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八章 师傅,我想学开火轮船!

    晋阳城外,汾水岸边,码头处人山人海,无数百姓翘首以盼,看着河面上渐渐靠近的火轮船,这火轮船上的烟囱冒出滚滚浓烟,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两舷轮桨转动着,激起大量水花。

    见着这庞然大物就在自己眼前移动,无数人紧张得额头冒汗,就在这时,船上忽然传来呼啸声,宛若一头巨狼在仰天长啸。

    这一声长啸,吓得码头上许多人两腿发软、“扑通”一声坐在地上,胆小的孩童直接被吓哭,而更多的人却是既害怕又兴奋,因为他们终于看清了传闻中的火轮船是什么模样。

    年初当第一艘火轮船经由汾水抵达晋阳城外时,汾水两岸人山人海,许多人因为挤不进来,所以未能亲眼目睹火轮船航行的雄姿。

    往后数月,随着火轮船抵达晋阳港的次数越来越多,也有越来越多的百姓目睹了这一庞然大物的真容。

    与此同时,出现在晋阳港码头上的蒸汽起重机,也让前来围观的人们惊叹不已。

    大家亲眼目睹这庞然大物舒展铁臂,将货船上重达百斛的货物轻轻吊起,呼哧呼哧喘着气,将其放到码头另一侧的地上。

    蒸汽起重机的神通,让人只道是佛祖派来的金刚力士大显身手,而火轮船,更多的人以为这是巡海夜叉在世。

    这不,那凄厉的呼啸声,哪里是人间之物能够发出来的?

    眼见着火轮船缓缓靠岸,人潮涌向岸边,维持秩序的士兵奋力顶着栏杆,以免人潮突破栏杆,人挤人把前排的人挤到水里。

    不时有港务人员高声大喊:“不要挤!不要挤!大家文明观船,不要挤!”

    因为每天来港区看火轮船的人太多,所以维持秩序是一份苦差事,奈何官府有令,说为了让百姓更好的了解火轮船,在港区划出特定区域,方便百姓前来旁观。

    许多基层吏员对此腹诽不已,因为上官的一句话,足以让下面的人累死累活跑断腿。

    不过上官体察下意,允许港区组织小贩,在“观众区”贩卖各种零食、饮品,以收益做大家的“辛苦费”,所以大家的怨气少了许多。

    如今是夏天,烈日下在码头维持秩序确实很辛苦,不过作为知道许多“内幕消息”的人,港务人员是许多人寻求解惑的最佳人选,于是隐约间成了万人瞩目的人物,这种感觉着实不错。

    加上官府确实允许他们宣传火轮船,于是有问必答,引得一片夸奖。

    对于方才火轮船上忽然发出的呼啸声,吏员们哈哈一笑:“那是汽笛,汽笛!就是用蒸汽吹笛子,和人吹笛子是一样的道理,只是蒸汽量大,吹起来特别响!”

    又有人问为何这货轮船上还有桅杆和船帆,吏员们的回答也一样干脆:“机帆两用,顺风时扬帆,船就能走得更快,更省煤!”

    问问题的人很多,但更多的人被起重机给火轮船卸货的一幕所吸引,大家再次目睹了起重机的神通,惊叹之声不绝于耳。

    幸亏早几年晋阳已经开始使用蒸汽抽水机,所以百姓对于“蒸汽机”这种机器不算陌生,即便没见过,也大多听过,所以现在见到火轮船、起重机,至少不会吓得以为见了妖魔鬼怪。

    但这些神奇的机械,真的是令人匪夷所思,大家想不明白这东西居然不吃粮草只吃煤,就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而煤炭,并州有的是,别处不说,就说晋阳,城外自古就有可开采的煤山,所以许多人认为正是因为如此,才招来了嗜煤如命的火轮船。

    寻常百姓这么想,但消息灵通人士可不这么想,朝廷筹办的“轮船招商总局”,如今已正式成立,这就意味着,在并州开矿采煤,那是暴利的买卖。

    并州多煤,又有汾水与黄河连接,那么并州出产的大量煤炭,必然源源不断供给长安,长安对于煤炭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大,所以只要有一口出煤的矿井,那矿井就是会喷钱的“钱泉”。

