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章 关陇煤炭集团

    政事堂内,会议在继续,一张河东地区的舆图挂起来,宇文温站在图前,手里拿着一根长木棍,指着图上的并州地区,向政事堂诸公描述着一个美好的未来。

    这个美好的未来,建立在一个东西之上,这个东西叫做煤炭。

    自古以来,煤炭(石炭)的用处也就是替代木材当做燃料,因为开矿挖煤不比上山砍柴方便,煤炭的使用成本较高,所以总体而言民间对于煤炭的使用不是很普遍。

    这一现状,随着蒸汽机的出现而发生了变化。

    首先,因为蒸汽抽水机的逐渐推广,使得各地对煤炭的需求量大增,开采、贩卖煤炭便有利可图,因为人们对利益的追逐,直接促使大量煤矿矿井的出现,使得煤炭产量逐年递增的同时,煤价也逐年下降。

    在蒸汽抽水机大量投入使用的地方,煤炭的供应越来越方便,价格也越来越便宜,加上蜂窝煤及对应小煤炉的“发明”,使得这些地区越来越多的百姓开始使用煤炭来作为日常燃料。

    但这种情况仅限于一些运输便利的地区,想要进一步推广蜂窝煤替代木柴,首先要刺激各地工商业对煤炭的巨大需求,如此一来,才能有效的为寻常百姓提供大量的廉价煤炭。

    这样的需求,光靠蒸汽抽水机还不行。

    只有当蒸汽机广泛使用之后,对煤炭的需求才会有质的飞跃,现在,最好的时机到了。

    火轮船的实用化,对于航运来说是突破性的进展,而要火轮船发挥功效,就得给这种机器准备大量口粮,那就是煤炭。

    可想而知,火轮船必然成为航运主力,随着火轮船船队的快速发展,航线沿岸必然要有加煤站、煤场,那么商人们还能以煤场作为仓库,向周边地区贩卖煤炭盈利。

    由此,随着火轮船的广泛使用,开矿采煤、售煤的利润必然很可观,年收益可比庄园多多了。

    宇文温略过其他地方不提,就说河东。

    河东,属于后世山西地区,这里自古产煤,可以说到处都是煤山,并州州治晋阳,城外就有大量煤炭矿脉,民间千百年来都有人在零星开采这种黑乎乎的“石炭”,替代木材作为燃料。

    作为木材替代品的煤炭,卖不上好价钱,可若是当做口粮卖给火轮船,单价依旧低,销售量却是天差地别。

    正所谓薄利多销,无穷无尽的煤炭需求,能确保开矿的矿主每年都有可观的收入。

    而宇文温,作为关陇集团的现任带头老大,给老伙计们指了一条财路,那就是像买地经营庄园般,开矿采煤做矿务发财。

    所谓关陇集团,实际上是后世的学术名词,指的是周国的建国基本盘,主要以武川集团和关陇地区豪强大户为主。

    今日在场的宰执们,不是都出身这个势力集团,但周国既然定都长安,关陇集团的影响力自然不低,而宇文温在政事堂说的话,出身关陇地区的大小官员们不久之后也会知道。

    宇文温要表明的态度,就是宇文家不会在意当年的恩恩怨怨,依旧要带着老伙计们发达。

    如今天下一统,中原无事,大家辛辛苦苦打天下,到了安享太平的时候,因为粮价、布价逐年走低,导致大家的庄园收入下降,对此,带头老大要给老伙计们做出补偿。

    补偿的办法就是找到一条财路,大家一起到并州去开矿,开矿的收入,必然要比庄园的收入多很多。

    开矿的利润,宇文温不方便在这大堂之上细说,否则堂堂天子和宰执们就成了市场里讨价还价的市侩,会让关东的那帮世家大族更加看不起。

    所以宇文温让人将准备好的资料分发给大家,让其拿回去慢慢翻看。

    这些资料,名义上是方便宰执们了解矿务,实际上把开矿的流程、成本控制及如何经营都写得清清楚楚,宇文温此举可是把挣钱的法宝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作为带头老大,宇文温此举对于底下的老伙计们来说,算是够意思了。

    实际上宇文温的起家基本盘不在关中而在山南,确切的说是在黄州,所谓的关陇集团、老伙计对他来说,和路人差不多。

    真要斤斤计较起来,他的挣钱法宝只能给山南的忠心追随者。

    更别说关陇集团的成员们大多有过不良记录,二十年前就窝里反换过老大,大象二年时,什么女婿、亲家、元从勋旧,关键时刻一个两个都靠不住,所以宇文家跟这帮老伙计的情分淡了许多。

    宇文温本人,实际上不需要关陇集团的支持,也不在乎对方的反对,因为他有自己的基本盘,手中有强军,还有新式武器,文武官员体系都不缺人。

    真要撕破脸打内战,他有十足把握获胜。

    但政治讲究的就是相互妥协,宇文温作为皇帝,不可以因为自己的喜好,直接和一个重要地域势力集团撕破脸,更别说打内战伤的是自己人,真要手痒想砍人,还不如去开边,调教一下番邦蛮夷。

    周国的建国基本盘就是关陇集团,传承在此,所以宇文温即便有想法,也不能把老伙计们弃若敝屣,于是,他要承担起带头老大的责任,带着这帮老伙计们继续发财。

    让这些人做富家翁,无忧无虑,省得日后被夺权、架空后连享受都囊中羞涉,那叫一个惨。

    没错,宇文温已经拿定主意,他要像宋太祖赵匡胤那样,对关陇集团的老伙计们来个变相杯酒释兵权,用清贵的官位把老家伙们供起来,回家含饴弄孙、吹暖气吃喝玩乐,不要老想着大权在握。

    宇文温想得很明白,朝政是属于年轻一代的,老古董们慢慢靠边站;中枢机要,属于天下英彦,不是关陇集团的自留地。

    而他要亲自主导关陇集团的“转型”,转型为关陇煤炭集团,主要经济收入来源为采煤,他要带领大家一起做煤老板,过着冬天有暖气、夏天有土空调的奢靡生活。

    关陇是这样,荆襄也是这样,河北、河南也是这样,然后大家挖煤挖上瘾,像吸毒一样离不开采煤收入,变成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

    这就是宇文温的布局,提前付诸实施,他要用采煤业来培养出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不限于某地,而是全国性质的,具有强烈对外扩张的需求。

    在他“崩”了以后,利益集团会继续为蒸汽机、火轮船、海贸保驾护航。

    日后谁敢叫停蒸汽机、火轮船,放弃南洋、交州、南中,谁就要被当成国贼,拖出去炮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