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章 双重作用

    大冶军器监,戒备森严的火炮工场内,工匠们正在制作火炮,他们将经由模范铸造的火炮炮胎安装在车床上,使得沉重的炮身绕着轴线旋转,一把锋利的车刀靠在炮身上,将炮身表面削得十分光滑。

    另一边,一门已经处理完炮身外表的火炮,被工匠安装在镗床上,同样绕着轴线不断旋转,与此同时,一根粗硕的长杆深入炮膛内,长杆末端的镗刀对炮膛内壁进行切削,将其切削成光滑的内壁。

    镗床和车床,如今是最重要的加工工具,广泛应用于各种制造、加工行业,车床是对工件的外表进行加工,而镗床是对工件的内部进行加工。

    而大冶火炮工场里的镗床,是天下最好的镗床,可以将青铜材质的炮管内壁,切削得光滑无比。

    只有这样,火炮才耐用,不然内壁的各种瑕疵,很容易在发射炮弹时,被燃烧的火药扩大,最后炸膛。

    巡察至此的林有地,看着这些庞然大物加工火炮,想起了许多往事。

    他是亲眼看着车床、镗床成长起来的,二十年前,在安州州治安陆,他奉郎主之命,带着懵懵懂懂的手下,开始了车床的摸索之路。

    时光流逝,当年的简陋车床,以及在车床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镗床,如今已成长为复杂的精密机械。

    火轮船试航“成功”,林有地给技术攻关小组放了假,他自己却马不停蹄来到大冶,看看火炮工场的生产进度如何,这是天子最关心的事情之一,所以他时不时要给这里的主管人员提个醒。

    官军是天子的爪牙,而武器是官军的爪牙,如何制造出威力更大的武器,是武器工场全体员工的职责,绝不能满足于现有成绩,不思进取。

    尤其是对于车床和镗床的改进,必须坚持下去,这两样工具,对于制造、加工业的快速发展可是有着“双重作用”。

    正如人吃东西靠牙齿,车床和镗床“啃”工件,靠的是刀具,无论车刀还是镗刀,决定了车床和镗床的“神通”能有多大,而现在,镗床的神通,依旧未如人意。

    对于火炮制作来说,炮膛的加工最关键,光滑无暇的炮膛决定了火炮的耐用程度,一旦在生产时处置不当留下隐患,日后很容易炸膛,所以炮膛最好的制造方法,应该是直接镗出来的。

    用模范法制作火炮,火炮的内膛很容易有沙眼、气泡,这是很严重的隐患,可若是直接锻造处一根质地匀称的青铜柱,然后用镗床给青铜柱镗出炮膛,这样的炮膛绝对没有瑕疵,坚固耐用。

    设想是好的,前提是镗床的刀具、固定刀具的长杆足够坚韧,然而以目前的冶金工艺,做不出这样的刀具和长杆。

    只能先用模范浇铸出炮胎,炮胎已有炮膛,然后用镗床对炮膛进行第二次加工。

    截至今日,足够坚固的镗刀及固定镗刀的长杆依旧无法制作出来,但林有地并没有责怪技术人员,因为他知道这涉及到冶金工艺,想要提升真的很难。

    天子也知道,所以并没有下死命令,而火炮工场的车床及镗床,其实已经满足了使用要求。

    大冶火炮工场,每月都会生产出合格的火炮,然后经过仔细检查,根据兵部的凋令,将火炮运往目的地。

    天下间能够制作火炮的工场,目前就只有五处,大冶火炮工场便是其一,这里戒备森严,闲杂人等不得靠近,想要进入工场,没有兵部、精工院的双重许可,即便是朝廷要员,也不得入内。

    林有地身份特殊,作为天子潜邸旧人,本来就主管各类精工产业,带出了许多技术骨干,这些技术骨干如今是各个工场的主要管理者,大冶火炮工场,也是在他主持下建立起来的,所以拥有特别通行证,可以随时进出火炮工场。

    他看着眼前这些复杂、庞大的车床、镗床,不由得想起了二十年前,在安州州治安陆,他和伙伴们组装起来的简陋车床。

    一眨眼,二十年过去,当初那简陋的车床,如今已经“长大”了。

    在此基础上出现的镗床,不仅能镗炮膛,还有很多用处,而镗蒸汽机的汽缸,便是镗床最重要的用途之一,靠着这种加工利器,蒸汽机的汽缸制作才脱离了纯手工制作的尴尬境地。达到了标准化生产。

