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九章 夺天地之造化

    午后,晋阳城内一隅,许文宝和武士彟在街道上边走边谈,商量着一件事情,方才他们去城中新开的技术学校走了一转,打听到了许多消息,如今要决定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技术学校确实招生,但招生名额是固定的,此次招满之后,要到秋后才招第二批学生,所以有意者要报名得抓紧时间。

    技术学校招生的条件不算苛刻,只要是官府治下良民、有户籍证明即可报名,此举主要是为防止学生中途违约,因为学生入学必须和学校签订契约,毕业后要在轮船招商总局工作若干年。

    在技术学校就读,可以申请学费、住宿费全免,条件就是毕业后多为轮船招商总局工作几年,即为“还债”。

    总的来说,如果学生中途违约(病故或者某些特别情况除外),是要支付违约金的。

    这一点,对于许文宝和武士彟来说不是问题,他们是正经的良民,也没打算中途违约,但学生入学后在校读书期间,是要住校的。

    每月,连上五日课,晚上也要上课,所以得住校,然后休息两日,这两日倒是可以离校,然后继续连上五日课,以此类推。

    除非家中有急事,否则上课期间不能轻易离校,一年中有暑假、寒假,这时学校放假,学生才能长期离校。

    而这个技术学校说是三年学制,头两年学习基础知识,第三年起开始实习、操作火轮船,若入学的学生是文盲,还得多加一年的“文化课”。

    这就意味着,若许文宝和武士彟到技术学校学习开火轮船,至少有三年时间是被困在学校里,没办法做买卖挣钱。

    而之前,他们以为在校期间,还可以兼顾一下小买卖。

    对于许文宝和武士彟来说,他们俩有点小钱,却不多,如果两人这三年都在学校就读,意味着这三年自己不但赚不到钱,还得家里出钱补贴。

    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原本打算两个人一起学开火轮船的想法,得变了。

    两人之中,只能一个人去学开火轮船。

    这就存在一个风险,那就是学开火轮船的人,日后学到了真本事,把伙伴踢开,跟别人合伙做航运,那么被踢开的人,这几年就白白浪费掉了。

    友情要面对现实的考验,而许文宝率先做出了决定:“武三,说到做学问,你比我懂得多,脑子也灵活得多,你去学,我继续做买卖,学费还有你的日常开支,由我来承担!”

    武士彟摇摇头:“那可不行,你也不容易,还是你去吧,我来承担开支。”

    “不行,你靠着卖豆腐,也就养家糊口,哪里供得了我。。。。”许文宝哈哈笑:“放心,说到做买卖赚钱,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

    两人争起来,却被前方传来的喧嚣所打断。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家酒肆正在“开业大酬宾”,可许文宝和武士彟认得这家酒肆,这酒肆早几年就开业了,他俩还时不时来这里喝酒。

    再看看,门口牌匾上的名字还是那个名字,牌匾下亲自迎客的酒肆掌柜还是原来那位。

    怎么就“开业大酬宾”了?

    。。。。。。

    酒肆雅间内,阵阵微风吹拂,将房间内的热气吹散,许文宝和武士彟端坐不动,定定看着风的来源——房间一侧墙壁上的“风扇”。

    这个名为“风扇”的装置,外表看上去像一个扁扁的圆形铁笼,铁笼里有一个仿佛竹蜻蜓翅膀的十字形“扇叶”在不断旋转着。

    阵阵微风就这么从风扇里吹出来,吹到许文宝和武士彟身上,让二人只觉十分凉爽,仿佛是在河边吹着凉风。

    这装在墙壁上的“风扇”会“摆头”,从左摆到右,又从右摆到左,使得微风能够吹到房间内大部分位置。

    如此神奇的“风扇”,让许文宝和武士彟看得目瞪口呆,随便点的酒菜,已经被风吹凉了还未回过神。

    密室起风,这。。真是夺天地之造化啊!

    武士彟如是想,感受着凉风拂面,他已经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间房子了。

    如今是夏天,此时烈日当空,但现在在雅间里吹着“风扇”,让人几乎忘记炎炎夏日,武士彟不明白这玩意是怎么吹起风来的,许文宝当然也不知道。

    自古以来,夏日消暑用的是冰块,人们将冬天采集的冰存到冰窖里,夏天就拿出来使用。

    据说财大气粗的人家,宴客时会用巨大的冰鉴盛着大量冰块,将其放在厅堂中央,宛若一座小冰山般,让周围的人感受到丝丝凉意。

    如此奢侈的场景,许文宝和武士彟无缘得见,但现在两人吹着风扇,觉得这清凉的感觉应该不比小冰山差多少。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这家酒肆为何说是“开业大酬宾”了:酒肆停业大半月,给大厅和雅间分别装上了风扇,仿佛焕然一新。

    这么热的天气里,到酒肆里消遣的客人,喝酒吃菜吹着风扇,那要有多惬意?

    酒肆有了这风扇这一消暑法宝,想来生意会好上许多。

    端菜进来的酒肆伙计,见着二位看着风扇发呆,心中自豪之余,不忘夸起风扇,向客人们介绍起这一新鲜事物。

    风扇的扇叶,是靠蒸汽机带动的,以前就有人弄出来过,但那时的蒸汽机耗煤太厉害,所以用来扇风不划算。

    现在不一样了,有了新式蒸汽机,用一根轴来带动许多风扇转动,各风扇的风力不小,而总的耗煤量不算高,在炎炎夏日,用风扇来招揽生意再合适不过。

    武士彟对蒸汽机要如何以一根轴带动许多风扇十分感兴趣,但酒肆伙计也说不清具体原理如何,只知道是请专营暖气的商社派人安装,据说那几根主轴要悬在梁下,是为“天轴”。

    而这神奇的玩意,据说是先在工场里用上的。

    因为“风扇”是商社推出的新“商品”,所以这个月安装的话有七折优惠,如今晋阳城里许多酒肆都陆续开始安装了风扇,以便招揽更多的顾客。

    晋阳因为产煤,所以城内暖气的普及程度很高,像样些的酒肆、食肆以及各种娱乐场所没有暖气,冬天就不会有人上门寻欢作乐。

    所以大家都装有热水锅炉,在此基础上装蒸汽机带动的风扇,也不会太麻烦。

    而现在,有了风扇,大概再过几年,没有风扇的酒肆、食肆以及各种娱乐场所,夏天生意就别想好。

    听到这里,许文宝和武士彟哑然,他们没想到蒸汽机是如此的神奇,如此迅速的改变着大家的日常生活。

    这种夺天地之造化的利器,果真是人制作出来的么?

    吃完酒菜,两人结完账离开雅间,向酒肆外走去,经过大堂时,发现大堂顶部的几道横梁上,都向下吊着几个风扇,是为“吊扇”。

    “吊扇”的扇叶不停旋转,给下方就坐喝酒的客人带来凉意。

    方才许文宝和武士彟进来时,没注意到大堂顶上有“吊扇”,如今看着这“吊扇”转啊转,忽然觉得脑袋一凉。

    万一、万一这“吊扇”砸下来,底下人的脑袋岂不是会被。。。。

    那场景光是想都觉得血腥,许文宝和武士彟只觉得后背凉飕飕,但又不好开口问,毕竟这么一问,店家怕是要板脸。

    一旁的伙计见状也不避讳,直言道:“两位郎君请放心,这吊扇稳得很,决计不会掉下。。。。”

    话还没说完,却听得屋顶传来踩踏声,似乎有人在屋顶上快速奔跑,踩得瓦片噼里啪啦响,随后一阵刺耳的破裂声响起,一大段屋顶坠落下地,激起尘埃无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