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四章 嗑药

    夜,皇宫,戏苑内小剧场正在上演皮影戏《葫芦兄弟》,故事内容是七个葫芦变成的七兄弟,在恩人老爷爷和通灵穿山甲的帮助下,与邪恶的蝎子精、蛇精斗法的故事

    这故事很受小朋友欢迎,此刻,小家伙们看得目不转睛,连零食都忘记吃了。

    七个葫芦娃各有神通,但蝎子精、蛇精也不落下风,尤其狡诈阴毒的蛇精,使出各种阴谋诡计,耍得葫芦娃们团团转,剧情跌宕起伏,连陪看的陈媗也看得入神,浑然忘记身边还坐着宇文温。

    皮影戏《葫芦兄弟》的故事,当然是宇文温“适度借鉴”的,他此时也有些入神,却不是看戏看得入神,而是心里想着火轮船。

    火轮船就是蒸汽轮船,迄今未有突破性进展,距离实用化遥遥无期,但宇文温今日还是放出假消息,让宰执们信以为真。

    基于宇文温向来的良好声誉,大概不会有谁会认为火轮船实用化的好消息是谎言,所以宇文温现在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而他实际上是在给自己定了个期限。

    四年后,当通济渠贯通时,火轮船还不能实用化,还能再拖,再拖上几年依旧出不来,届时可真是。。。。

    宇文温一想到那种尴尬的场面,就有些不自在,而一个谎言需要更多的谎言来遮掩,眼下他就要撒另一个谎,来圆今天发布的“好消息”。

    再过一段时间,火轮船就要在黄州的长江江面上进行公开试航,届时必然有许多百姓在江堤上观看这一新鲜事物,如果火轮船届时不能实现逆水航行时速十五里以上的技术能力,谎言就要被戳穿。

    宇文温既然敢撒谎,当然有准备,即将公开试航的火轮船,无论如何都要在公众面前展示出“平均时速十五里”的风姿。

    所以需要动手脚。

    那方面“不行”的男人,要想在女人身上一展雄风就得嗑药,而速度不行的火轮船,想要展示不一样的航速,也一样得嗑药。

    届时出现在公众面前的火轮船,将是“嗑药”的火轮船

    技术人员准备的“药”,“药效”有保证,只要不出意外,那么公开试航的效果就一定不错,届时消息传开,百姓对朝廷的信心暴涨,可以说形势一片大好。

    想到这里,宇文温有些默然,他当然希望这是真的,然后一场因为交通运输方式改变而触发的社会大变革,就会在他有生之年发生。

    在这个时代,要让交通运输方式有质的突破,方法只有两个,一个是蒸汽火车实用化,一个是蒸汽轮船实用化。

    且不说技术问题,从推广成本角度来说,蒸汽火车要普及很难,因为火车要跑起来就得有铁轨,想要让火车的出现推动社会发展,就得先大规模修建铁路,以这个时代低下的钢铁产量而言是不可能的。

    更别说维护铁路所需费用,足以让周国当前孱弱的财政直接破产。

    但蒸汽轮船(火轮船)不一样,船造出来之后,入水就能用,天然水系之于蒸汽轮船,就像铁道之于蒸汽火车。

    蒸汽轮船的普及,不需要提前“修路”,所以使用成本相对不高,只要能够批量制造,对于交通运输方式的改变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蒸汽轮船烧煤,所以运输成本之中,不会再有粮草消耗问题,而只要燃煤大规模开产,量大又便宜,蒸汽轮船的运输成本必然大降。

    有焦作煤矿供煤的永济渠,可以很快普及蒸汽轮船,未来有平顶山煤矿供煤的通济渠,亦是如此,而长江、黄河的航运,同样会有质的突破。

    本来就大量产煤的晋阳,可以支撑汾水的蒸汽轮船航运,朝廷能以低成本、低消耗的航运,将大量粮草运抵朔州,支撑跟多的军队对草原进行大规模作战。

    美好的前景让人陶醉,但前提是蒸汽轮船实用化,如今实用化遥遥无期,让宇文温黯然神伤。

    两年前,在黄州的蒸汽轮船技术攻关小组,将新式锅炉用于蒸汽轮船上,当时大家都认为即将突破技术难关,宇文温就一直等着好消息。

    去年,他巡视长江,途径黄州西阳,就想亲眼目睹蒸汽轮船公开试航的壮观情景,但却未能如愿。

    一眨眼一年过去,预想之中的技术突破,依旧没有,蒸汽机依旧无法从抽水机蜕变为动力机。

    宇文温等了两年,没有等到好消息,但实际上,他已近等了二十年。

    二十年间,他投在蒸汽机上的资金已近不计其数,虽然做出了实用的抽水机,却就是做不出实用的动力机,至于何时能实现这一目标,谁也不知道。

    即便如此,宇文温也不灰心,他还依旧年轻,所以再等上二十年,又如何?

    想到这里,宇文温又重整信心,对于他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搞科研的费用,他无论如何都要凑齐,而蒸汽轮船,即便砸锅卖铁,也一定要搞出来。

    。。。。。。

    夜,黄州巴东郡,湖畔一处工场,两座干船坞内灯火通明,技术人员正在检查两艘特制的火轮船,这两艘火轮船,不久之后就要公开试航,向大家展示一下何为逆水航行时速十五里。

    在之前的秘密试航中,一艘特制的火轮船确实走出了这个航速,于是有了后续这两艘船,准备在公开航行时一显身手。

    为保万无一失,仔细的检查必不可少。

    船坞边上,林有地默默看着眼前这两艘船,看着技术人员检查这两艘“嗑药”的船。

    这两艘船,烧的不是煤,而是火油,即从石脂油里提取出来的火油,可以用来制作火油弹,是战阵上的利器。

    火油的火力很猛,比煤要猛,却又比煤轻很多。

    火油可以浮在水面上,煤就不行,所以同体积下,火油比煤要轻很多。

    正是因为这种差别,用火油取代煤来作为火轮船的燃料,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同样容量的船舱,装载火油,分量比煤轻,烧出来的蒸汽却明显多很多,与此同时,蒸汽锅炉也变了,从燃煤锅炉变成了燃油锅炉。

    燃油锅炉的尺寸比燃煤锅炉小,重量随之减轻,但烧出来的蒸汽要多,火轮船上安装两台燃煤锅炉的空间,能够容下四台特制的燃油锅炉,于是换了锅炉之后,火轮船的“力量”增加了。

    一系列的变动之后,使得这两艘火轮船仿佛磕了药一般,“生猛”无比,在大江之上逆水航行,可以稳稳保持时速十五里以上。

    然而是药三分毒,所谓的壮阳药是这样,如今火轮船嗑的药也是这般。

    火油粘稠、杂质多,所以燃油锅炉的使用寿命不长,加上火油的价格比煤贵了好几倍,所以这样的火轮船没有任何实用的可能。

    林有地看着这两艘特别的火轮船,心中有些悲凉,这两艘船,纯粹是是为了一场公开试航而制造出来的,会在万众瞩目之中享受如潮的欢呼,然后就是锅炉报废的下场。

    而他们,就是在骗人,骗文武百官,骗平民百姓。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是江湖术士,却要骗人?

    林有地自己问自己,不由得握紧双拳,呼吸急促,身体微微颤抖,良久,无力的松开双手。

    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我们无能!

    天子长期自掏腰包支持研制火轮船,这么多年来不知耗费多少,结果我们就是做不出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