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四章 玩火

    辽口城外,一座焚尸窑燃起烈焰,堆叠在窑内一具具尸体渐渐为大火吞噬,戴着口罩的人将窑门关闭,不一会窑内传出怪异的气味,浓烟从窑顶冒起,远远看去宛若炊烟一般。

    这是杨玄感一闪而过的念头,随后想到了刚吃的饭菜,炉窑内的情景和用餐时的情景重叠,让他觉得胃部一阵不适。

    还好,杨玄感已经习惯了各种血淋淋的场景,见过了许多死状惨烈的死人,所以现在也就是胃部一阵不适罢了,吐都不会吐。

    但气味真的不好闻,杨玄感动了动鼻子,看看眼前的焚尸窑,转过头看向匆匆而来的军吏。

    军中事务繁忙,他没多少时间浪费在这里,正要交代军吏一些事情,却见对方脸上有红疹,瞬间惊出一身冷汗。

    想喝斥对方莫要靠近,但人已经靠近了,不过杨玄感定睛一看,发现这位脸上的星星点点不是红疹,而是烟灰。

    烟灰从哪来?

    这还用问么?

    见着军吏并没有发红疹,杨玄感松了口气,听了对方的汇报后点点头:“你们马上去消毒,然后继续观察俘虏,一旦发现有谁发红疹,必须立即隔离!”

    “卑职遵命!”

    “还有,加强巡视,一旦发现有谁不喝煮开过的水,马上登记名字,该罚就罚!”

    “卑职遵命!”

    杨玄感身兼数职,其中之一就是监督“焚尸”,焚烧的尸体都是染上瘟疫而病死的死者,不过这些死者都是俘虏,没一个是周人。

    辽东战事持续数月,辽东道行军转攻为守,凭借辽口城及周边堡垒和来犯的高句丽、靺鞨联军交战,如今战事胶着,但周军略占优势,所以时常能抓到一些俘虏。

    这些俘虏之中一旦有人身上发红疹,就会被带走隔离,患者病死之后遗体和生前所穿衣物必须烧掉,以免病情扩散。

    仔细交代一番之后,杨玄感看看浓烟滚滚的焚尸窑,转身上马,向城内缓缓而去。

    行军打仗,军营里必然聚集着大量士兵,人口密集,一旦有人发病,很容易传染给别人,然后疫情扩散,最后爆发瘟疫。

    军中爆发瘟疫,后果会很严重,一个个骁勇善战的锐士,染病之后连刀都握不住,最后病死榻上,这是严重的损失,身为将领必须尽量避免出现这种情况。

    为了防止瘟疫爆发,军队必须选择有干净水源的地方扎营,还要在不会污染水源的位置挖粪坑,以便容纳军营每日产生的大量人畜粪便。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防止大量士兵生病,避免军营里爆发瘟疫,所以自古以来,知兵的将领都对瘟疫避之不及。

    道理谁都懂,但现在居然有人故意施放瘟疫,杨玄感作为亲历者,见着某人玩火,真是觉得心惊肉跳。

    他自幼熟读兵书,不是没见过污染水源使得敌军染病导致不战自溃的战例,但如今己方采用战法之凶残,让身为“自己人”的杨玄感都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同样是制造瘟疫,此次己方不是污染水源,而是直接施放“病毒”——天花病毒。

    天花,即古之痘疮,这种恶疾致死率很高,本来大家都避之不及,却被人当做武器用来杀敌,按说这种做法是玩火自焚,但又有一种神奇的克制方法,能保己方将士无忧。

    那方法就是种痘。

    想到这里,杨玄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在出征前,和其他人一样接受了“种痘”,种痘的方式,就是用一根芦管往人的鼻腔里吹入某种粉末。

    之后,此人数日内会发热,身上出现少量红疹(痘),然后渐渐退烧,一切如初。

    据说如此一来,此人就有了“免疫力”,不会再染上天花(痘疮)。

    对于这种说法,杨玄感是不信的,如果有得选,他真不想“种痘”,然而全军主帅、皇子宇文维翰都接受了“种痘”,别人就没有任何理由推脱。

    诡异的战法,神秘的“护身神通”,全军种痘之后,肆无忌惮的在辽东施放天花病毒,这一切让杨玄感觉得难以想象,他觉得自己读的兵书似乎都已经过时了。

    在瘟疫武器面前,血肉之躯难以抵挡,而如此类型的作战,不仅仅局限于辽东。

    杨玄感已经开始想象,想象当突厥国内爆发天花瘟疫时,那会是何种“壮观”的情景。

    纵有控弦之士数十万又如何?在瘟疫面前,马匹、铁甲、兵器都没有用。

    一个部落接一个部落爆发瘟疫,草原上尸横遍野,千里无人烟,到处都是人畜的遗骸,宛若人间地狱。

    这一幕有可能会出现,但前提是周国边境地区普遍实行“种痘”,让百姓和军队拥有对天花的免疫力,不然瘟疫扩散,中原死的人会更多。

    真要发生这种事,那就是玩火自焚。

    杨玄感策马入城,看着四周一片热闹景象,他心中忧虑渐渐消失,城中军民都是“种”了“痘”的,现在一个个活蹦乱跳,丝毫没有染病的模样。

    靺鞨人在辽水上游河段往河里扔病死者的衣物、试图导致辽口城爆发瘟疫的阴谋,看样子没办法得逞。

    眼见着玩火好像不会自焚,杨玄感的心思也活络起来,这几日他根据目前的局势,开始策划新的战略。

    这段时间以来,根据细作们四处打探回来的消息,杨玄感等周军将帅知道高句丽和靺鞨人那边爆发了瘟疫,死了很多人,那么己方只要耐心等上一段时间,等对方军队几近不战自溃,就是出击的时候了。

    辽东道行军出征时没有携带威力巨大的火炮,杨玄感原以为想要攻破高句丽的各处坚城有些麻烦,如今看来,靠着瘟疫这种武器,也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他知道辽东地区天冷得快,也就是早寒,一般到秋末就开始下雪,而现在是夏天,距离下雪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这足以让己方再有一番作为。

    立下更多的军功。

    想着想着,杨玄感干劲十足,不知不觉间,他来到港区边缘,远远看着码头上的如林桅杆。

    今日东南风大作,所以有许多南来的大海船驶入港区,现在正缓缓靠泊,载着新一批援军顺利抵达辽口港。

    这些将士在出发前已经“种痘”并且痊愈,对于天花有了免疫力。

    待得辽东高句丽军队因为瘟疫爆发造成战斗力锐减时,就是玩火者们出击的时候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