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章 争夺(续)

    武城,某酒肆,大厅内坐满了人,操着河南、山南以及河北口音的人们,聚集在一堵墙前,看着墙上挂着的一张舆图,看着图前一人指指点点。

    那人拿着木棍,指着图上沧州地界,情绪有些激动的说着:“长芦盐场及其周边沿海盐场,试行晒盐法数年,如今年产量大增,白花花的海盐,就是黄澄澄的铜钱!”

    “原先,要把长芦盐场的盐运出来,要走一段很长的陆路,现在不一样了,只需要把盐运到永济渠边,装船就行,然后沿着运河南下,分销各地。”

    “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如今永济渠全线通航,但长芦盐场的盐,运起来依旧不畅。”

    “问题出在哪里?当地的大户,控制着船只,他们坐地起价,要价太高了!”

    “做买卖,你情我愿,价钱谈不拢,船只动不了,官府也不好管,但我们还有办法,那就是派自己的船队去运盐。”

    “但是,说好的船队呢?怎么还没出发?是没准备好?不是,是船队还没到贝州!”

    “过相州地界时,船队在码头招了工,结果被人告到官府,说是收纳逃奴,如今扯不清楚,在官府耗着,连带着整个船队都动不了!”

    “这破事如何解决,现在先不管,今日我召集大家来此,就是要议出个办法。。。”

    男子说到这里,收起马鞭,看着在座众人:“通商院的开门红,决不能就这么搞砸了,如今船队遇到麻烦,我们就重新组织一支船队,船不够,那就大家一起凑。”

    “现在,把各自名下船只的情况报上来,马上征调,补偿稍后再说。。。老规矩,肯定亏不了大家。”

    话音刚落,在场众人踊跃发言,一个两个争先报数,愿意服从征调,以确保尽快凑出一只船队,赶到沧州地界去运盐。

    做盐的买卖可是暴利,多耽搁一天,就少赚许多钱,更别说通商院的开门红是一定要红的,不然会被人笑话。

    通商院自成立以来,以促进工商业发展为己任,接连主持了几个“大项目”,全都圆满完成,如今永济渠这条财路刚开,通商院若出师不利,在天子那里可是会颜面无光的。

    所以,在通商院登记注册的商家们,如今是“同仇敌忾”。

    本来以通商院的实力,要组织船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永济渠刚通航,用船的地方太多,官军又临时调动、布防,加上燕王要到幽州赴任,需要征调大量船只。

    通商院原先准备投入永济渠进行航运的船队,已经被征调大半,如今遇到紧急情况,就只能靠商家们“凑数”。

    大家抽调自己手头上本就紧张的船只出来“凑数”,生意必然会受影响,但这不要紧,毕竟齐心协力把大事做好是正道,遭受的些许损失,日后必然能补回来。

    毕竟通商院可是“自己人”,绝不会亏待真心合作的商家。

    应急船队的筹建事宜,很快就在热烈的讨论之中完成,接下来的会议议题,就是永济渠沿岸主要码头的“商业街”实施进度如何。

    永济渠的修建,持续了数年,而在开通的河道,通商院已经根据当地的情况做好了规划,在许多码头规划了商家聚集的“商业街”,而其配套设施,这几年都在抓紧时间进行建设。

    如今永济渠全线通航,提前建设的各处“商业街”也已陆续完工,如今就等着商家正式入驻,然后开始做买卖,赚大钱。

    各码头“商业街”入驻的商家,当然都已获得通商院许可,然后有分工,各自从事不同的经营项目,以避免恶性竞争把市场搞砸。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就连招工也是如此,但问题不是没有,最麻烦的事情,就是招工的商家,很容易遭到骚扰。

    原因就是各地大户名下的庄客、佃农,见着打工比做牛做马好,于是大量逃亡,聚集到永济渠沿岸码头找事做,如此一来,主家哪里坐得住,定然是要把人弄回去的,于是纠纷就有了。

    但这些人多为隐户,主家自然不能告官,于是使出各种阴招,想要从雇佣了这些所谓“逃奴”的商家手中,将人带走。

    此是其一,其二,有当地大户试图垄断雇佣,在商家和百姓之间插一脚,商家要雇人,得先经过他们,而百姓想要找活干,也得经过他们。

    如果商家直接招工,这些大户就使出阴招,搞得商家鸡飞狗跳,或者恐吓那些找活干的寻常百姓。

    以上两种情况,在永济渠沿岸各地多有发生,已经明显影响到了各地商家的正常经营,毕竟大家打开门做生意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如果整日和地痞无赖纠缠,买卖就不用做了。

    那些地头蛇,有得是时间耗,但商家耗不起,除非破财消灾。

    但这种先例不可以开,一旦开了,后患无穷,对方的胃口上来了,只会不断索取更多的好处。

    通商院作为“注册商家”的保护者,决不允许有人向商家收所谓的“平安钱”。

    更别说要是有人垄断雇佣、强行收取佣金,会直接增加商家的经营成本,这种情况,是一直致力于营造良好经商环境的通商院所不能容忍的。

    这样的情况,通商院事前早已预料到,采取的对策,当然是拉拢当地大户“入伙”,一起发财。

    但问题是河北各地人口众多,随便一个郡都有上万户,所以当地强宗著姓不止一家,不是谁都愿意跟外来者合作。

    加上通商院主导了粮食倾销,长期压低河北(永济渠沿岸)地区粮价,无形中得罪了很多人。

    所以,永济渠沿岸地区,憋着鼓劲和外来商贾对着干的地头蛇,要多少有多少。

    如果要把这些地头蛇都拉进来一起发财,必然僧多粥少,利润就不要想了,所以既然现在有人给脸不要脸,通商院也不会客气。

    打打杀杀什么的,太不好了,有损通商院的名声,也会让各地官府难做。

    但如何对付地头蛇,通商院的员外们可是很有经验的。

    那男子见着在场都是自己人,也不忌讳,直接放话:“时至今日,还要对着干的人,那就是敌非友,对方不敢明着来,玩阴的,没关系,我们奉陪到底!”

    “先前,我们低价放粮,他们想要乘机收粮、囤积,已经斗了一回合,最后是我们赢了,现在,他们又来玩阴的,我们可不怕!”

    “永济渠通航,沿岸地区出现一个个新市场,这些市场是我们的,是识时务者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