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六章 你不知道么?

    阳光明媚的上午,微风吹拂,巴口东面,著名的大风车附近,马和带着家人正在观景台上眺望,看着江面上如梭的船只,看着熙熙攘攘的巴口港,听着儿女的欢声笑语,马和的心情好了许多。

    他作为火轮船的攻关小组成员,多年来一直在工场里忙碌,难得有时间陪伴家人出来走走,如今见着儿女围着自己问这问那,问一些很幼稚的问题,心却中没有半点烦躁。

    为了攻克火轮船的技术难关,马和与同伴们废寝忘食,经常吃住在工场,回到家抱头就睡,都没怎么好好陪着儿女玩耍,今日带着小家伙出来逛街,马和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

    他忙着工作,家里的事情都是母亲和妻子在操持,今日有空陪着家人出游,才发现母亲的头发又白了许多,而妻子憔悴了些许。

    自己不仅工作没做好,又是个不称职的父亲、夫君、儿子,马和只能亡羊补牢,趁着放假,好好的陪陪家人。

    不知不觉,他的一对儿女都到了入学的年纪,在西阳城里的蒙学就读,每天都按时上学、放学。

    西阳城里的蒙学是招收女童的,而小家伙们在学堂里开蒙,先生还会教导礼节,不听话要被先生用戒尺打手掌心,所以许多顽童去了蒙学一段时间之后,都变得老老实实起来。

    蒙学的学费不算高,还包早餐,所以许多平民家庭都愿意将幼童送去开蒙,不为别的,只为儿女有个去处,自己也好去做工,多挣几个钱。

    顺便让儿女们识得几个字,好歹能写自己的名字,会基本的算数。

    马和的一对儿女,已经能背诵千字文,又能写一些常用字,对此他很满意。

    小家伙知道的事情多了,问的问题便很刁钻,而回答起来会引出更多的问题,但即便如此,马和都一一作了解答。

    不知不觉之中,他说得口干舌燥,接连喝了几瓶妻子递来的冰镇汽水,打了几次嗝,只觉身上热气消散许多,见着儿女的关注对象转移到了大风车这边,他便带着小家伙到大风车下一探究竟。

    大风车,实际上就是风车磨坊,当年是天子潜邸时产业,后来成为黄州西阳的著名景点,流通至今的流通券上,就有大风车的图案。

    大风车因为位于巴口港边上,所以也成了巴口港的代表建筑,每一艘驶向巴口港的船只,船上人员只要看见大风车,就知道港口快要到了。

    因为水力磨坊已经普及的原因,大风车下的风力磨坊实际上已经不作为生产工具来使用,但依旧在运行着,还有人专门管理、维护,为的就是将这座见证了巴口港发展的建筑作为一处景点保持下去。

    马和带着儿女在磨坊里参观,看着转动的风车是如何带动磨盘,将小麦磨成面粉。

    今日当值的管理员与马和相识,见马和带着儿女,就没上来和他攀谈,打了声招呼后便在一旁忙着事情,这是为了防止马和分心、照顾不周,免得小家伙自己东摸西摸出意外。

    小家伙见着磨盘转动,自然有许多问题,马和对风车磨坊的结构很熟悉,所以尽可能用孩童能够理解的词汇来解释这个大家伙是如何运转的。

    然而,磨盘传动装置上多出来的一个玩意,他解释不了。

    那东西他之前没见过,不过看了一会,他能认出这是一个离心装置:

    一根竖起来的金属杆,末端是两根铁臂,铁臂末端各有一颗金属球,而两根铁臂中段各有一根铁杆,连接着金属杆上的一个套筒,整个装置从侧面看上去,就像一个“伞”字。

    当金属杆旋转时,金属球也跟着旋转起来,因为离心力的作用,开始向上升,就像一把慢慢打开的伞一样。

    套筒也跟着向上走,其上凸起带动一根长杆向上翘,长杆中间有支撑,宛若跷跷板,这一头翘起来,另一头便往下降。

    而长杆另一头那里连着个装置,这装置被长杆“拨动”,使得风车传动轴和磨盘之间的齿轮组组合发生了变化,转速正在在提升的磨盘,渐渐变慢了。

    那个离心装置和风车传动装置是联动的,磨盘齿轮组转速变慢,离心装置的转速也跟着变慢,于是金属球的离心力变小,高度降了下来,套筒跟着下降。

    下降的套筒,让长杆的另一端上升,使得风车的动力传动齿轮和磨盘的齿轮组组合再度发生变化。

    转速在下降的磨盘,又开始变快。

    马和饶有兴趣的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个离心装置是个调速器,风车的转动随着风力的变化时快时慢,连带着让磨盘的转速起变化,但有了这个调速器,磨盘的转速就能保持相对稳定(风力足够的情况下)。

    而以前,都是靠操作员来人工调整齿轮组的组合,避免风力突然加大,传动轴带不动磨盘,导致齿轮组里的齿轮打坏。。

    磨坊管理员见着马和看着这装置入神,两个小家伙一旁发问都充耳不闻,赶紧上问道:“老马,怎么,这玩意出问题了?”

