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九章 海东青

    春暖花开,冰雪消融,雪水汇入河水之中向东流淌,两岸缀有斑驳翠绿,那是熬过寒冬的野草,在春风的呼唤下吐出嫩嫩的叶舌。

    熬过冬天的牛羊饥肠辘辘,此时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这些嫩草,不远处的宿营地里,帐篷间里升起袅袅炊烟,看样子是牧民正在生火做饭。

    营地之中,一处篝火堆旁,一名年轻的牧民正用布擦拭铁锅,擦着擦着停下手,仔细端详着这口铁锅。

    铁锅可是件宝贝,用铁锅来烹饪食物,省柴禾不说,煮出来的东西还很好吃,又熟得透,用来煮肉,不怕煮过的肉吃了拉肚子。

    虽然即便没有铁锅,日子一样能过,但用过铁锅、见过铁锅的人,就会对这样的炊具动心不已,年轻的牧民也不例外。

    但一口铁锅价值不菲,本不是他这种人可以用得起的,只有靠出色表现,才能得莫弗纥奖赏这样的宝贝。

    莫弗纥,是契丹部族族长的称呼,对于部族成员来说,莫弗纥就是他们的主人,生死予夺,都在莫弗纥一句话之间,所以只要听莫弗纥的命令,莫弗纥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做好了,就能得到奖赏。

    年轻的牧民,摩挲着这口小铁锅,就如同摩挲着女子的肌肤,爱不释手,虽然他肚子有些饿,但不会现在就架起铁锅来煮野菜。

    他站起身,将铁锅小心的收在坐骑的马鞍边,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绣着花纹的小布袋,再从布袋里掏出些许肉干,直接放到口中咀嚼起来。

    坐在篝火堆边,他一边嚼着肉干,一边看着这个小布袋。

    小布袋上绣着奇怪的花纹,他看不懂,不知有何用意,原本布袋里还装着一块木牌,木牌上也刻着奇怪的花纹,他听族里有见识的人说,这木牌是“护身符”。

    所谓护身符,就是南边汉人在出行的时候,从巫祝那里求得符咒,一般是刻在木牌或者写在纸上,随身佩戴时,天神会保佑佩戴者平安。

    对于这种说法,他是不信的,不然那日他用石块砸死那汉人时,怎么没见有天神显灵,救对方一命?

    想到那血淋淋的脑壳,想到被他用石块砸开的头颅溅射出红白之物,想到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年轻的牧民激动起来。

    那次是他第一次杀人,被血腥的场景吓得后续几日都在做噩梦,但正是因为他在那场战斗中表现出色,所以得莫弗纥赏了一口铁锅。

    这口铁锅是那场伏击战的胜利品,虽然是最小的一口锅,但对于他来说是无价之宝,要知道若是平时,想要从汉人商队那里换来一口铁锅,得拿出十只羊。

    南边的汉地,时不时有商队北上,来契丹各部游牧的地区经商,这些商队之中,多以汉人为主,他们带来的货物很多,让人看得眼都花了。

    除了铁锅,还有各种日用铁制品,以及其他小玩意,对于物质匮乏的契丹人来说,这些货物大家都想要,但很多人却买不起。

    所以,还是抢比较方便。

    想到这里,他又想起了被自己砸死的汉人,对方的衣着不错,看上去大概是个商人,没什么武艺,所以被他追得走投无路时,只会惊恐的挥舞佩刀。

    一边胡乱挥舞佩刀一边向后退,居然就自己跌倒了,他见状冲上去,一脚踢飞对方手中的刀,然后抓着石块对着脑袋使劲砸了几下,完事。

    他是第一次杀人,也是第一次看到人的脑浆是什么样子。

    现在,又要能看到人的脑浆了。

    呼喊声起,他抬起头看向同伴所指方向,只见河流下游方向,此起彼伏的丘陵顶上,有大量骑兵出现,向着宿营地疾驰而来。

    对方吹起号角,声势如潮,还打出黑色的旗帜,因为距离尚远,所以看不清旗帜上的图案,但宿营地里的人们见状立刻动起来,毫不犹豫骑上马就往另一个方向跑。

    尚在河边吃草的牛羊,他们已经顾不上了,至于帐篷以及帐篷里的人。。。。

    每个帐篷都是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年轻的牧民骑在马上,带着宝贝铁锅以及备马,随着同伴离开空荡荡的营地,他们作为诱饵,人数不过数百,却弄出一个数万人聚居的宿营地,成功引得猎物前来。

    陷阱已经准备好了,猎物一头撞进来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们现在丢下些许牛羊,没什么大不了的。

    宿营地所在河段,是个为大量小丘陵包围的小河谷,两岸边上的丘陵虽然不是绝壁,却有许多树林,正是藏兵的绝佳地点。

    树林之中,大量契丹人看着当做诱饵的同伴在河边经过,又看着大量周国骑兵尾随而来,宛若一条长蛇,将侧面展露在他们面前。

    来袭的周军骑兵数量很多,但已经联盟的契丹部落,在这里埋伏的骑兵更多,如今对方兵力不占优,还中了埋伏,没有丝毫胜算。

    先前抢了周国商队的契丹部落,知道周国迟早要报复,所以联手设了陷阱,要将来袭周军歼灭,此战过后便举族远循北地,让周军追之不及。

    莫弗纥们已经想好了,在北地躲上几年,届时看情况派人带着礼物到南面周国营州,向周国的大官赔礼道歉认个错,送几个倒霉鬼给对方砍了,让对方消消气。

    如此一来,周国这边大概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认他们回来。

    至于现在,当然是要把装备精良的周国骑兵歼灭,收获战利品,毕竟对方身上的铁甲、兵器,对于壮大部族实力是非常有用的。

    猎物已入陷阱,勇士们跨上坐骑,拿起武器,伴随着号角声,涌出树林,向猝不及防的周军骑兵发动冲锋。

    契丹各部骑兵从不同方向对猎物发起围攻,各部还放飞猎鹰,在河谷上空盘旋,居高临下盯着这些猎物,随时准备跟踪脱逃者,为猎人们指引对方逃跑的方位。

    时值正午,晴空万里,厮杀声中忽然炸响惊雷,惊得天空中的猎鹰们四散,当它们回过神,试图重返猎场时,天空之上,出现了几个巨大的身影。

    本不该出现在草原的猛禽,以捕食者的姿态俯视着下方猎鹰,翼展均超过一丈的海东青们,呼啸着向体型明显小了许多的猎鹰们扑去。

    血战在半空爆发,而地面上,大量靺鞨骑兵出现,在神鸟海东青的指引下,作为周军策应,对在河谷外围设伏的契丹骑兵进行腹背一击。

    战场外缘,一处丘陵周围聚集的大量士兵,丘陵上,营州总管杨济放下千里镜,对身边数人之中一人说道:“卢东主。”

    那名身穿铠甲的中年人闻言答道:“草民在。”

    “血债血偿,报仇的时候到了。”杨济将千里镜交给部下,面无表情的说道:“本官,许尔等商团武装,烧杀抢掠,为所欲为。”

    那名中年人及其他几人闻言躬身行礼:“是!多谢总管,为草民做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