    只是不到半年时间,长安的达官显贵,河东的世家大户以及各地豪强,已经开始招募人手,在并州各地勘探矿脉,开采煤矿,而晋阳一带,同样如此。

    运煤的火轮船,本身就要消耗大量煤炭,而北上晋阳运煤的火轮船,货仓肯定不是空的,大量关中的产出及粮食,会源源不断运抵晋阳,卸空船舱,随后装满煤炭返航。

    这就意味着,晋阳的商机大幅暴涨,正是大家发财的好机会。

    码头上围观的人群之中,有两名年轻人看着眼前奇观,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过了一会,分开左右向外走去。

    好不容易离开人群,来到港区外沿一棵大树下,两人回看码头方向,良久,其中一个身材稍微瘦弱的男子问道:“如何,武三,拿定主意了么?”

    “嗯,拿定主意了。”武士彟答道,随后反问:“你呢,文宝?”

    “想清楚了。”许文宝笑眯眯的回答,随后补充:“去学开火轮船。”

    “哦?你之前不是说要去开矿吗?这可是很赚的呀?”

    听得武士彟提问,许文宝笑道:“你,呵呵,定然也是想去学火轮船吧?”

    武士彟点点头,两人边说边向外走去。

    许文宝和武士彟是同乡,许文宝出身平民,武士彟不一样,出身官宦人家。

    但因为家道中落,家中排行第三的武士彟,年纪轻轻就靠着买豆腐养家糊口,而许文宝则做一些小买卖。

    两人关系很好,琢磨着一起攒下本钱做大买卖,原本见着晋阳城内外大兴土木,对于木材的需求很大,便打算做木材买卖,但现在情况变了。

    开矿采煤,才是暴利的买卖,因为从今往后,煤炭不愁卖,有多少就能卖多少,若开矿却赚不了大钱,唯一原因就是煤采得不够多。

    许文宝和武士彟打算开矿,但仔细一了解,心都凉了:长安的权贵、河东的世家大族,并州的本地豪强、晋阳的豪商,一个个铆足了劲要募集人手开矿,他们争不过。

    并州煤多,所以总有地方开矿,问题在于得雇佣熟练工才行,至少要找到矿脉,开矿才不会亏本。

    而现在,熟练的矿工都被大户们争相招揽,他们这点小本钱,哪里抢得过。

    若按着原先的想法,做木材生意也不是不行,但这样就错失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那个机会,就是做航运,火轮船航运。

    许文宝和武士彟不约而同想到了搞航运,因为根据多方消息所述,轮船招商总局不会一直垄断火轮船航运事宜,待得火轮船发展起来了,就会允许民间船主从事火轮船航运。

    这就是一条发家致富的门路,但他俩也知道要从事这一行,就得先摸清楚其中的门道。

    别的不说,火轮船据说可是很难伺候的,他们日后若成了船主,雇佣船老大、船工来开船,若不明白蒸汽机的内情,很容易被人骗、占便宜。

    首先,耗煤量如何控制,船主不知道内情,那么船老大说烧多少煤就烧多少煤,很容易被对方以此为手段占便宜。

    其次,火轮船的维护费用,船主必须知道个大概,不然船工说哪个部件坏了要换得若干钱,船主不知道内情,很容易被对方占便宜。

    还有,蒸汽机出故障用不了,可能只是某个价值数十文的小配件坏了,但船工说是一个价值数贯的配件坏了,船东不知道底细,就会被对方骗钱。

    所以,想要从事火轮船航运,船主必须雇佣可靠的技术工把关,但这很难,因为僧多粥少,即便请来了好手还得好吃好喝供着,所以不如自己去学。

    学了手艺,然后花几年从事这一行,驾轻就熟之后,就自己当船主,做航运。

    这就是武士彟和许文宝的想法,但学艺就得拜师,火轮船这种新事物,师门在哪里大家都不知道。

    不过现在知道了。

    晋阳城内,最近新开张了一家“技术学校”,专门招人学习如何开火轮船,但学员必须签订契约,毕业之后必须为轮船招商总局工作若干年。

    这个学校的出现,真是一场及时雨,武士彟和许文宝下定决心,要到学校拜师学艺,学开火轮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