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九章 生于紫色

    忽如其来的夜雨,使得原本寂静的夜晚变得热闹起来,行走在回廊内的皇后尉迟炽繁,看着屋檐下的水帘,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雨越下越大,水花一会溅得更厉害,她若不早些回寝殿,裙角怕是容易被打湿。

    匆匆行走之际,她不忘吩咐随行宫女,一会要到太子寝殿看看,若太子不睡觉而是挑灯夜读,一定要劝。

    如果劝不听,立刻告诉她,她亲自去吹灯拔蜡。

    半个时辰前,宇文维城与父亲结束谈话后,回来便要翻资料,一副即将挑灯夜读的模样,这让等候多时的尉迟炽繁有些心疼。

    她知道儿子上进,想要表现得更好些,所以每当宇文温布置了“作业”,宇文维城就会很努力的去完成,丝毫不拖延,尉迟炽繁对此感到很欣慰,却担心儿子累坏了。

    她本来要和儿子说些事情,为了让儿子早睡多休息,长话短说之后,不许儿子挑灯夜读,硬是看着儿子睡下才离开。

    眼见着一大一小都不省心,尉迟炽繁觉得心好累,她没那么多精力盯着太子,所以需要有人来帮忙。

    那就是太子妃。

    想到这里,尉迟炽繁只觉有些头痛,宇文温把太子的婚事丢给她去张罗,让她拟定了人选之后再“上报”。

    尉迟炽繁这几个月来为了给儿子选太子妃,真是操碎了心,但直到现在依旧举棋不定,所幸时间还长,她不需要太过焦虑。

    太子妃是太子的贤内助,其娘家就是太子的必然支持者,所以太子妃选好了,太子的地位会愈发稳固,可若是选得不好,恐怕会适得其反。

    尉迟炽繁知道因为自己的娘家问题,朝野之中隐约有一股暗流涌动,想要推动废后、废太子,这让她感受到很大的压力,虽然宇文温给了她母子强有力的支持,但尉迟炽繁丝毫不敢懈怠。

    别的不说,她不希望太子妃的娘家人成为某些势力推动废太子的突破口,所以太子妃的出身要好,而娘家人的品行至少也得过得去,不容易被人找茬。

    此其一,其二,人选得宇文温看得顺眼。

    尉迟炽繁知道枕边人的心思,知道宇文温忌讳外戚势大,但又希望外戚能成为太子的强力支持者,其间分寸如何拿捏,让尉迟炽繁操碎了心。

    加上她还管着后宫事务,以及总揽各项产业,若不是有贴心的妹妹帮忙,真是不知要老上几岁。

    眼见着寝殿所在院子就在前方,而雨越下越大,尉迟炽繁加快了脚步,待得近前,见着宫女们大多候在院外廊下,而院门处挂着个小牌子。

    那牌子有“不得打扰”的意思,这是宇文温定下的规矩,一般情况下,意味着里面“激战正酣”,不得打扰。

    然而今夜是皇后尉迟炽繁侍寝,别的妃嫔很识相,不会“插队”,当然妹妹是例外。

    若妹妹在里面到也罢,尉迟炽繁不会犹豫,直接就进去,然而妹妹这几日身体不适,所以。。。

    此时,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等一会?等里面完事了再进去?

    直到现在,尉迟炽繁就只和妹妹一起侍奉过宇文温,所以她不习惯也不想和别的女人一起陪着宇文温过夜,然而现在有妃嫔公然挑战规矩“插队”,这个头若开了,日后可就不好管了。

    尉迟炽繁思索片刻,继续向前走,守在院门的宫女见状没有阻拦。

    皇后是后宫之主,对于那块牌子而言,皇后总是例外的。

    “眼下是谁在殿内侍奉陛下?”

    面对皇后的发问,宫女们不敢有丝毫隐瞒:“回皇后殿下,是李观察聆听陛下垂询。”

    尉迟炽繁闻言一愣:原来是兼任观察使的宦官李三九在里面,看来夫君是有要事和李三九商议,不想有人打扰。

    看向寝殿,尉迟炽繁觉得有些疑惑,她不清楚是什么事让宇文温连夜召见李三九,还挂出牌子来。

    。。。。。。

    “罗马国,即古称大秦、先前所称拂菻,那可是个大国,历史悠久,不逊中原。。。。”

    “此国原为城邦国家,以其城罗马为国号,后来经过数百年不断扩张,地域辽阔,一个中枢统治起来十分不便,于是分为东西罗马,各自有正副皇帝。。。。”

    “正帝帝号为‘奥古斯都’,副帝帝号为‘凯撒’。。。。”

