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一章 紫气东来

    酒过数巡,李三九和萨维尔的密谈接近尾声,双方就一些重要事宜达成了约定,而萨维尔不能在此待得太久,以免让使团其他成员起疑,所以李三九抓紧时间,进行下一个话题。

    他命人端来几匹布,这些布都已染上紫色,但紫色各有不同,萨维尔一一过目,看了看有些疑惑:“这是?”

    “我听说罗马国以紫为尊,但紫色有许多种,不知这几匹布上,哪种紫色是罗马国那尊贵的紫色?”

    “喔。。。。”萨维尔仔细看了看面前几匹布,过了一会摇了摇头:“最多是接近,但并不完全一致。”

    “是么?”李三九有些惊讶,随后饶有兴趣的追问:“罗马国用的紫色,我听说是从海中螺贝里取出来的?”

    萨维尔答道:“是,所以成本很高,十分珍贵。”

    他见李三九对此事颇为感兴趣,于是简要的介绍了一下在罗马和波斯是如何获得紫色染料的。

    海里有一种名为骨螺的海螺,这种海螺分泌出白色或无色的粘液,放置一段时间后,这些粘液会变成紫色,能够用来给纺织品染色,十分神奇。

    经由海螺(海贝)得来的紫色,称为“贝紫”或者“骨螺紫”,是罗马和波斯及周边国家、地区紫色染料的主要来源。

    从骨螺里提取紫色染料,有两种方法,一种方法和挤牛奶一样,挤压这些骨螺,让其分泌出粘液,然后将骨螺放回海里,过一段时间再拿出来“挤”。

    另一种方法就是将骨螺的壳去掉,将其软体直接“榨汁”。

    第一种方法比较麻烦,单次获取紫色染料的量较小,但不伤害骨螺,可以“反复使用”;第二种方法可以获得较多紫色染料,却是一次性消耗。

    无论哪种方法,从单个骨螺中获得的紫色染料都是很少的,要数百上千只海螺才能提取像样分量的紫色染料,所以紫色的提取成本很高,紫色纺织品只有有钱人才用得起。

    越稀少的东西越珍贵,所以紫色就成了罗马国最尊贵的颜色,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波斯及其他国家,紫色同样为贵族们欢迎。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么贵。”李三九感叹道,今日他可是大开眼界了,继续发问:“那么,如果中原的海船,能够将和骨螺。。骨螺紫相近的紫色纺织品染料运到阿非利加,你觉得销路会怎么样?”

    萨维尔看看手中的布匹,试探着问:“你是说。。紫色的丝绸?那紫色是接近骨螺紫的紫色?”

    “是。”

    听得李三九这么肯定的回答,萨维尔有些不敢相信:“中原也有很多骨螺么?”

    “不,中原的紫色染料,主要来自一种草,也就是紫草,你可以称之为草紫。”

    这回轮到李三九来介绍中原的紫色染料,实际上他根本不懂相关知识,是天子昨日介绍了一番,他才大概了解一二。

    中原的紫色染料,源自一种叫做“紫草”的植物,这种植物的根可以榨出紫色的汁,是紫色染料的主要来源,自古以来都是这样。

    正如从骨螺中提取紫色成本较高的缘故,从紫草中提取紫色的成本也不低,加上染色工艺很麻烦,所以中原的紫色同样地位不低,多为高品官服用色。

    但那是过去,现在不一样了。

    自从有了“化学之道”,印染业的发展很快,传统的染料提取工艺在各种化学品的帮助下得到了显著改进,成本大幅下降,而染色工艺也是如此。

    李三九是昨日才知道,草紫的提取工艺已有了突破性进展,据说用了“酒精萃取”后,草紫的提取率增加,所以成本大幅下降,而新式染色剂的研制成功,让紫色的染色成本也降了下来。

    各色染料和助染剂、染色剂,以及染色纺织品,是两洋贸易公司大力推出的海贸新产品,如今尊崇紫色的罗马国找上门来,那么淮南投产不久的新式染料工场就有了大主顾。

    这都是一连串产业发展所带来的结果,如同面团发酵一样,变化很快。

    随着水力纺织的普及,中原的纺织业得到了极大发展,随之而来对印染业有了更高的要求,需要更多的染料,更好的染色工艺。

    以制作染料出售赢利为目的得大型染料工场已经出现,而染料作物的种植面积也越来越大,还是以紫色染料为例,淮南地区已经出现了大规模的紫草种植园,为染料业提供了大量原料。

    而蓝草的种植规模更大,因为朝廷对于靛蓝的需求量已经不能用“饥渴”来形容了。

    李三九作为天子心腹,知道靛蓝能用来制作“猛炸药”,也知道染料作物的种植,是朝廷推广“经济作物”种植的一个重要环节。

    于是身为密探头目的李三九,临时兼职“推销员”,向密使萨维尔推销中原的草紫。

    如此转变,让李三九觉得有些尴尬,他不是很擅长做买卖,更不擅长推销商品,只能按着宇文温传授的“秘诀”,自卖自夸。

    “这样吧,此次前往阿非利加的船队,会有一艘大海船满载紫色丝绸同行,当然,为了避免意外,实际上是两艘船运货,每艘船各装半船的丝绸。”

    说到这里,李三九又补充:“这种丝绸的紫色,就按你方才指出的颜色来染,会很像骨螺紫。。。。”

    “当然,如果日后需要染料,中原的海船也能运过去。。。”

    萨维尔听着听着,有些回不过神,看着手中的紫色布匹,他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么?中原能对外出售这么多紫色染料和紫色纺织品?

    这么多紫色染料和紫色纺织品运到罗马,运到波斯,想来销路根本就不用担心。。。。

    然而时间一长,紫色变得不再那么珍贵,那么紫色的地位,会不会下降?

    这到底是好是坏?

    萨维尔脑子有些乱,又谈了一会,他起身告辞,李三九让人送对方出去后,独坐房内,看着那几匹布,有些感慨。

    经由海路,向波斯国、罗马国销售玻璃镜,利润当然丰厚,但这门买卖别人沾不了光,因为玻璃镜的制造工艺迄今保密。

    吃独食,不是天子想要的局面,所以天子要想别的办法,尽可能让更多的人在与罗马、波斯的海贸中获益。

    办法之一,就是紫色染料和紫色纺织品的大规模出口,直接刺激紫草种植业的发展,让那些因为“谷贱伤农”而头痛的农户,又多了一种养家糊口的“经济作物”可以选择。

    既然要在紫色上大做文章,天子还特地为这样的出口贸易取了个名字,叫做“紫气东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