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百零三章 雁人

    阴山山脉南麓,黄河北岸,汉九原郡故地,一座由堡寨扩建的城池边上,许多农民正在新开垦的田里劳作,为农田供水的水渠里,刚抽上来的黄河水流淌着。

    黄河边上,立着几座水车,不断将河水提到岸上水渠,灌溉着周边农田,水车边上一字排开许多立轴风车,依靠时有时无的风力,将河水提到水渠。

    风车阵里,几名男子正在忙碌着,检查各风车是否安装到位,顺便检查抽水唧筒是否运动自如。

    风力抽水机,是靠着风力推动风车转动,然后通过简单的传动装置,将旋转运动转变为抽水唧筒内唧杆的往复运动,以此进行抽水。

    风力抽水机的抽水效率不高,但运行成本很低,只要有风就能运转,昼夜不息,若数量够多,提水量还是不错的,这对于开荒的农民来说,是堪用的提水工具。

    屯田的农民,并不是本地人,多为并朔百姓,均为商社或商贾的雇农,过完新年,便启程来到这里,抓紧时间开荒,播下种子。

    忙碌到秋天,待得收获完毕,雇农们便返回家乡,带到来年回到这里,进行新一年的劳作。

    他们和大雁一样秋去春来,所以被称为“雁人”,而雇佣他们到边疆屯田的商社、商贾,就将屯田所得粮食上缴当地驻军,换得“盐引”、“糖引”。

    再以此到并州官府处换取食盐、白糖,转卖生利。

    此即为“开中法”,是朝廷为了解决边军粮食问题而推行的政策,本来官军边防仅限于朔州边境,但现在延伸到阴山南麓黄河河套地区,新设的堡寨,需要用这种方法来保证驻军的粮食供应。

    商贾只要将粮食运到指定地点,就能从当地驻军手中获取“盐引”、“糖引”。

    有脑子灵活的商贾或商社,直接雇佣百姓在边军驻地附近开荒种田,于是省去了长途运输之苦,省时省力。

    为了节省成本,商社雇佣的农民不会在边军驻地过年,水车和风车,会提前拆了收入库房,来年再用。

    “雁人”们开垦出来的农田,属于商社或东主所有,待到以后,这可是不得了的财富。

    黄河边上,许敬诚看了一会立轴风车的运转,觉得这玩意的抽水效率太低,当然,对照物是蒸汽抽水机,不过立轴风车不需要烧煤,倒是节省了很多费用。

    如果不是这里缺煤,他真想装上蒸汽抽水机,到时候能灌溉的农田面积更大,即便要烧煤,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划算的。

    许敬诚是并州人,家族世代经商,并州境内开始普及的蒸汽抽水机,他颇为熟悉,只是并州煤多,所以蒸汽抽水机随便用,而这九原地区没什么煤矿,所以用不了蒸汽抽水机。

    许敬诚本来在朔州做买卖,父亲得知官府行开中法,便让他带着雇来的农民到九原屯田,以屯田产出换取盐引、糖引。

    雇农是“雁人”,今年秋后要回家,许敬诚却不是,他今年冬天得留在九原,为家族产业的发展做准备。

    如今的九原城,已经不是单纯的军寨,朝廷在阴山南麓设丰州,以新筑的绥远为州治,又在九原地区设九原郡,以九原城为郡治。

    所以,九原城开始接纳平民百姓定居,许敬诚及家人便是其一,只是因为九原地区荒废已久,没有熟田可以耕作,连驻军的粮食都要靠并州运来,没有太多余粮供给寻常百姓。

    但随着城外开垦的农田越来越多,再过几年,九原本地的粮食产量上来后,不仅能养活驻军,还能养活更多的平民,而到了那时,火轮船也会开到这里,运来大量的物资。

    想到火轮船,许敬诚不由得看向河面,只要不是冬天,这里的黄河河段是可以行船的,而传闻中的火轮船,据说可以从黄河下游关中地区逆流而上,克服千辛万苦,将物资和人员运到九原。

