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五章 玩火(续)

    辽口城,议事厅,辽东道行军总管宇文维翰正与诸将议事,众人围着一张沙盘指指点点,其上代表着敌军的蓝旗,有三分之一已经额外插上白旗。

    白旗不代表投降,而是代表爆发瘟疫。

    受瘟疫影响的敌军军队,病死的士兵越来越多,其战斗力每日俱下,对于周军来说,要采取何种手段牵制这些军队、让对方想跑却跑不了,是优先考虑的问题。

    爆发瘟疫的军营,士气大跌,如果疫情无法控制,正常情况下主将会率兵撤退,很大概率会留下伤兵自生自灭,此即所谓断尾求生。

    这种情况不是宇文维翰想看到的,他想尽可能拖,让敌军各部兵马犹犹豫豫,多耗上一段时间,多死一些人。

    如此构思没问题,问题在于如何实施,宇文维翰算是想清楚了,敌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精,也不会真的和猪一样蠢,所以他要让对方“留下来”,就得有个由头。

    由头是什么?当然是劝降。

    高句丽这边的兵马除非穷途末路,否则不太可能主动投降,所以宇文维翰的劝降对象是靺鞨各部,这些部族依附于高句丽,平日里充当附庸军,意志不是很坚定。

    已经有一些靺鞨部落发生瘟疫(天花),想治治不好,想撤却又碍于高句丽那边的态度不敢撤,但真要是病死的人太多,对方首领大概会不顾一切开溜。

    如此纠结的处境,宇文维翰表示很理解,所以他分别派出使者,与各部靺鞨首领接触,送好处(主要是粮食),劝对方归顺皇朝。

    他让使者带去的好处,不多也不少,正好让对方心动,胃口被吊起来,舍不得撤军,却又难以下决心和高句丽一刀两断,站到皇朝这边来。

    于是纠结纠结再纠结,不知不觉就又过了十余日。

    患病的人又多了几分。

    没错,宇文维翰打的主意就是明面上劝降,实际上是拖时间,让靺鞨各部首领犹犹豫豫之中错失最佳的“止损”时机。

    他的想法不错,但实施起来有难度,问题在于“火候”的把握上,使用如此计谋,他这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未必能把握好分寸。

    假劝降,万一真有靺鞨部落要来投奔,那该怎么办?

    不接受,别人就知道周军言而无信,以后也不会轻易相信周国的承诺,这对于日后皇朝经略辽东很不利。

    又或者某个靺鞨部落首领狡诈异常,不停要好处,如不给就说撑不下去要走,届时己方继续给好处像会上当,但不给的话之前送出去的粮食就浪费了。

    算计人,却有可能被人算计,这就是现实。

    所以宇文维翰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计谋实际上是在玩火,“小狐狸”道行不够,难当大任。

    但“老狐狸”贺若弼却不一样,实施起这种诡计可谓游刃有余。

    贺若弼作为行军总管长史,实际上负责主要军务,帮着初次独立领兵出征的皇子宇文维翰打胜仗、立战功,宇文维翰提出一个计谋,贺若弼就在其基础上加以完善。

    分别派出使者拉拢各部靺鞨首领的同时,还故意让其他部落首领听到一些风声,然后这些首领之间就会相互猜忌,总担心有人为了投靠周国,趁自己撤退时搞偷袭,以此作为“见面礼”。

    各部首领心中对其他人有了猜忌,疑神疑鬼,自然不敢将计就计骗周国的好处。

    光这样还不够,还得让高句丽那边听到些许风声却拿不到实证,于是大家相互间猜忌,互相牵制。

    正是因为相互牵制,所以靺鞨部落首领不好真的投奔周国,只能静观其变,等候时机,等着等着,患病的人又多了许多。

    贺若弼加以完善的计谋,如今实施起来效果还行,那些因为瘟疫而进退两难的靺鞨部落,如今处于很尴尬的境地:高句丽和靺鞨各部联军,已将近大半月时间没有向辽口地区发动像样的进攻。

    对方在浪费时间,而己方不能这样,随着新一批援军的抵达,下一阶段的作战行动即将开始。

    主帅宇文维翰,此时精神抖擞的规划着作战部署,虽然敌军各部多有疫情,但他可不怕。

    宇文维翰和弟弟妹妹们都种了痘,对天花有免疫力,所以即便如今这种战法有玩火自焚的危险,但实际上并不算危险。

    宇文维翰玩过火焰,还是跟着父亲一起玩的,各种玩法,玩得很高兴,也很安全,因为他们事前就做好了充足的防范措施。

    所以,现在既然全军将士都种了痘,玩火又如何?

