照相机的年代,要给一个人留下肖像就只能靠素描,而缉事警察署内的素描高手,可以用很短的时间,将目标的容貌画下来,可以说是“人肉照相机”。

    当然,警察局的户籍警、刑警也能做到这点,所以区区肖像画没什么了不起。

    同样,光建立档案没什么用,收买的内线越多,平日里汇总上来的消息足以让人看过之后头痛欲裂,因为要从许多毫无意义的闲言碎语之中找出有用的消息,真的很费精力。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也许还行,若是持续数年甚至十余年,这可不是人干的活。

    具体要如何做,缉事警察署的前身之一的“市场调查部”就已经总结出了一套办法,宇文温对此有所了解。

    在这个时代,生产力低下,天灾人祸频仍,所以人们是要靠着抱团才能确保香火延续,抱团的方式首先以宗族(同宗)为重,其次是乡党(同乡)。

    宗族和同乡,对于“古代”社会的平民来说,是最基本的社会单位,因为许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去过百里之外的地方,那么他们的生活圈,要么是同宗,要么是同乡。

    生活有了困难,需要宗亲或者乡亲帮忙;争夺农田水源地,也只能靠宗亲或者同村们来个同仇敌忾玩械斗,官府是指望不上的。

    在外奔波谋生的人们,想要和家乡亲人联系,基本上只能靠同乡帮忙,所以,寻常百姓的生活圈,是无法和同宗、同乡切断的。

    正是因为如此,若以某宗族、某地域来归纳目标人物,对其进行“建档”,然后有针对性的进行情报搜集,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事半功倍,不能光靠纸上谈兵。

    宇文温要检查缉事警察署的效率,于是随便报了个长安豪商的名字,不一会,这个人的资料便递交上来。

    其家庭组成、有头有脸的族人及其姻亲情况,有什么爱好,平日里常去哪家酒肆消遣,都记载得一清二楚。

    在这其中,和这位豪商过从甚密的人,档案里也单独做了归类。

    宇文温仔细看了看,觉得档案记载的内容很详细,那么。。。。

    那么,如果宇文温怀疑这个豪商暗地里操纵东市物价,那么缉事警察们就会根据此人的“交际圈”,预判会有哪些人参与进来,然后有针对性的动用内线,窥探这些人的活动。

    对方常去消遣的酒肆,会有缉事警察的内线关注,对方在包厢里寻欢作乐时,就会“隔墙有耳”。

    只要这个豪商真的在策划操纵物价,那么不需要多久,缉事警察就会收集到足够的人证物证,然后通知东市市署来“清理门户”。

    要做到这点可不容易,在没有***、摄像头的年代,情报收集全靠人力,那么不停发展内线是必然。

    缉事警察署发展的情报网,是由一个个内线构成的,随着这张网越来越大,机构人员以及发展的内线人数越来越多,管理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曾经短小精悍、高效的队伍,会不会慢慢变得机构臃肿、效率低下?

    宇文温不知道答案,但知道一点: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总部位于石塔西侧的缉事警察署,必须一直有个强大的对手,如此一来,才不会在歌舞升平之中迅速腐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