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三章 子孙后代

    春风拂面,阳光明媚的上午,皇宫御苑内人声鼎沸,一根打折的木片,握在宇文温右手中,周围一群年纪大小不同的孩子,屏气息声看着他,却见他侧身、扬起右手,摆好姿势,然后将手中木片奋力向前方投掷出去。

    这“木片旋转着飞向半空,速度渐渐变慢,不知何故,忽然调转方向,向着宇文温飞回来。

    “飞、飞回来了!”

    一片惊呼声中,这木片果然飞了回来,宇文温抬起右手,将其抓在手中。

    左右一群孩子,仿佛看见宝物一般看着这名为“飞去来”的飞镖,眼睛瞪得大大的,宇文温又展示了一遍这神奇的飞镖玩法,让小家伙跃跃欲试起来。

    但这玩意有一定的危险性,宇文温不敢让“熊孩子们”乱来,便让儿子宇文维宁代他演示。

    宇文维宁已经知道如何投掷、回收这种飞镖,所以第一次上场,就以一击漂亮的投掷引得弟弟妹妹们的喝彩,宇文温脱了身,转到一旁的凉亭。

    皇后尉迟炽繁正在凉亭里闲坐,和萧九娘交谈,宇文温坐在旁边,喝了杯茶,看着儿女们嬉戏,感受着美好时光。

    案上放着一把“飞去来”,和方才那一把相比,这把飞去来显得颇为沧桑,上面多有细小凹痕,却又十分光滑,宛若一杆用旧的矛杆那样。

    澳州原装进口“飞去来”,是土著用来打猎的武器,见过血,杀过生,漂洋过海来到中原,值得珍藏以作纪念。

    宇文温将这“进口货”拿在手上仔细端详,越看越觉得高兴,至于方才他用的那把飞去来,当然是“高仿”制品。

    有了“原装进口”的飞去来,意味着他成功“发现”了澳洲大陆,然后这片新天地被命名为“澳州”,但以目前的周国国力来说,要有效开发澳州真的很困难。

    正如历史上澳州大陆一直默默无闻的原因那样,这块荒芜的大陆,对于农耕国家来说就是鸡肋,宇文温觉得在南中、岭表、交州都硝化不良的情况下去开发澳州,那就是舍近求远。

    但即便如此,还是要占地皮,道理很简单,为的是那四个字:自古以来。

    地方不嫌多,现在开发不了,也得留给子孙后代。

    “自古以来、自古以来。。。”宇文温哼哼着,心情愈发不错,从一旁的果盘里拿了些葡萄干,悠然自得吃起来。

    去年春天,他带着家眷出巡,在外转了大半年才从广陵回长安,今年就不打算出去,待在长安,处理那些永远处理不完的事务。

    最近三年,宇文温年年出巡,虽然极力避免铺张浪费,但始终免不了增加额外开支,所以应该适可而止,而他作为一国之君,也不适合常年在外,免得人心浮动。

    宇文温自从登基以来,将天下走了大半,加上潜邸时的经历,实际上他很多地方都去过了,当然还有辽西、辽东等地没去过,但他相信日后总有机会去走一趟。

    自己去没意思,得带上家人一起,游山玩水,那气氛才好,宇文温随后对着尉迟炽繁说道:“我听说,成都如今愈发兴旺,待得蜀道拓宽完毕,我们那里看看。”

    尉迟炽繁点点头:“嗯,只是蜀道的扩建没那么快完工吧?”