    有了车床,可以“车”出规定尺寸的活塞,精度很高;有了镗床,可以“镗”出内径符合规定尺寸的气缸,精度同样不错。

    这样做出来的气缸和活塞,相互间的缝隙已经变得很小,加上合适的密封垫,比起纯手工打造的气缸、活塞的密封性要好许多。

    但即便如此,火轮船的速度还是上不来。

    林有地想着想着,又想到了火轮船,想起那日码头上如潮的欢呼声,想起磕了“药”的火轮船,不由得有些黯然。

    就在这时,他来到镗床另一端,那里是为镗床提供动力的蒸汽机所在位置,经由蒸汽抽水机改造的动力蒸汽机,驱动的不是抽水唧筒,而是镗床的刀具。

    镗床对火炮炮膛内壁的切削,转速不能太快,否则刀具会因为过度发热而变红变“软”,所以火炮工场的镗床对于转速的要求不高,用上每分钟转动五到六次的蒸汽机也很合用。

    毕竟转速经过齿轮组的放大,用来驱动镗刀旋转已经足够了。

    林有地方才听过介绍,知道为蒸汽机提供蒸汽的锅炉已经是最新的锅炉,同样的耗煤量下,蒸汽量大增。

    正是因为有了源源不断的动力,才让工场的镗床力量十足,而现在,他发现其中一台蒸汽机的情况有些不对:竟然用了双汽缸。

    正如蒸汽抽水机靠的是气缸活塞带动杠杆、杠杆另一端带动抽水唧筒那样,工场里推动镗床刀具转动的蒸汽机,也是通过气缸活塞带动杠杆,然后杠杆另一端带动飞轮,让往复运动转变为旋转运动,使得镗刀不停旋转。

    但正常的蒸汽机,用的是一个汽缸来带动杠杆,宛如一个人玩跷跷板,跷跷板的另一端是沉重的米袋。

    而眼前这台蒸汽机,却在杠杆的另一端加了个汽缸,气缸的活塞连杆与这半边杠杆臂相连,位于中间位置。

    所以,这台蒸汽机是靠两个汽缸拽着杠杆运动,看上去就像是跷跷板两端都有人一样。

    陪同人员见着林有地很感兴趣,便解释起来。

    自从工场安装了新式锅炉,蒸汽量大增,需要配备大容量的汽缸,所以原有的容量较小汽缸就没用了,留着还占地方,按理应该回炉,来个废物利用。

    但几个技术员觉得这样太浪费,于是琢磨出了另一种废物利用的方法,那就是双汽缸推动(拖曳)杠杆运动,经过计算,认为这样的做法,同样能和新式锅炉完美搭配。

    实际用起来后大家惊喜的发现,两个容量小的汽缸并用,相同的蒸汽量下,和一个大容量的汽缸相比,双汽缸“双重作用”输出的力量果然没低多少。

    废物利用成功,省下一笔费用,大家都很高兴。

    听到这里,林有地问:“省下来的钱呢?如何处置?”

    一名官员答道:“当然是拿出八成,发放给这几个技术员,以做奖励。”

    “对,做得好,不然技术员为何要绞尽脑汁为工场省钱?”林有地闻言点点头,要提高技术人员改进工艺、机械设备的积极性,就得有奖励。

    试想一下,若有工场员工自己想出个办法,对生产工艺进行技术改造,为雇主省下了一百贯,结果就只得个“好”字,晚饭加多一个鸡蛋,那么以后,就不会有人再动脑筋来改进生产工艺了。

    林有地觉得正如郎主。。天子说的那样,技术革新,要给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如此才会有更多的人绞尽脑汁想办法,而不是傻呵呵的等着别人去发现新技术。

    一个行业的技术发展,首先要寄希望于工场主对技术革新的渴求,那就是更高的生产效率,更低的生产成本,带来更高的利润,如此才会刺激工场主运用、研究新技术。

    而工场主对技术的需求,又要依靠技术人员的不断摸索,需要用物质奖励、经济利益来刺激技术人员进行技术研究。

    若只是成日讲什么“奉献”,却没有物质回报,谁还会用心?工场主不会,技术员也不会。

    林有地向厂房外走去,却听得那官员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工场还出资,为他们申请了专利,当然,这个专利,工场可以免费使用的。”

    “对了,专利昨日已经批下来了。”

    林有地听到这里,觉得有些奇怪:“专利?双汽缸有何奇怪的,早几年不就已经有了?说不清是谁先用上的,哪来的专利?”

    “再说了,当年用双汽缸,是因为纯手工很难做出合格的大汽缸,所以只是权宜之计,如今有了镗床,制作大汽缸很方便,双汽缸。。。行会也能批下来?”

    那官员赶紧解释:“哎哟,上官是不知道,我们这双汽缸,可不同寻常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