    。。。。。。

    “阿耶,我的病好了么?”

    “好了好了,退烧了,很快就好了。”

    “那我可以看天花么?”

    “可以呀。”

    寝宫内,宇文温陪着女儿宇文桂英说话,小公主之前种痘,发起低烧,如今已退烧,身上些许红疹也已消失,这意味着种痘成功,对天花有了免疫力。

    见着女儿平安无事,守在一旁的张丽华松了口气,宇文桂英是她和宇文温所生唯一孩子,今年五岁有余,年纪还小,可不想出事。

    自从女儿种痘之后,她一直在担心,担心这是玩火,一不留神就会引火烧身。

    但皇子和公主们都已经种过痘,宇文温和后妃们(包括张丽华自己)也种了痘,所以她即便担心,也只能靠在佛前烧香,祈求佛祖保佑女儿平平安安。

    准备就绪的侍女上前,为小公主换了一身衣物,宇文温牵着女儿的手,和张丽华一起向寝殿外走去。

    宇文温巡视长江,如今已抵达扬州广陵,他为了节省开支,并没有事先让人在广陵修建行宫,如今充当行宫的地方,就是扬州的驿馆。

    此时已入夜,天上无月,所以能够看见满天繁星,而行宫(驿馆)外平地上拉起步障,又有些许火把,火光忽明忽暗。

    步障深处传来欢声笑语,似乎很热闹的样子,宇文温牵着怕黑的宇文桂英,向着步障内走去,抬头看向夜空,看着满天星,想起了天花一词。

    天花是一种恶疾,在这个时代的名字叫痘疮,是一种死亡率很高的病症,但预防起来也很简单,宇文温按照喜闻乐见的套路,很快就发展出了用牛痘种痘预防天花的技术。

    经过多年的努力,种痘技术终于成熟,有了许多技术过硬的种痘医生,随后宇文温将这项技术推广,开始造福天下百姓。

    当然,最先受益的是他和家人,随着越来越多的种痘医生被培养出来,接下来十余年,中原将会大规模普及种痘、预防天花。

    这样坚持下去,也许再过二三十年,天花(痘疮)在中原的发病率就会低得可以忽略不计了。

    造福百姓的事情,怎么都不嫌多,不过今日宇文温要给女儿看的“天花”,却是别的风景。

    在步障绕成的回廊转了几转,宇文温带着女儿来到一处大帐前,在那里,皇后尉迟炽繁、其他嫔妃以及太子、皇子、公主们已经就位,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说着家常。

    宇文温座上主位,和家人说了一会话,时钟走到八点(二十点)。

    一切准备就绪,侍卫们灭掉一些火把,撤去一些步障,四周变得愈发黑暗起来。

    宇文温让微微发抖的宇文桂英靠着自己,随后拍了拍手,片刻后,大帐四周忽然升起大量光点,随着夜风起舞。

    那是大量萤火虫从木箱里飞出,浩浩荡荡,迸发出绚烂光芒。

    刹那间,宇文温和家人仿佛置身光的海洋,举目望去眼花缭乱,仿佛星汉(银河)落入人间,大家变成片片落叶,被光芒裹着向前流淌。

    尉迟炽繁见着如此美景,心中激动万分,不由抬手捂嘴,看着满天光华出神,其她佳丽亦是如此,被眼前的美景震撼得忘乎所以。

    太子宇文维城及几个年纪稍大的弟弟妹妹,身处光海之中,虽然激动却好歹没有失态,而年幼的皇子和公主们欢呼雀跃,追逐着一个个光点(萤火虫),兴奋异常。

    宇文温见着家人高兴,心中同样激动万分,这就是他为家人准备的“天花”,和置人于死地的天花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费尽心思准备了一场惊喜,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亲情。

    一家人,就该团团圆圆,共度美好时光。

    至于敌人。。。

    一家人,就该整整齐齐下地狱,不是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