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章 宣传

    深夜,宇文温在灯下伏案疾书,方才他反复琢磨“不死将军林登万”,忽然文思如泉涌,一个故事大纲瞬间就有了梗概。

    他不想放过这个“创意”,赶紧提笔写下来。

    正如《刺马》的故事被他“适度借鉴”之后,在这个时代登上戏台,那么“林登万”的故事,也会被他写成剧本,与广大观众们见面。

    曾经的“不死将军林登万”,军旗是红黑旗,那么故事的名字,就叫《红与黑》。

    至于故事内容,当然不能是造反,然而为了吸引观众,又得有恩怨情仇,或者尺度大一些的内容。

    所以要有才子佳人之间纠缠不休。

    才子佳人的套路,千百年来经久不衰,广受百姓好评,宇文温没理由不搞这种套路,但按着传统套路来写故事,他觉得不够精彩。

    这个故事,是要作为剧本排出戏剧,上台表演让观众付费观看的,所以必须一上来就牢牢抓住观众的心,这样才能保证“票房”。

    也就是说,戏剧的开头就得精彩,太啰嗦、太无聊的话,观众会提前离场的。

    要有故事,就得故事人物之间先发生矛盾,而要有矛盾就得有冲突,故事又涉及到才子佳人,那么最合适的开头,就必须是“退婚流”。

    于是宇文温又“适度借鉴”了一下,让故事主角、落魄官宦子弟林登万面对前来退婚的未婚妻,喊出了悲愤的名句:“莫欺少年穷!”

    这种套路一出来,观众必然关注主角之后要如何翻身,要看看那势利的未婚妻将来是如何的悔不当初,自然而言就被剧情所吸引,目不转睛的看下去。

    可想而知,这样的戏剧必然有很高几率引得观众如潮。

    写了个开头及故事大纲后,宇文温松了口气,作为一国之君,他不为国事操劳,却在搞“适度借鉴”,看起来会不会有些不务正业?

    宇文温觉得不会,他写故事,编剧本,不是在浪费时间,相反,这是很有必要的:他是要亲自上阵,争夺名为“宣传”的一块阵地。

    宣传的阵地,自己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然后为所欲为,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宇文温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很重视舆论宣传,一有空,就要自己写故事,改成剧本,然后命人排戏。

    既然要做宣传,就得先确定宣传的目标人群,宇文温的宣传目标群体是等同于文盲的百姓,这就意味着阳春白雪不吃香,得靠下里巴人。

    而他宣传的目的,是鼓励百姓把目光从土地上挪开,放眼四周看看这个世界,让百姓知道要养家糊口,除了种田,还可以做工。

    与其挤在人多地少的家乡,每天都为两餐烦恼,还不如出去闯一闯,在更广阔的新天地安家落户。

    胆子不够大,没关系,不用出中原,就在长江、黄河、淮水等主要水系沿线工商业发达的城市闯一闯。

    胆子大的,就可以去拼一场大富贵。

    家在河北,可以去闯辽西、辽东;家在蜀地,可以去闯南中;家在江南,可以去闯岭表交广;住在海边的,可以往来南北两洋。

    这样的宣传,不能靠官府来讲大道理,如此做法只会适得其反,所以要糅合在一个个戏剧(故事)里,让看戏的百姓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

    首先要让大家通过看戏,了解南中、辽东、岭表交广、南洋、北洋的情况,要让大家知道去这些地方确实有风险,但与此同时,风险越大,收益也越高。

    其次要让大家知道朝廷已经做了许多准备,有驻军,有诸如南北两洋贸易公司这样的大商社在撑腰,出海或者去南中、岭表交广不是去送死。

    然而宇文温知道,即便真的做到了这两点,大部分百姓依旧很难会因此动心。

    人离乡贱,落叶归根,千百年来形成的传统观念,使得百姓除非活不下去,否则就不会轻易离开家乡。

    他何德何能,要以一己之力对抗千年传统。

    所以,宇文温的宣传对象,实际上是百姓之中那些不甘寂寞的人。

    这些人,不甘心终日土里刨食,不甘心住着破茅草房,不甘心一日两餐都吃不饱。

    他们想要骏马美人,想要锦衣玉食,想要妻妾成群,想要风风光光。

    要实现这个梦想,最靠谱的办法就是当官,但这些人没有丝毫入仕的门路,遑论上升通道。

    因为目不识丁,所以无法靠才学做官;从军入伍,得从小卒做起,即便不死,也不知要熬到何时:想经商,又没本钱和人脉。

    思来想去,就只有啸聚山林,不事生产,就靠杀人越货,每天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日日做新郎,岂不快哉。

    待得天下大乱便趁势而起,攻掠州郡,为所欲为,如此一来,远胜寒窗苦读,远胜从军做一小卒。

    这就是人性,不是靠着讲大道理就能化解的。

    宇文温却要想办法将这种人引向正途,那就是不要成日里想着啸聚山林,等着天下大乱好浑水摸鱼,而是要堂堂正正去拼,风风光光衣锦还乡。

    想要发大财,除了抢劫之外,其实还有很多正经门路可以走。

    想经商却没本钱、门路,可以先给商社做伙计,慢慢熟悉、慢慢入行,培养人脉;想办实业,同样如此,而且实业做好了,成了“纳税大户”,还有机会做“员外”。

    虽然“员外”只是没有实职的散官,却依旧是官,既然是官,那就意味着在宗族、祖宗牌位面前可以扬眉吐气。

    这种道理,只能靠戏剧的形式来进行宣传,让那些不甘于平凡生活的人,从看戏过程之中,看出不一样的内容,看到不一样的可能。

    简而言之,宇文温要编写的新戏,安分守己的人看了,可能就只是当一件趣事、有了一个谈资,但那些有想法、不甘于平淡的人看了,就会获得启发。

    这就是宣传的威力,想要做好却不容易,所以宇文温一有空,就自己写故事、编剧本,要在不一样的战场,获得绝对的胜利。

    北宋赵官家写过一首《劝学诗》,告诉天下学子:“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车马多如簇。”

    现在,宇文温要告诉那些想要出人头地的人们:

    南中自有颜如玉,辽东自有黄金屋,交州自有千钟粟,两洋财富多如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