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八章 四务

    上午,唐国公府宾客如云,唐国公李渊的族亲们各自携家眷登门拜访,大家先向太夫人独孤氏请安,然后女眷们和唐国公夫人窦氏陪着独孤氏说话,男人们则转入宴客厅,共叙亲情。

    先唐国公李虎的后代们今日齐聚一堂,不过多为现唐国公李渊的同辈人,如此一来,大家说起事情来方便许多。

    毕竟大家族是非多,平辈人在一起说话,即便吵起来不欢而散,事后还可以找长辈出来主持公道,让当事双方握手言和,可吵架时有长辈在,基本上长辈帮哪边都不合适,届时场面就会很难看。

    今天是个好日子,过往的恩恩怨怨略过不提,诸位李家兄弟,如今谈的是一件大事。

    近日,朝廷酝酿筹建“轮船招商总局”,总揽火轮船运输事务,因为所需资金巨大,所以要行两洋贸易公司故事,公开招股(募股)。

    消息传开,宛若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无数关注。

    自从夏初火轮船在黄州西阳试航以来,经过数月时间的议论,大家渐渐知道火轮船的实用化意味着什么。

    如今总揽火轮船运输事务的“轮船招商局”筹建、招股,意味着有一窝下金蛋的鸡等着大家“认领”。

    前几年,两洋贸易公司公开招股,许多人作壁上观,如今悔不当初,所以真到了轮船招商总局公开招股的时候,恐怕会抢破头。

    但在那之前,总先得弄清楚这“轮船招商局”是怎么回事,毕竟朝廷还没有正式公布消息,许多人只是道听途说,具体情况如何,就只能去找“消息灵通人士”打听。

    而李渊,就是消息灵通人士之一。

    他的堂兄弟们闻风而动,自然是要好好的问一问。

    李渊当然知道这一点,也知道今日大家来府里给母亲请安只是顺便,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听他介绍“内幕”,虽然在座的人当中,有几个往年和他有隙,暗地里坏话说了不少,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毕竟血浓于水,别的不说,官海沉浮,有亲族帮忙总是好的。

    简单的开场白之后,李渊步入正题,开始透露他所知道的内幕消息。

    轮船招商局总揽火轮船运输事务,“总揽”二字就说明了一点:总局下面,自然还有各个分局或者机构,分别处理不同的事务。

    这些事务分为四个,称为“四务”:船务、航务、港务、矿务。

    船务,就是火轮船的制造、维护等相关事务,包括造船场的建立、运营,火轮船从业人员的培训、管理,以及相关的一切事务。

    航务,就是航运事务,简单来说就是如何用火轮船来从事航运,从中获取利润。

    港务,就是航线沿途港口的事务管理,其中包括货物的装卸、仓储,船队(人员、船只)的休整,还有港区加煤站、煤场的运营等等。

    矿务,听起来和航运没关系,但火轮船是要靠着烧煤才能航行,所以要维持船队的运行,就必须保证煤炭的稳定供应。

    换而言之,轮船招商总局下设矿务局,各矿务局负责各主要煤矿产地的煤矿管理,确保火轮船的燃煤供应,与此同时,矿务局自己也要开矿井,确保稳定的煤炭来源。

    听到这里,在座诸李不由得咋舌:“这。。这轮船招商总局看来不简单啊!”

    “当然不简单,火轮船,古来未有之事物,想要将其用好,必须设立专门机构来管理、运营,此事牵涉甚广,区区一个商社,根本就办不到,所以轮船招商总局总揽的四务,实际上要分四个分支机构来管辖。”

    李渊说到这里,示意仆人们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资料拿出来,分发给各位堂兄弟。

    “大家且听我一一道来。。。”

    李渊受天子重用,可以说是“奉旨泄密”,他准备的资料,准确度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船务,涉及到火轮船的制造,那么新式造船场的建立,将是轮船招商总局的首要任务之一。

