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六章 农业重金属

    同州,黄河西岸津口,新建的码头上,大量百姓聚集在栏杆边,看着河面上正在靠近的一艘火轮船,一个两个紧张得手心出汗。

    这艘火轮船的烟囱冒着滚滚浓烟,两舷的巨大轮桨正在不停转动,激起大量水花。

    整艘船,正面看起来就像一只巨大的河怪,瞪着大眼、鼓着腮帮在水面上游弋,张开血盆大口,向岸边扑来。

    大家都在担心,担心这船万一等下停不住往码头上撞过来,到时候如何是好,许多人既害怕却又兴奋,因为能够亲眼看到传说中的火轮船,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这里,是关中与河东往来的蒲津渡口,原本有黄河浮桥,但浮桥如今已经拆掉,取而代之的是渡船,官府用火轮船来摆渡,连接两岸交通。

    去年年底,关中第一艘火轮船在蒲津河段试航,当时沿岸百姓聚集在两岸渡口,目睹了这个庞然大物的身姿,若不是官府提前通告,说这是人造出来的船而不是怪物,许多百姓当场就会跪下、乞求佛祖保佑自家性命了。

    到了今年年初,出现在蒲津河段的火轮船渐渐多起来,但许多人没见过这传说中的神奇之物,所以待得火轮船正式在蒲津开始摆渡,邻近地区的人就跑来这里,亲眼看一看火轮船,回去后也好在亲朋好友面前有个谈资。

    本来就要过渡的商旅,可以亲自感受一下乘坐火轮船是何种体验,而手里有闲钱的人,还可花上两文钱,乘坐火轮船在东西两岸间走一个来回。

    此时此刻,西岸码头上的人们,看着眼前这艘火轮船渐渐靠近,速度也渐渐放慢,悬着的心渐渐放下,而随着双方距离的靠近,他们也看清楚了船上的情况。

    这艘火轮船,甲板上有两层半的船舱,第一、第二层船舱有大大的舷窗,可以看见里面都是人,而第二层船舱顶部,有小半截船舱,位于烟囱前端。

    此船舱正面有大幅玻璃窗,里面能看到几个人,看样子是驾船者。

    船只距离码头越来越近,速度也越来越慢,但依旧向着码头“撞”来。

    渡船船沿挂着许多布袋,布袋鼓囊囊的,而码头临河一侧,也挂着许多鼓囊囊的布袋,当渡船缓缓“撞”到码头外缘时,布袋间相互挤压在一起,卸去了冲力。

    码头上和船上的员工相互抛出缆绳,将渡船稳稳系在码头上,随后渡船两侧竖着的几根铁杆向下插,插在河床上,将船身定住。

    此时,渡船是以船头靠岸的姿势停下,船员将登船梯放下,与码头上的港务人员一起维持秩序,让船上乘客先下船。

    下船的人们,各个面带激动之色,可见方才的航行让他们激动万分,当然也有嚎啕大哭的孩童,哭哭啼啼跟着家长下了船,向岸上走去。

    待得船上乘客下船完毕,等在凉棚下的人们,开始排队检票上船,许多人上了船之后,好奇的东摸摸、西看看,看着这庞然大物,不时发出惊叹声。

    这艘渡船,两层船舱内都有“长椅”,让乘客垂足而坐,整条船看样子至少能容下两百人,而且大家上了船才发现,这船是没有船头船尾之分的:船两头都有吊桥,都可以上下船。

    如此设计,省得渡船在往来东西两岸之际频繁调头,所以驾驶舱也有两个,分列两端。

    登船完毕,船员开始向乘客宣讲乘船注意事项,尤其强调不得将身子探出窗外,不得在船上跑动,也不得聚集在某一侧,免得让船不稳导致倾覆。

    然后,作为“开业大酬宾”,航行期间,船员会解答乘客提出来的问题,只要不涉及机密,就一定会做出解答。

    但提问者必须先举手,被点中了,才能提问。

    话音刚落,乘客们纷纷举手,早有准备的船员,淡定的喝了几口润喉茶,然后满脸悲壮的开始点人:“这位老丈,不知有何疑问?”

    。。。。。。

    顺流而下的火轮船船队,与横渡河面的渡船不期而遇,相互间拉起汽笛,按照定好的航行规则进行避让:横渡东西两岸的渡船,要让顺流而下的船只。而逆流而上的船只,要让渡船。

    渡船的速度放慢,船队的航速加快,各船烟囱喷出大量浓烟,机器轰鸣声随后大作。

    船队里,御舟二层“天子套房”,舷窗旁,宇文温用千里镜观察远处的渡船,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些恍惚。

    “蒸汽工业风”的轮船上,全是一群“古装”男女,这场景,仿佛一群下班的群众演员,穿着戏服离开“影视基地”,乘坐轮渡回家。

    这种时光错乱的感觉,让他觉得错愕,然后一个个场景在脑海里浮现:

    一座座冒着浓烟的烟囱,轰鸣的蒸汽机,在江河湖海里航行的火轮船,“举重若轻”的起重机,明显是工业时代风格的机器和厂房,其间忙碌的却是古装男女。

    蒸汽机代表着工业,元素就是“重金属”,而古装,代表着农业,合在一起。。。。

    莫非,明德年间的时代风格,就是所谓的“农业重金属”风格?

    想着想着,宇文温摸了摸颌下小胡须,不由得自言自语:“这种风格,感觉很畸形啊。。。”

    但。。。真的很带劲!

    看着窗外河面上那火轮船,他耳边似乎想起了激荡的旋律,眼前场景一晃,变成一望无际的草原。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无数游牧骑兵呼啸而来,铺天盖地,仿佛乌云压城,迎战的中原军队也展开了浩瀚的方阵,战列线上忽然浓烟大作。

    那是一辆辆蒸汽坦克预热完毕,咆哮着前进。

    烧煤的蒸汽坦克喷着浓烟,金属履带转动着,发出“咔哒”的声音,包铁木制炮塔上,三寸炮喷射着火光,向前方倾泻着金属弹丸。

    这些钢铁巨兽以时速十里的速度迎敌,虽然和人的步行速度相近,却势不可挡,又有大量古装骑兵伴随左右,迎向无边无际的敌军狂潮。

    农业重金属风格的中原军队,践踏着敌军尸骨,所到之处,无人可敌。

    这场景真的很带感,宇文温哼哼着《草原骑兵歌》,有些小高兴。

    他知道蒸汽坦克是做不出来的,但农业重金属风格代表着绝对实力,所以又有什么不好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