    “啊?没。。。没。。”马和回过神来,但目光却离不开这调速装置:“老李,这玩意是。。。自动调速器?”

    被称为“老李”的管理员闻言点点头:“对呀,自动调速,省得要人时不时盯着,这东西唤作‘离心调速器’或者‘飞球调速器’。。。怎么,你不知道?”

    见着马和摇摇头,老李觉得十分惊讶:“这是怎的,如此常见的玩意,你没见过?”

    “没啊。。。这哪里是常见的玩意?”马和有些激动的问:“谁的专利?”

    “专什么利哟,这玩意早几年就在海边的风力磨坊用上了。”老李见马和真的不知道这种调速装置,便将其来历一一道来。

    风力磨坊,是借着风吹风车带动磨盘转动,在风大的地方十分有用,沿海地区风大,所以这几年有不少风力磨坊,因为海风风力有时变化频率较大,所以不知从何时起,那里的磨坊就用上了离心调速器。

    这装置是谁发明的,已经无从查起,所以是没有什么专利的。

    风力驱动的磨盘,需要用到这种装置以保护齿轮组,但对于靠水力驱动的各种装置而言,控制转速的方法就是控制水门,确保流出水箱的水流速稳定,进而确保被水冲击的水轮其转速也是相对稳定。

    所以在没有风力磨坊的地方,基本上不会见到离心调速器,黄州也是如此,只是后来为了减少大风车及磨坊的损耗,所以才给磨盘传动齿轮装上了这东西器。

    听到这里,马和又问:“你是何时在这按上调速器的?”

    “呃。。。我想想。。。那是前年的事了。”

    “两年前就有了?”

    “是啊,你真不知道么?”

    “我。。。。。”马和闻言语塞,两年前,正是新式锅炉装船实验的时候,从那时起到前几日,他一有空就在船场里待着,那里想到大风车这边居然多了一个神奇的玩意。

    这东西,可真的有用啊!

    马和及其他技术员,一直在为如何攻克一个技术难点而头痛,自从火轮船换上了新式蒸汽锅炉,锅炉派出的蒸汽量大增,但出汽量如果控制不好,会导致传动装置振动大、工作不稳定。

    解决的办法不是没有,蛮简单的,就是设专人控制汽门。

    如果蒸汽量过大导致传动装置转动速度太快,或者蒸汽量不足导致传动装置转速过低,那个人就要控制汽门来“调速”。

    将汽门关小,蒸汽量变低,传动装置的转速就降下来,反之则转速升高。

    这工作很累,因为人要一直守在汽门边看着压力表,旁边都是各种管路,周边环境又闷又热,待上一两个小时还好,但实验船航行时动辄持续七八个小时,一个人根本就熬不住,得轮班。

    这个工作岗位的工作条件很艰苦,但不可或缺,因为蒸汽量的波动会导致传动装置转速变化太大,近而导致各种震动,时间久了会引起各部件松动、损坏,还会震得船身出现裂缝。

    可以说,如何确保蒸汽机输出的转动稳定,必须设计一个不需要人值守、能够自己调节转速的装置。

    为了设计这种自动调节汽门的调速器,马和与同伴这几年来费尽心思,设计了许多装置,但效果均不如意。

    他们不是没关注过嘉禾盛那边的技术员有什么新进展,但对于蒸汽抽水机来说,因为抽水时驱动抽水唧筒的摇臂不需要太高的转速,蒸汽量的波动对传动装置的影响较小,所以嘉禾盛的技术员没有研制自动调速器的需求。

    于是,这个技术难点就成了拦路虎,火轮船的技术攻关小组,想破头都想不出该怎么解决。

    现在,马和在大风车下磨坊里,看着这转溜溜的“飞球”,忽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大风车距离他们的船场,不过几里地,两年前,磨坊就已经装上了自动离心调速器(飞球调速器),结果他们在船场里抓耳挠腮、昼思夜想都想不出个好办法来自动调节转速。。。

    这两年,我们到底在忙些什么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