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章 椰林树影

    海峡东端,狮子洲头,前往极西之地波斯国的周国、波斯混合船队,此刻靠泊港区码头,船上人员登岸休息,缓解旅途疲惫,而船队顺便在此补充各类物资,以便为下一阶段航行做准备。

    船队自明州舟山港扬帆起航,迄今已经航行近万里(折算成路上里程),然而对于整个行程来说,还没走到一半路程。

    “确切的说,刚走完三分之一的路程!”一名接待者,笑眯眯的向满脸疲惫的僧人们介绍起来,“从这里到波斯国,还有两万里的路程呢!”

    智缘看看对方,双手合十后说道:“贫道等并不去波斯,是到天竺多摩梨帝港下船。”

    “啊?哦。。那还好。”那男子哈哈一笑,指着西面:“从这里到多摩梨帝港,大概六千多里吧。”

    “多谢施主提点。。。”

    “啊,法师莫要客气,请,请这边来。。。我们已经准备了斋饭。。。”

    队伍浩浩荡荡向城廓内走去,智缘一边走,一边打量起这处海港。

    狮子洲,位于名为“马六甲”的海峡(当地土语称为“薛卢都”)最东端,这里原为荒野之地,没什么人,后来南洋贸易公司与附近的土王(暂且称为王)打好关系后,以此为贸易据点,建起了海港和城池、贸易市场。

    这座筑于狮子洲上的港口城市,名为狮城,但却和狮子没什么关系。

    狮子洲并没有狮子,“狮子洲”一名来自于当地土语地名的音译,所以有了“狮”字,市舶司便将这里的贸易据点定名为狮城。

    这座港口城市,不属于周国治下,却又属于周国南洋贸易公司所有,所以朝廷没有派驻官员,城市的管理,均由南洋贸易公司来负责。

    狮城位于海峡东端,扼守海峡东部出口,是一处海上要地,为通海夷道上十分重要的中转港。

    又因为周边群岛众多,各岛土人时常乘坐简陋小船打劫穿行海峡的各国海船,所以附近海域海寇十分猖獗,为了保证安全,狮城不仅有为数众多的“髡军”守卫,还有武装船队驻泊,随时清剿海寇。

    正是因为多种原因,“年轻”的狮城规模出乎意料的大,不仅港区停泊了大量船只,岸上房屋也密密麻麻,以城、廓分为内外城的狮城,据说如今城内常驻人口逾三万。

    城中居民,过半是南洋贸易公司人员及其家属,还有中原海商在此的“别院家属”,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过路海船以此为靠泊港,肤色、语言、服饰各异的人士也越来越多。

    港区有椰子树,数量不少,在这南洋之滨,椰林树影平添一股别样风情,智缘看着眼前的港区风景,一时间不知该用何种词汇形容自己的心情。

    在这里,可以说是胡汉混杂,再往西,所见所闻可就全是异域风情了。

    此次出行,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来到万里之外的南洋海港,智缘觉得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乘风而起,扶摇万里。