    到时候,九原就会变得繁荣起来,这也是许敬诚提前到九原开荒的原因。

    阴山南麓的这片地区,虽然水草丰美,但两年以前还是突厥的牧场,朝廷在这一带驻军,以开中法引商贾运粮,实际上参与开中的商贾要冒很大风险,因为突厥人随时都会入寇。

    到时候,官军的堡寨、城池即便有火炮守卫,也保不住城外新开垦的农田,所以若不是有火轮船这一好消息,傻瓜才会来九原、绥远屯田。

    作为世代经商的家族,许家的消息来源很多,所以轰轰烈烈的“轮船招商总局”筹建、募股一事,他们知道得一清二楚。

    朝廷要以火轮船进行航运,最先投入火轮船的航线,除了长江,就是河东的汾水流域。

    有了火轮船,朝廷靠着汾水航运能将大量物资输入并州,能够供养更多的军队出击草原,而并州大量出产煤炭,为火轮船的运行提供了充足的燃料,极大增强了火轮船的运输能力。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朝廷才提前经营河套地区,投入人力物力修筑绥远、九原城。

    而有了火轮船,朝廷经营河套,有了第二条输入人员、物资的通道。

    火轮船从关中出发,过禹门进入黄河秦晋大峡谷河段,在峡谷内逆流而上,到了壶口河段,船上人、货走陆路绕过大瀑布,然后继续靠火轮船走水路北上。

    火轮船出了秦晋大峡谷河段(北端),过君子津,若走黑水可达绥远城边,若继续沿着黄河向上游走,可以抵达九原地区。

    如此一来,朝廷能以较低的运输成本,将大量人员及物资沿着黄河送到九原,或者送到绥远。

    可以在河套地区维持足够的驻军,抵御突厥的入寇。

    眼见着剧变在即,许家很快做出反应,一边组织人手开矿采煤做煤炭买卖,一边在九原提前布局。

    现在的九原,不过是边陲小城,但只要火轮船一通航,马上就会变成边市重地,这条新的商路,许家当然要早做准备。

    当然,从禹门到九原的黄河水路,主要都在秦晋大峡谷河段,河段内除了壶口瀑布这道绕不过的天堑,上游碛口河段水流湍急、险滩林立,行船不宜。

    与此同时,火轮船要烧煤,从九原到禹门这段水路,沿岸好像没什么产煤地,火轮船若无法加煤,就无法继续航行。

    即便黄河航线开通了,河套黄河河段每年冬天都会冰封,时间持续三到四个月,这个时候,船只是走不了的。

    但许敬诚觉得这条航线始终都是要开通的,因为朝廷在阴山南麓河套地区大兴土木,明摆着就是要下大力气经营,他听过内幕消息,说朝廷本来要过几年才会考虑经营河套,如今提前了,必然是因为火轮船的缘故。

    更别说天子派皇子筑绥远城,此举意义深长。

    所以,许敬诚在九原可没闲着,在城内尽可能多买地皮,在城外尽可能多开荒。

    除了他们许家,越来越多的家族反应过来,纷纷雇佣大量农民到河套地区屯田,而官军在河套各地在建的堡寨也越来越多,为商队及屯田的百姓提供安全保障。

    大家都对朝廷充满信心,信心的来源,就是神奇的火轮船。

    火轮船的出现,让大家都看到了美好的前景,繁忙的汾水航线,会让并、朔变得更加繁荣起来,而大量煤炭沿着汾水南下,不但可以供应关中对煤炭的巨大需求,应该也能撑起从汾口到上游九原的火轮船航线。

    许敬诚对此充满期待,期待家族开的煤矿财源滚滚,期盼九原兴旺发达,等到航线开通,定居河套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到时候,秋去春来的“雁人”,就会慢慢消失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