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一十章 师兄?谁和你们是师兄?

    突然垮塌的屋顶,带着大量瓦砾和吊扇一起坠落地面,弄得酒肆大堂一地狼藉,尘土飞扬中,大堂内的人们还没反应过来,却见瓦砾堆里窜出两个人。

    其中一个似乎摔得不轻,瘸着腿,被另一个人扯着站起身,然后向着酒肆大门跑去。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酒肆掌柜,眼见着刚重新装修过的大堂屋顶,居然被这两个混蛋给弄塌不少,掌柜气得咆哮起来:“抓!抓住这两个混蛋!!”

    无缘无故在人屋顶上跑,不是蟊贼就是勾引良家的淫贼,酒肆伙计还有护院听得掌柜这么一吼,马上回过神,随手捞起个东西就要围上去。

    却见其中一人握着短刀,疯狂的挥舞着,大家一时半会没什么长杆做“长兵”,于是场面僵在那里。

    从天而降的两人嚎叫起来,挥舞凶器,奋力向大门移动,就在这时,破了个大洞的屋顶,又有人跳下来。

    惊魂未定的酒客,连同许文宝、武士彟一起,眼睁睁看着第三个不速之客向地面坠落,但却忽然悬在半空——原来这人腰间系着根绳子。

    不速之客悬在半空晃荡着,很快便调整好了姿势,居高临下,见着那两个要逃的男子,从腰间掏出一物,当头就扔了过去。

    那团东西在空中展开,却是一张网,扔得很准,直接将那两人兜住。

    缓慢跑动中的人被网缠着,急切间施展不开,周围的伙计和护院见状操着各种物品扑上去一阵乱打。

    网中之人依旧嚎叫着,垂死挣扎,但罩着个网,一拥而上的人们想抓都不知道怎么抓。

    吊在半空的不速之客,伸手在嘴里吹了几声,绳索竟然放长,让其缓缓降落地面。

    大家见其身着布衣,也不知这两伙人是私斗还是怎的,忽然顶上一暗,又有两人顺着绳索滑了下来。

    先落地的那位,见着堂内一群人盯着自己,开口喊道:“警察抓贼,大家不要慌!”

    听得这么一喊,众人焕然大悟:原来是警察抓飞贼,难怪会从房顶上掉下来。

    晋阳城有警察局,警察们每日都在街头巷尾巡视,维持治安,打击犯罪,调解邻里矛盾,所以城中居民对警察很熟悉。

    正是因为有了维持治安的警察,那些泼皮、无赖还有游侠儿老实起来,至少不敢当街聚众闹事;‘三只手’们也不敢堂而皇之在大街上团伙作案。

    而权贵、大户的行为也收敛了许多,几乎没听说有哪家的郎君还敢当街纵马乱冲,也不再有豪奴横行霸道。

    据说警察局后面有御史做靠山,警察们若逮到官宦人家子弟、家奴的不法行为,御史们就会像疯狗一样扑上去猛咬,所以权贵们才忌惮警察局。

    因为有了警察,晋阳城内的治安才明显好转起来,所以大家对警察的观感不错,但是。。。

    警察都是穿着对襟制服的,看上去十分威风,可这几个从天而降的人自称“警察”,却没有穿着“对襟”,莫不是假冒的?

    大家正惊疑不定间,门外传来哨声,三名身着对襟制服、头戴警盔、手拿木棍的警察很快出现在门口,见着大堂里的模样,当先一人喊起来: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老李!你们店里怎么了!”

    酒肆掌柜姓李,而这三名警察是这个区域的治安巡警,和区域内的商家、住户都很熟,李掌柜见着警察来了,激动地诉苦:“这是怎的,你们警察追飞贼,把我这屋顶都踩烂。。。”

    话没说完嚎叫声起,被网兜住的一名飞贼用刀割破网绳,划伤数人,顾不得带上同伴,自己向着门外冲去,刚进门的警察见状先是一愣,瞬间反应过来。

    当头那警察将手中警棍向前一扔,趁着飞贼躲闪之际,快步上前一个飞踢,将对方踢倒在地。

    “当啷”一声,飞贼手中的尖刀飞到一边,附近的伙计见状扑上去将其手脚按住,大家齐心协力将两个飞贼擒下,那三名自称是“警察”的布衣上前要带人走,却被巡警给拦住:

    “等等,你们是什么人?”

    李掌柜不等这三人开口,插话:“他说他们是警察。”

    “警察?”巡警看着面前布衣男子,眼神警惕起来:“你们出警怎么没穿制服?”

    那三人之中,一名高个上前,见着巡警如临大敌的模样,笑道:“哎哟,抓贼当然要便装,不然人早就被吓跑了,师兄这是怎的,自家人何以如此?”

    年轻的警察们大多是从警察学校毕业才分派到各警察局,所以相互间称呼师兄、师弟,但那三个巡警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师兄?谁和你们是师兄?”

    另一个巡警也很警惕:“几位面生得很,晋阳城里的警察,从上到下,没你仨的样貌!!”

    “把手举起来!不许乱动!”

    高个还想说什么,巡警拔出佩刀摆出架势,酒肆伙计和酒客们,看着一边的“对襟”,再看看另一边的布衣,默默的站到“对襟”一边。

    穿制服的肯定是警察,至于这三位,保不齐是什么恶人,打着警察的名号追杀仇家也说不一定。

    眼见着情况不妙,那高个苦笑着,慢慢从怀里掏出个小本,然后向巡警展开:“师兄莫要紧张,师弟是公务在身,多有不便,还进见谅。”

    。。。。。。

    酒肆隔街道百余步外一处民宅,此刻为大量警察包围,警察们一个个手持各式警械,警惕的看着挡在门口处的几个布衣男子。

    不久前,有一伙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劫,打破这民宅大门,冲进去为所欲为,巡警很快便赶来,而辖区派出所也迅速出警,将这伙歹徒堵在民宅里。

    没多久,武装警察也赶到了,就在警察们准备将歹徒围捕之际,对方居然喊起了“师兄”。

    现在,派出所的主官“所长”,正与歹徒的头目喊话,而歹徒的头目随后举着手走出来。

    所长见着对方样貌后,不顾部下的拦阻,快步迎了上去:“是你?”

    那头目点点头:“是我。”

    “证件。”

    “没带。”

    所长闻言冷笑:“你莫非以为晋阳警察好糊弄?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好好,不就是证件,那么较真作甚?”头目将一个小本本拿出来,交给对方:“实在是抱歉,本来到你们地头办事,得打声招呼,奈何事态紧急,只能先动手了。”

    所长看了看小本本,还了回去,随后转身示意属下:“没事了,是自己人办事!”

    现场紧张的气氛为之一松,晋阳警察们见着这些布衣将一些人从民宅里带出来,还给这些人头上罩了布袋,往马车里送,不由觉得奇怪,却又不好问。

    最先赶到现场的巡警,有些不服气的问所长:“头!这是怎的,怎么就让外地的猫把耗子给拿了?”

    “人家是长安的猫,你不服么?”

    “长安的猫不在长安拿耗子,跑到晋阳做什么?”

    “你想知道?”所长听到这里,眯着眼问愣头青:“不如,你去一个地头打听一下?”

    巡警觉得所长的表情有些不妙,却还是问了:“去、去哪?”

    “去长安,石塔的西边,那地方,可好客呢。”

    听到这里,巡警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虽然天气炎热,但身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