    虽然航海不是飞翔,但同样要御风而行,他看着眼前的椰林树影,心已飞到万里之外的天竺。

    。。。。。。

    绿意盎然的岛屿间,波光淋漓的海面上,漂浮着大量船只残骸,残骸上火光跳跃,映衬出三桅帆影,大量三桅战船在海面游弋,搜查着落网之鱼。

    这些三桅硬帆船打着白色蔷薇旗帜,又有几艘五桅软帆船分外显眼,而其中一艘五桅帆船边上,海中聚集着大量鲨鱼。

    鲨鱼嗜血,为血腥吸引而来,疯狂撕咬着落水的人们,将其肢解、分食。

    船上喧嚣不已,大量髡发水手聚集在一起高声呼喊,却见一人被反绑双手,蒙着眼睛,颤颤悠悠走在伸出船舷的木板上,身后有人拿着短矛不断的戳,逼着他向木板末端走去。

    而木板末端下方海面,就是不断游弋的鲨鱼。

    倒霉鬼的裆部已经湿润,尿骚味迎面扑来,双腿发抖,走着走着已经走不动了,然而木板微微起伏,不是他想站就能站稳的。

    在髡发水手的高声呼和身中,他还是站不住,身体一歪,惊呼着坠海,落入海中的瞬间,就被鲨鱼肢解。

    猩红的血液将海面染成浅红色,越来越浓的血腥味引来更多的鲨鱼,鱼鳍露出水面,宛若船帆一般,大量鱼鳍不断游动,看上去让人心惊胆颤。

    又一个倒霉鬼被押到船舷边上,眼睛被蒙上的瞬间,看到了海面上的渗人情景,他拼命哀嚎着,希望求得一个活命的机会,然而最后还是被人推上木板,颤悠悠向前走着。

    一股尿意上涌,他吓得控制不住自己,深深体会到何为绝望,先前厮杀时那无畏气势,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扑通”一声,惨叫过后,海面上又多了一些血肉模糊,接下来,又是下一个倒霉鬼上木板了。

    血战过后,水手们最喜欢看的节目就是让俘虏走跳板喂鲨鱼,如此血腥刺激的场面,能让他们释放胸中戾气,而无恶不作的海寇落得如此下场,没有人会觉得残忍。

    欢呼声中,一个个被俘的海寇葬身鲨腹,被鲜血染红的海面,绽放出别样的光芒。

    舵位,在众人簇拥下的五桅船主张鱼,看着一个个海寇走跳板,面无表情的喝着狼目酒,他的面前倒着一名男子,此人一身横肉,身上多处负伤,如今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破布,动弹不得。

    张鱼将视线转到这人身上,良久后开口,对身边通事说道:“你,和他说,一会就该他了,剥人皮,这可是门手艺,寻常海寇可未必有如此待遇。”

    通事和那男子叽里咕噜说了一会,那男子面露恐惧之色,不住挣扎,看样子惊恐万分。

    张鱼看着这男子,忽然笑起来,将手中酒杯向对方一扔,咆哮着:“给脸不要脸!我上次是怎么和你说的?你是怎么保证的?”

    “居然敢袭击公司船队,杀人越货,你以为你是谁?活腻了!!”

    “来人!马上把他捆在桅杆上!”

    男子被人拖走,捆在桅杆上,惊恐的看着几个人磨刀,裤裆随后变湿。

    站在张鱼身边的几名男子,看着这有名的海寇头领沙巴赞落得如此下场,一个个心惊胆颤,而面前这位“五桅船主”,更是让他们觉得后背发凉。

    中原的南洋贸易公司,如今是南洋海域的霸主,渐渐控制了盛产香药的群岛,每年都有大量船只往来各岛之间,为当地部落带来大量中原特产,以此收购岛上出产的香药。

    而各岛屿上的部落,平日里都有乘船出海打劫过路船只的习惯,这一习惯,碰到了强悍的南洋贸易公司,不得不改变了。

    许多部落和海寇改换门庭,变成了南洋贸易公司的“合伙人”,按照公司定下的规矩行事,日子倒也过得不错。

    但有的人不服,认为手下众多,船只无数,不想给南洋贸易公司当手下,所以面对公司的招徕阳奉阴违,暗地里依旧干着海寇的勾当。

    沙巴赞就是其中之一,面对五桅船主张鱼的亲自招揽,明面上应承,却依旧自行其是。

    年初时,沙巴赞带着手下在这一带海域袭击了南洋贸易公司的船队,抢走了船上装载的香药,然后杀人灭口,抛尸喂鲨鱼,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但依旧走漏了风声。

    后果,就是五桅船主亲自带着大量快船来南洋,围剿沙巴赞,轻而易举端了沙巴赞的水寨,然后将他的船队堵在这片海域,从上到下一个都跑不掉。

    没死的,走跳板喂鲨鱼,就剩下沙巴赞一人,等着被剥皮。

    惨叫声起,几位充当见证人的前海寇头领心惊肉跳,低下头,不敢看沙巴赞的惨状,张鱼接过手下端上来的狼目酒,向几位举杯示意:

    “诸位,张某难得来南洋一趟,如今在椰城摆下酒宴,和大家叙叙旧,还请大家赏个脸,到椰城坐坐,看着椰林树影,共饮中原佳酿,如何?”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