    “后来西罗马亡于蛮族,东罗马以东境一城‘拜占庭’为国都,国祚延续至今,也就是如今的罗马国,而国都改名为君士坦丁堡。”

    “罗马国以紫为尊,无论是皇帝还是权贵,都身着紫袍,故而有一句俗语,字面上的意思就是‘生于紫色’,真正的意思就是‘生于名门’。”

    “换做中原这边,和‘生于钟鸣鼎食之家’的意思差不多。。。”

    寝殿内,宇文温正给尉迟炽繁讲极西之地罗马国的风情,算是更换一下夫妻间的话题,不然成日里说柴米油盐乏味得很,老夫老妻“敦伦”多了也没意思。

    宇文温滔滔不绝的说,尉迟炽繁认真的听,时不时问几句,看上去一副很感兴趣的表情,实际上她是想“猜题”。

    李三九告退后,她进来时,发现宇文温正专心致志翻资料,研究罗马国风情,当时她就起了心思,觉得夫君如此琢磨,怕不是为日后出题考太子而准备。

    尉迟炽繁即便不怎么对极西之地罗马国感兴趣,也打起精神,听宇文温讲异域风情,听听对方提得最多的内容,记下来,日后让儿子关注一下。

    为了儿子,她也是很拼的。

    尉迟炽繁的小心思,宇文温没有察觉,此时他有些小激动,原因倒不是因为卖弄知识有了听众,而是因为一封信。

    这封信,是波斯使团里某人暗中交到宦官李三九手上的,对方请求李三九将这封信转交给天子。

    信是用波斯文写的,李三九先让精通波斯语的人将这信翻译,然后带着原件和译件一起入宫,亲自呈交给宇文温。

    这封信,是波斯国“万王之王”库萨和(音译)的“后中后”、罗马公主玛利娅(音译)写的亲笔信,信件是否玛利娅亲笔所写无从辨别,但让宇文温感兴趣的是信的内容。

    在这封信中,波斯王后、罗马公主玛利娅向东方的天子提出请求,请求周国与她的母国罗马通商,加强双方的友好往来。

    考虑到现实,通商和往来的途径就只能走海路。

    经由海路进行通商和友好往来的前提,是双方都有海港,而玛利娅在信中提到罗马国已经收复了阿非利加东部地区,宇文温认真琢磨之后,认为这地区就是后世所称埃及。

    这一点,波斯国的使节在酒宴上也承认了。

    宇文温不太清楚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的具体历史,但知道罗马帝国的行政区翻译为汉语是“行省”,对方的阿非利加行省治下区域,应该是地中海南部的北非地区。

    以此看来,埃及东南面的红海海域,应该已在罗马国的控制之下。

    海船经由红海出发,经过红海东面海峡峡口的“东方之门”港,可以前往遥远的东方,抵达交州龙编或广州番禹。

    “东方之门”是哪里?

    宇文温又仔细研究了一下,觉得这港口应该位于后世所称也门的沿海地区,因为是东方航线的起点(相对红海海域而言),故而有此称呼。

    而生于紫色的罗马公主、波斯王后玛利娅,为了母国,不惜冒着风险,在使团里安插亲信,将一封亲笔信带到中原,希望引得中原海船经由“东方之门”入红海抵达阿非利加行省,和罗马做买卖。

    对方在信中介绍,阿非利加行省的最高长官希拉克略(音译),是罗马皇帝的忠实臣子,对于开展和东方的贸易这一政策很赞同,届时一定会行各种方便。

    与此同时,罗马国的海船,也会前往东方中原做买卖,玛利娅希望东方天子能“行个方便”,稍微重视一下罗马的海商,让海商能在中原采购各种物资。

    这种匪夷所思的请求,让宇文温激动之余觉得很奇怪,他觉得罗马国若真想开展东西方海贸,自己就可以派使者走海路来中原详谈,一个出嫁的公主何苦冒风险让人偷偷摸摸带信?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玛利娅身为波斯的“后中后”,居然甘冒风险为母国“招商”,莫非。。。

    莫非罗马国很缺钱,急需开源来缓解财政危机?

    宇文温不清楚罗马国情,但他知道东罗马帝国有千年帝国之称,生命力之顽强令人叹为观止,当然东罗马帝国的帝系传承和东方不一样,帝位并不是父子相传,内部也分为很多朝代。

    听得罗马国的帝系传承不是父子相传,甚至先帝和新君之间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尉迟炽繁不由得愕然:“啊?罗马国的皇帝是。。。选出来的?”

    “拥戴,知道不,拥戴,谁得国都大贵族和大军头拥戴,谁就能当皇帝。”宇文温说到这里,有些促狭的笑起来:

    “一人一票选皇帝,如何,这种方式有没有一种。。。有没有一种很民主的感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