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夏虫可语冰

    翌日,扬州总管府署,权做行宫正殿的大厅内歌舞声阵阵,宇文温在此设宴,款待来访的“外国友人”,太子宇文维城亦在座。

    席间,主宾推杯换盏,喝着冰镇汤饮,品尝各类美食,欣赏歌舞表演,场面十分热闹。

    今年年初,在市舶司及南洋贸易公司的牵线搭桥下,南洋诸国遣使入朝,觐见大周天子,恰逢天子出巡,漂洋过海而来的诸国使节,正好在扬州广陵恭候。

    经过近十年的经营,周国和南洋诸国的海上往来变得十分频繁,大量船队往返于南洋诸国与周国岭表交广之间,随着经济关系的日益密切,相互间的了解也在加深。

    南洋各国的大概情况,周国朝廷有了明确的了解,而中原天朝的富强,也让南洋诸国印象深刻。

    南洋出产的大量香药和象牙等奇珍异宝,在中原供不应求,而中原出产的丝绸、布匹、瓷器、纸张等各种手工业制品,同样在南洋诸国热销。

    除了手工业制品,还有一种货物在南洋热销,那就是冰块。

    南洋气候炎热,终年不见降雪,自然就不会有冰,但自从周国开始“北冰南售”的买卖,短短数年时间,冰块已经成了南洋各国贵族、酋帅们消暑时不可或缺的物品。

    冬天,北风呼啸,周国的大海船满载冰块南下,将大量冰块运抵南洋诸国销售,这些冰块随后被买家放入冰窖中储藏,待到炎炎夏日拿出来使用,要么制作冰饮,要么直接拿来降温。

    冰块有许多用法,加上周国是将冰块作为物美价廉的商品进行销售,所以价格便宜,量大管够,于是这几年间,南洋各地对冰块的需求量暴涨,用冰消暑的习惯已然形成。

    如此神奇的改变,若将中原的一句俗语加以改进,那就是“夏虫可语冰”。

    对此,不远千里入中原朝贡的林邑国国王范梵志十分感慨。

    自古以来,林邑国就没有用冰消暑的习惯,甚至绝大部分人都没见过冰,不知道冰是什么样子。

    现在,享受到夏日冰凉的贵族们,没了冰可是会觉得熬不过酷暑了。

    范梵志王宫里的冰窖,已经装满了冰块,炎炎夏日对他来说,不再是动辄汗流浃背的酷热,每晚睡觉时,不会再热得翻来覆去睡不好。

    如此享受,是历代林邑王都没没有有的,范梵志此时看着眼前的周国天子,满是敬畏之意。

    今日在座的各国使节之中,独独范梵志是以国王之尊,亲自前往中原觐见大周天子,所以他的位置最靠前,而范梵志和大周天子,当年还有一段“交情”。

    那是十年前,当时还是周国西阳王的宇文温率军南征林邑国,攻破林邑国都典冲,一番烧杀抢掠,典冲为之一空。

    宇文温带兵攻入典冲时,范梵志逃到城外避难,待得周军撤退,他回到城里,看着一片残垣断壁欲哭无泪。

    林邑国经此一难国势大衰,不要说进犯交州,就是抵御周边虎视眈眈的邻国都有些吃力,熬了几年好不容易缓过气,周国的舰队又来了。

    这次来的船队,是来和林邑国做买卖的,从那时起,林邑国的境遇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靠着和周国做买卖,国内大小贵族过上了和以往不一样的好日子。

    周国似乎不打算灭掉林邑,而是和林邑做买卖,并且交州局势稳定,周国军队实力很强,也不是林邑可以觊觎的,于是范梵志和贵族们很快认清现实,一门心思和周国友好往来。

    如今他亲自前往周国,觐见周国天子,见到了当年带兵攻入典冲的那个人,相互间谈话气氛十分融洽。

    宇文温并不打算让范梵志有来无回,反而热情招待范梵志,以此向南洋诸国诸邦表明一个态度,那就是跟着周国走,好处大大的有。

    林邑国国土为日南郡故地,按说周国要将其铲除,恢复故土,但两国却冰释前嫌,携手发财,这在南洋其他国家(姑且都算国家)看来,就是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事实。

    统一中原的周国既然容得下林邑国,那么对别的南洋国家就更不会有企图,而与周国做买卖确实很划算,所以南洋诸国对于周国的好感与日俱增。

    在市舶司和南洋贸易公司的牵线搭桥下,才有了诸国使节齐聚广陵觐见大周天子的盛况。

    宇文温作为东道主,带着范梵志和其他使节在广陵城里游玩、参观,让对方见识到中原都会的繁华,以及强劲的航海及手工业实力。

    以此让对方深刻体会到和周国做买卖会有何种美好的“钱途”。

    宇文温不会为了给脸上贴金搞什么“万国来朝”的把戏,也不会为了炫富,就让人用绸缎把广陵城内所有的树都裹起来。

    他就是直接让对方见识周国软、硬两方面的实力,让对方脑子清醒些。

    周国有庞大的贸易船队,满载各种货物到南洋开展自由贸易,周国也有庞大的舰队,可以满载士兵抵达南洋沿海地区,开展“友好”的“访问”。

    宇文温觉得自己做到这两点就足够了,一上来就让对方看“炮决”,太简单粗暴,不和谐。

    所以他今日带着太子一起招待各国使节,极尽睦邻友好之能事,还让太子给各位使节敬酒,面子可是给得很足。

    对于周国天子的热情招待,范梵志和各国使节激动万分,他们没想到中原天子这么热情,见着天子甚至亲自弹奏琵琶,范梵志和使节们纷纷请求起舞助兴。

    主宾关系融洽,厅内气氛愈发热闹,但在座有几位就觉得颇为尴尬。

    来自极西之地波斯国的使节,此时也在座,他们见着其他使节纷纷出场起舞,知道自己不能干坐着,也该上场跳几下助兴,毕竟周国的“天之子”都亲自弹起琵琶了。

    琵琶这种乐器在波斯也有,相应的舞蹈自然不少,但波斯使节不确定自己要是跳起舞来,周国的“天之子”能否接受。

    若只是不会欣赏也就算了,万一不经意间有什么动作引得对方不快,进而导致此次出使失利,那可是得不偿失。

    正纠结间,曲、舞结束,宇文温见着波斯使者有些尴尬的样子,喝了杯酒,借助通事问道:“贵国位于极西之地,方物与东方截然不同,朕未能西行一睹为快,不如在此介绍一二?”

    见着宇文温发问,得了个台阶下的波斯使者很识相,赶紧答道:“不知尊贵的`天`想知道些什么呢?”

    宇文温思索片刻,问道:“不知如今的沙漠国。。。也就是有狮身人面像的那个国家,如今是贵国治下,还是罗马国治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