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太平不太平(续)

    贝州州治武城,城外永济渠上,数艘船只正在向北航行,即将靠泊前方码头,卫玄站在甲板上,看着码头上人头攒动的情形,不由得眉头紧锁。

    他奉天子之命巡视永济渠,路程过半,所见所闻,触目惊心。

    不是永济渠工程出现问题,而是沿途几个大城,都有许多游民聚集,人数很多,形成严重的治安隐患。

    而如今的武城,也不例外。

    眼前这些游民,具体构成尚不清楚,但卫玄在来时路上做过调查,发现聚集在各城的游民,多为农户,在这开春季节,到城里找活干,帮佣、打短工养家糊口。

    一年之计在于春,如今春风起,到了春耕时节,为何这些农户不去种田,反倒聚集州郡城池找活干?

    因为粮价常年走低,谷贱伤农,家中难以维持下去,只能另外想办法增加收入。

    这几年来,河北风调雨顺,加上各地官府修葺水利设施,故而河北各地连年丰收,于是粮价逐年下降。

    丰年粮价必然下跌,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于百姓来说,粮价下跌,意味着生活成本下降,但对于种地的农民来说,却意味着收入锐减。

    农户要缴纳租庸调,年初春耕时借贷买种子、农具,还有租牛的花费,到了秋天都得靠收成(粮食、布匹)来偿还。

    而各种日常生活开支,都需要农户出售粮食换取铜钱来支付,一旦粮价过低,必然导致农户收入减少。

    与此同时,随着大量水力纺织布的倾销,布价同样暴跌,农户自家手工纺织的布匹卖不出价,同样意味着收入减少。

    辛辛苦苦种田、种麻,忙了大半年到头来所得却变少了,好不容易收获的粮食,留下口粮后大部分拿去应付开支,少量余粮撑到来年。

    若来年粮价上涨倒还好,结果持续数年下跌,许多农户已经撑不住了。

    种田,越种越亏,家中存粮越来越少,冬天过去,开春的春耕还没着落,粮食就已经不够吃了。

    但世面上粮价很低,可以帮佣打短工,用工钱买粮食糊口,算起来,打工居然比种田要划算。

    前提是有人雇佣他们、给的工钱过得去。

    然而随着大量农户涌入城里寻求雇佣,因为僧多粥少,雇主开出的工钱也在下降,涌入城里找活干的农民越来越多,但雇佣的机会却没见增加多少。

    进退两难的农民,徘徊在街头,聚集在一起,唉声叹气,惶恐不安。

    迷茫,无助、惊慌,愤怒,各种表情都有,卫玄一路走来,越看越觉得胆战心惊,他认为再这样下去,肯定是要出事的。

    历朝历代,一旦出现大量流民而朝廷无法妥善安置,那么这些流民迟早会躁动,然后在有心人的挑唆之下,最坏的局面就会发生。

    以往,是天灾导致流民大量出现,所以需要朝廷赈灾,可现在,却不是。

    明明是连年丰收,明明是风调雨顺,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农民会举步维艰,谷贱伤农,伤到农民开始不过下去了。

    问题出在哪里?

    出在有人恶意倾销。

    外来的客商,在河北各地低价销售粮食,这种情况持续多年,而官仓却不趁着低价收购粮食,相反,官府还严厉打击那些想要趁着低价而大规模囤积粮食的本地商贾。

    官府和外来客商一起出力,导致粮价持续低迷。

    布价也是如此,河北道织造司在河北低价倾销布匹,甚至销售价和成本差不多。

    织造司这么做居然没出现亏损,是因为布匹销售利润大头是做海贸,用做海贸所得利润,补贴在国内低价倾销造成的亏空。

    官府如此恶意倾销粮食、布匹,导致粮价、布价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以至于“谷贱伤农”变成了“谷贱杀农”。

    这样的情况,尤以永济渠流域最为明显,虽然永济渠是今年才全线通航,但在这之前,外地粮商就沿着通航的河段,向沿岸地区倾销粮食。

    正是因为如此,永济渠流域的农民,如今一个手头拮据,不断的向永济渠沿岸各城池聚集,人数越来越多。

    各地州郡地方官,对于这样的情况感到如坐针毡,但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因为如果强行将这些人驱散,恐怕会激发民变,但任由游民(农民)聚集,越聚越多,迟早会出事。

    许多游民,聚集城池、码头只是为了找事做,得人雇佣,挣些工钱养家糊口,但总会有一些居心叵测之人,怀着别样心思,混迹在人群之中,暗地里传播流言,煽风点火。

    为此,许多地方官向朝廷告急,将实际情况上报,然而,天子似乎打算听之任之。

    河北地区粮价、布价持续多年走低,如此不正常的局面之所以会出现,卫玄认为幕后主使恐怕就是天子,而天子不太可能不知道河北地区的实际情况,不是选择停止倾销,而是选择调兵。

    这意味着什么?

    ***,民不得不反,然后面对虎狼之师,揭竿而起的百姓,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最后被杀得血流成河!

    一想到尸横遍野的惨烈情景,卫玄就觉得揪心,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天子要如此行事。

    是因为厌恶河北的世家大族、豪强大户,所以故意逼起民变,然后趁机发兵平叛,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将乱民连同豪强一起铲除了?

    这样做会不会玩火自焚?

    卫玄不知道,但他知道官军的装备精良,甚至还有火炮,只要有这种武器,哪怕河北烽烟遍地,迟早都要被官军扑灭、

    但这样一来,战火之中,会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河北地区生灵涂炭,死的都是朝廷治下百姓,不是域外土人!

    想着想着,卫玄愈发忧心忡忡,他知道当今天子有雄心壮志,也知道天子有很多手段,仅就打仗而言,恐怕天下间没有谁是天子的对手。

    然而马上可以定天下,却不能马上治天下,滥用武力的结果,就是民不聊生,而握着那把刀的人,迟早要被自己手中多了利刃所害。

    看着眼前聚集在码头找活干的人群,卫玄的心情愈发沉重,他决定再向天子上表陈情,请求天子不要一意孤行。

    河北豪强难治,这是事实,自从尉迟氏覆灭以来,朝廷不是没想过在河北清查田亩、隐户,却因为重重阻力,加上要与民生息、不想大动干戈,于是种种政策均未付诸实行。

    当今天子的脾气,卫玄大概知道,他认为天子必定要在河北有一番作为,但肯定会周密布置,待得时机成熟,才会发动雷霆一击。

    结果雷霆一击,居然是这样。

    本来好端端的太平日子,怎么就变得不太平了?

    卫玄正焦虑间,前方忽然响起的锣声吓了他一大跳,抬头看去,却见码头上一排木台上,有人高声吆喝着,吸引了大量的人聚过来围观。

    此情此景,让卫玄觉得不妙,他就怕有人妖言惑众,挑动民变,那就不好了。

    还没等他吩咐卫士立刻上岸维持秩序,隐隐约约的声音从码头处传来。

    “招工,招工,本商社招工!做的是航运,装卸,行船!包吃住,待遇从优,名额三百人!想报名的,在这边排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