    火轮船的关键之处,一是动力,也就是蒸汽机,二是船身,也就是长宽比在六到七之间的狭长船型,而且这种船必须是木壳铁肋,一般的木船承受不住蒸汽机运行时产生的震动。

    新式造船场负责造船,但蒸汽机却要靠蒸汽机工场制作,相关从业人员的培训,又涉及到“技术教育”,所以又和学校教务扯上了关系。

    这是一个庞大的体系,所以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所以仅仅是船务,招股的产业就有三个部分:新式造船场、船用蒸汽机工场,伐木场。

    同理,航务、港务、矿务下辖产业的招股,也细分成几个部分。

    而李渊的建议,就是大家拼尽全力,集中资金,无论如何都要入股矿务相关产业。

    道理很简单,出产粮食的土地宛若聚宝盆,可以传给子孙后代,而出产煤炭的矿井,将是新时代的聚宝盆,一样可以传给子孙后代。

    火轮船离不开煤,蒸汽抽水机也离不开煤,只要矿井里产煤,那矿主家中收入就源源不断。

    火轮船的长江航运,有潭州总管府地界的萍乡大煤矿做支撑;河北的永济渠航运,有焦作这个大煤矿做支撑;叶宛运河及未来的通济渠,有平顶山大煤矿做支撑。

    而支撑着官军对草原作战的河东汾水航线,河东地区尤其并州一代自古就到处产煤,所以矿务大有可为。

    并州的煤,不仅可以满足火轮船汾水航线所需,还可以顺流而下,输入关中供应京城。

    李渊特地提醒大家,如今长安城里暖气的安装量一直都在增加,到了冬天,光是维持暖气的运行就要消耗大量煤炭,加上蒸汽抽水机在关中的普及,长安对煤炭有巨大的需求。

    可想而知,做河东煤炭的生意其利润会有多大,只要有一座矿山,子子孙孙都会受益,所以。。。

    所以李渊的意思是,家族应该集中资金,入股主管河东矿务的矿务局,若挤不进去,也得想办法到并州去开煤矿。

    李渊的提议,让在座众人怦然心动,这几年来,关中的粮价、布价一直走低,各家庄园的产出,实际上是在不断贬值,可开销又越来越大,必须想办法经营产业补贴家用。

    煤炭的买卖大有可为,如果成了煤矿矿主,或者入股了轮船招商总局的矿务产业,每年的利润或分红肯定不少。

    以前,是一有机会就要买地,以后,就是一有机会便要开煤矿。

    “可是。。。据说煤矿事故近年多发,矿工伤亡惨重,似乎舆论不利呀。。。”有人担心起来,“若是办矿,出了矿难,伤亡太大,苦主上门要说法,地方官府不依不饶,朝中又被人弹劾,那可如何是好。”

    李渊答道:“矿难多发,这是事实,大家以为,朝廷这么快就放出筹建轮船招商总局的风声是为什么?”

    又有人问:“这是。。。收买人心?”

    李渊点点头:“对,就是收买人心,吃人嘴软,拿人手软,不是么?”

    “那。。。万一有人吃了、拿了,还是要拿矿难说事呢?”

    “这是肯定的,所以治标还得治本。””李渊翻着资料,继续说下去:“矿工,也是朝廷子民,矿难多发,朝廷当然不能置之不理,所以安全采矿是重中之重,现在,采矿技术就有了不错的进展,大家看看。。。”

    他示意大家把资料翻到某一页:“轮船招商总局下属的矿务局,不会逼着矿工们下矿井送死,所以,各种安全措施已经陆续有了,简单且有效。”

    “大家可能不知道,矿难之中,发生最多的事故就是矿里渗出的煤气遇火爆炸,这也是近几年来造成伤亡人数最多的事故。。。”

    “以前没有好的办法预防,因为矿井里黑,矿工必须点灯照明才能采矿,而灯火一旦遇到煤气必然引发爆炸。“

    “爆炸一起,动辄矿道坍塌,矿工一死就是死一大片,这个问题几乎无解,可如今,不一样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