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四章 刺马

    李良田停下脚步,看着眼前正与里长窦建德交谈的马靖,心中有些犹豫,目标近在咫尺,他只要和同伴猛地发难,对方就会当场毙命。

    买主用一百贯,买兴禾商社掌柜马靖的性命,他收了一半的定金,今日完事,就能再收五十贯,然后带着同伴远循他乡,逍遥快活去了。

    但对他有大恩的窦建德,此时就在马靖身边,若一会发难,刀箭无眼,万一害了恩人性命,那该如何是好?

    更别说如今马靖和窦建德攀谈甚欢的样子,李良田不知道马靖是否为窦建德好友,若真如此,他可得想清楚再动手。

    里长窦建德,为人仗义疏财,好与豪杰相交,乡里闻名,若马靖为窦建德的朋友,受过窦建德恩惠的李良田却又害其性命,那他李良田,就是卑鄙小人了。

    他收人钱财、与人消灾,本就不是什么良民,但李良田自认不是是非不分的小人,别人不说,窦里长他是决计不想牵连的。

    买家为何要对付外来的马靖马掌柜,李良田不想知道,也不需要知道,但现在动手肯定是不行了。

    电光火石间,李良田做出了决定,放弃刺杀,决定装作如无其事般,从一旁走过。

    几个同伴见着头儿放弃刺杀,心中奇怪,却不敢有何多余动作,便将目光转到一旁,随着人流向前走。

    李良田的决定,窦建德当然不知道,此时他虽然背对着李良田,和面前的马靖说话,心中却暗暗叫苦。

    马靖作为一个外来者,到贝州清河郡来“抢地盘”,必然被当地大户视为眼中钉,必先除之而后快,他听说马靖数次遭到袭击,却有惊无险,靠的不是佛祖保佑而是髡兵。

    马靖的随从里,有几个髡人,据说给北洋贸易公司当过髡兵,在尸山血海里拼杀出来的本事,如今特地奉命保护马靖,在贝州“开展业务”。

    这些人身手了得,武艺高强,无论是玩刀还是射箭,亦或是骑射、马战,都不是李良田这种游侠儿能够对付的。

    窦建德不清楚李良田的目标是不是马靖,值此千钧一发之际,他顾不得那么多,急中生智,响起方才路过的戏棚,于是大声向马靖说道:“马掌柜,听说新开业的戏棚有大戏上演,不如我们一道去看看如何?”

    说完,顾不得失礼,扯着马靖就往不远处的戏棚走去。身体护着马靖,不让背后的李良田有机会出手。

    。。。。。。

    新开业的戏棚内座无虚席,时不时爆发出如潮的笑声,观众们聚精会神的看着前方戏台,戏台上如今正沿着参军戏。

    参军戏,一般有两个角色,一为参军,二为苍鹘,戏的内容以滑稽调笑为主,主要是苍鹘戏弄参军,两人以滑稽、搞笑的表演逗得台下观众捧腹大笑。

    参军戏在民间很流行,生活不易的百姓们看参军戏,捧腹大笑之际,似乎生活的重压都消失不见了,

    可以说参军戏是百姓调剂生活的一种消遣方式,但对于新开业的这个戏棚来说,参军戏只是开胃菜,正餐还在后头。

    永济渠通航之后,沿岸各地有许多集市和津口出现,与此同时,“商业街”也出现了,而伴随着“商业街”的出现,专门表演新式戏剧的戏棚,也纷纷开张营业。

    这种戏棚,既有当地百姓熟悉的参军戏、杂伎表演,又有渐渐为百姓所熟知的“黄州皮影戏”,还有令人耳目一新的“黄州戏剧”,吸引了许多观众前来观看。

    当然,今日戏棚满座的原因,是因为“开业大酬宾”,为了有个“开门红”,给戏棚招来人气,于是棚主决定票价打折,几乎等于白送。

    所以许多人舍得花钱图个新鲜,来看看传闻中的“黄州戏剧”是什么样子。

    参军戏表演完毕,接下来是短暂的幕间休息,许多观众趁机站起来活动四肢,或者交头接耳,或者抓紧时间“方便”

    在街上偶遇兴禾商社掌柜马靖的窦建德,此时和马靖一起,坐在戏台下第一排的好位置,一边看戏,一边低声聊天。

    窦建德的心思不在戏台上,方才他在街上遇见故人李良田,而李良田看样子是带着手下要对什么人动手。

    窦建德认为李良田要刺杀马靖,但判断李良田等人未必打得过马靖的手下,情急之下扯着马靖到这戏棚看戏,又不好冷场,只能和对方交谈。

    谈着谈着,马靖又提起租借窦建德名下土地一事,这让窦建德颇为尴尬。

    毕竟是他“热情相邀”马靖看戏,如今面对别人的热情,他若是冷脸以对,那太不应该了,但土地租借一事。。。。。

    此时此刻,窦建德虽然立场有所松动,但口风依旧很严,面对马靖的劝说,他依旧作为难状。

    也许到最后,还是得把地租给兴禾商社,但窦建德决定即再拖一下,吊吊马靖的胃口,最后也好谈个好价钱。

    他有这个把握,因为兴禾商社只有拿下自家的地,才能将手中的地连成一大片,所以他拖得起。

    两人交谈间,戏剧开始,首先有人上台,向观众报出剧名,而窦建德一听到剧名,不由得一愣。

    剧名《刺马》,而马靖正好姓马。

    这太不吉利了,窦建德不清楚马靖此时的心情如何,见着对方依旧笑眯眯的样子,他琢磨着这位马掌柜如今心里怕不是个滋味。

    戏剧开始,窦建德收起心思,看起戏来,一开始他是抱着猎奇的心态来看,然后听完剧情梗概之后,忽然来了兴趣,待得戏剧开演,他渐渐地看得入神。

    《刺马》,说的是一个恩怨情仇的故事,开演前,戏班强调了“本剧纯属虚构,如有意外纯属巧合”,这反倒让观众们起了兴趣:

    莫非是真人真事?怕苦主告官,便来了这一出?

    台上,开场白说,事情发生在近十年间,剧中主要人物,是桃园结义的异姓三兄弟。

    故事,还得从数年前说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