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六章 噼里啪啦

    上午,晴空万里,河边草地里,大群牛羊正在悠闲地吃草,不远处的帐篷群中升起袅袅炊烟,远远看去,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游牧情景,但帐篷群边上大量骑兵的聚集,意味着情况有些不对。

    一处大帐篷外,二十余甲士站列成左右两排,身着铠甲的高毅站在中间位置,仔细打量面前这顶帐篷。

    和旁边大部分帐篷不同,这顶帐篷是用有着漂亮花纹的布匹缝制而成,浑然一体,不像其他使用各种碎布拼凑起来的帐篷那样,看上去就是破烂。

    而帐内用来烹煮食物的炊具,竟然是一口质地不错的铁锅。

    这个契丹部落,不仅酋长有铁锅用,许多部民也用上了铁锅,身上穿的衣物,虽然外面罩着破烂皮袄,内里却是着崭新的布衣,布质不错。

    不仅如此,仓促间用来待客的羊肉汤,放了雪白如霜的盐以调味,还要准备据说可以解腻的茶叶,

    高毅看着眼前谄笑着的契丹部落酋长,心里明白了几分。

    这个契丹部落,与周人做买卖,买卖规模不小,所以用得起铁锅,用得起好布,能吃到盐,还有产自中原的茶叶。

    能和周人做买卖,说明这个部落至少表现不错,所以周国才会让他们获得铁锅等铁制品。

    那么,这帮人极有可能向周人通风报信,暴露他们的行踪。

    “坐。”高毅用生涩的契丹语说道,和契丹酋长及其几个儿子一起围坐在帐内篝火堆边,分食铁锅内煮的羊肉,谈起家常来。

    前年,高毅作为高句丽宗室,随着大王西征周国,目标是周国辽西重镇、营州柳城,当时大军浩浩荡荡出发,过辽泽,抵达医巫闾山北麓的这个地方,碰到了游牧的一个契丹部落。

    当时,这个契丹部落派人助战,其酋长,便是眼前这位笑眯眯的人。

    这酋长的名字,高毅已经不记得了,契丹小部落到处都是,他没必要记得那么清楚,甚至连这部落属于契丹什么氏族部落也懒得记。

    不过对方的样貌他倒是还有印象,而对方也记得他,所以才有了“叙旧”的基础。

    高毅带着数千骑兵从辽东城出发,经辽泽北道西进,过医巫闾山,再次经过这里,当然不是来寻亲访友的,他要趁着周人麻痹大意之际,偷袭营州柳城,即便无法攻进去,也要给对方一个“惊喜”。

    这两年,周军不断袭扰辽东,大肆破坏农田,甚至渡海而来,沿着浿水逆流而上,围了平壤,气焰十分嚣张,高毅作为宗室,咽不下这口气,所以调集精锐出击,要给对方一个教训。

    他要让周人知道,己方并不是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这样做的风险很高,但周人很可能因为大军刚撤而疏于防范,所以高毅决定赌一把。

    但现在,他觉得目标可能要变一下。

    高毅现在所处契丹部落的位置,位于医巫闾山脉的北端,医巫闾山脉大致上是自北向南走,他在这里可以继续向西行军,然后折向西南,大概三百多里路程,即可抵达柳城。

    或者,在这里沿着医巫闾山脉西侧向南走,大概百五十里路程,是白狼水畔的周国昌黎城。

    去昌黎比去柳城近,但昌黎的重要性比不上柳城,高毅今日在这契丹部落“做客”,忽然意识到一点:周人似乎在以开边市的办法,收买营州外围的契丹、奚人部落。

    这就意味着这些部落发现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有可能会向周人通风报信。

    如此一来,他的队伍行踪会暴露,奇袭的效果就没有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人灭口,但高毅有些犹豫,因为他此次来搞偷袭,无论成与不成,都不会在营州待下去,那么屠了几个契丹部落,只会让其他契丹部落铁了心站在周国那边。

    如此一来,日后他们再想对营州动兵,怕不会有人来帮忙,反倒会坏事。

    契丹各部实力弱小,比起靺鞨各部来说不算什么,若是往日,高毅才不会这么纠结,但现在情况不同,为了尽一切可能掣肘周国,他觉得拉拢营州外围契丹各部是有必要的。

    至少要让对方两面讨好,而不是把心一横投向周国。

    所以,他要袭击的目标由柳城变成昌黎,如此一来,这帮契丹人即便偷偷通风报信,也只会误导周人做出错误判断。

    南下不到百里就是昌黎城,现在出发,明日凌晨就能发动进攻,得手之后立刻撤退,到时候这帮契丹人想搞鬼搞怪都没机会。

    反倒会因为提供了错误的消息,被周人责怪甚至问罪。

    高毅心中权衡利弊,不一会便做出决定,笑眯眯的对酋长提出要求,要求对方派人带路,半路上碰到盘查也好糊弄一下,方便官军接近营州柳城。

    见着这酋长忙不迭的点头,说一会就安排人做向导,还热情洋溢的请他和将士们歇息一下再走,高毅闻言欣慰的笑了,心中却在冷笑:

    歇息一下再走?你是想先派人去柳城那边通风报信吧?

    无论对方是不是打算通风报信,高毅决定过一会再出发,以便让将士们及马匹休息一下,他们长途跋涉,确实有些累。

    休息完毕出发后,目的地不是柳城,而是南面的昌黎,他要给周人一个“惊喜”。

    不知不觉间,一大锅肉汤已经见底,高毅谢绝了酋长喝茶解腻的提议,一来是他不习惯喝中原的苦树叶水。

    二来是防止对方下毒。

    他和酋长及其几个儿子共吃一锅肉,所以不怕对方下毒,但端上来的茶水可是分开的,谁知道会不会被人动了什么手脚。

    见着酋长及其儿子们喝茶喝得津津有味,高毅反倒有些好奇:这种苦树叶泡出来的水有什么好喝的?

    不一会,高毅觉得腹胀,肚子咕咕叫起来,忽然想出恭,似乎是吃得太油腻,肚子受不了。

    这种时候喝茶解腻也没用,得找个地方“方便”一下,不然拉在裤裆里可是很丢人的。

    高毅很快便找到个“好去处”,外围围了一圈随从以防不测,自己脱下裤子蹲在地上,不一会“雷鸣声起”。

    酣畅淋漓之后,高毅“如释重负”,正要转出去,却觉得肚子不对劲:又来了!

    复蹲下来,“噼里啪啦”一阵后,肚子只是缓了缓,又开始胀气。

    接连“噼里啪啦”几次过后,高毅双腿发麻,还有些发软,心中暗道莫不是吃了没煮熟的羊肉所以闹肚子,就在新一轮“噼里啪啦”声起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这声巨响来得突兀,宛若平地起惊雷。

    然后是第二声,第三声,然后是此起彼伏的雷鸣声。

    现在万里无云,不可能是打雷,而那声音高毅熟悉,是轰天雷爆炸时发出的动静。

    四周响起的喊杀声、马匹的嘶鸣声,说明出事了。

    高毅心中大惊,提着裤子就往外跑,结果刚系好腰带,肚子又开始咕咕作响,还没等到他决定该如何,“噼里啪啦”的声音从裆部传出,随后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与此同时,外面也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有无数小轰天雷炸响,激起惨叫声无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