    “那倒是,这不能急,慢工出细活,蜀道地形复杂,真是急不得。。。”宇文温说着说着,看向萧九娘:“不如,让三郎去,当巡察使,看看蜀地,看看南中,然后走叶榆水入交州,转一圈再回来。”

    “。。。就怕三郎。。历练不够。。。”萧九娘有些尴尬,她哪里舍得让儿子走那么一大圈,毕竟南中、交州可是烟瘴之地,就怕路上有什么三长两短。。。

    但她不能这么说,只能找个借口。

    “好好好,就去蜀地即可,看你这做娘的心疼。。。”

    宇文温看出萧九娘的心思,也不说那么多,反正给儿子个使职、外出公干历练是必须的,去哪里不是去。

    他的儿子,不可以是酒囊饭袋,即便只有中人之姿,也得接受历练,长见识、积累阅历、开开眼界,要是成日里笼在长安,迟早会养废。

    萧九娘见着提起儿子,生怕说多了生变,赶紧转移话题,她见着儿子带着弟弟妹妹们玩回旋镖玩得高兴,便问:“那澳。。。澳州,真的很大么?”

    “大,就是荒芜,你看,就像这个果盘,中间,是大片沙漠,只有边缘有些绿地。。。”宇文温以果盘为例,向尉迟炽繁和萧九娘讲解澳州是如何的荒凉。

    南洋贸易公司,在南洋以南发现了“澳洲”,这大岛据说和中原一般大小,但却很荒芜,所以消息传到长安之后,经过最初的热议,已经没多少人关心了。

    这么大一快地盘,居然都是沙漠,没有什么国家,又没有像样的特产,据说金银铜矿也没有,孤悬海外上万里,商贾都提不起兴趣,更别说寻常百姓了。

    如果说这澳州沃野千里,大家还琢磨着去那里开辟新天地,结果一片沙漠不说,连当地人都是衣不遮体的野人,去那地方除了送死,还能做什么?

    如今的长安城里,也只有宇文温时不时不断提起澳州,宛若祥林嫂一般絮絮叨叨,然而除了充当听众的后妃之外,宇文温的唠叨没人有兴趣。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澳州就是鸡肋,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历史上的澳大利亚大陆,因为没有任何价值,在大航海时代一直默默无闻,直到近代才被“发现”。

    一开始还被当做流放地,到后来才开发。

    宇文温不可能将这一情况说出来,说了也没人信,他能做的,就是提前占地盘,给子孙后代留下一块宝地,也不枉他在这世上走一遭。

    正说话间,太子入内,向父亲、母亲请安,而随行的还有一名女子,是为太子妃韦氏。

    韦氏,当然就是京兆韦氏,出身名门的韦氏女,仪容靓丽,举止端庄大方,知书达理,宇文温和尉迟炽繁对儿媳很满意,而根据这段时间的情况看,太子对太子妃也很满意。

    小两口于年前完婚,婚后便如胶似漆,而太子因为成婚,已搬出皇宫,正式住进东宫,朝臣们再也不会为此而成日里上表陈情了。

    太子是储君,本该早日完婚、尽快生下皇孙以便安定人心,但宇文温一直不急,然而即便如此,也要考虑到现实,所以拗不过皇后的执着,让儿子成了家。

    京兆韦氏,是关中大族,宇文温实际上不太想让太子有一个这样的娘家,他最初的想法,是让太子娶荆襄地区出身勋贵或者大族之女,以此让他的追随者(山南荆襄势力),日后绝对效忠新君。

    问题是太子因为母族的原因,暗地里被许多官员排斥,所以太子必须有强援。

    皇朝的建业根基,是关陇贵族集团,京兆韦氏,是其成员之一,京兆韦氏的实力,比起单纯的关陇武勋强,所以宇文温以韦氏女为太子妃,总算是给太子找了个可靠的妻族。

    而他让太子直接亲近荆襄人物,也能加强凝聚力。

    太子娶京兆韦氏女为太子妃,这也了却尉迟炽繁的一桩心事。

    尉迟炽繁就怕儿子的妻族不行,日后无法给儿子撑腰,如今宇文温在时倒不要紧,可日后宇文温“崩”了,她无法想象儿子要如何坐稳御座。

    她不像宇文温想得那么多,就想让儿子平平安安做太子,日后登基继位,平平安安做天子。

    一辈子平平安安的。

    不一会,又有人入内,向宇文温和尉迟炽繁请安,来人成双,是另一对小夫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