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二章 诅咒

    辽水畔,此起彼伏的帐篷构成一座庞大的营地,举目望去仿佛一片帐篷的海洋,其外围边缘有木栅为墙,内侧有箭楼,又有不少骑兵在外围游荡,警戒四周。

    生活于辽北甚至更北之地的靺鞨各部,其中许多部落应南面大国高句丽的要求,派兵南下助战,要同高句丽军队联手,将袭扰辽东的周军击退。

    高句丽是大国,近百余年来是辽东地区霸主,所以许多靺鞨部落要么逼于无奈,要么为了寻求庇护,都听命于对方的调遣,时不时派兵作为对方的鹰犬打仗。

    而此次靺鞨各部南下参战,高句丽方面许以重酬,这也是各部首领动心的原因之一。

    重酬是其一,战利品是其二。

    据说周军的装备精良,铠甲武器用料十足,而高句丽方面许诺战后会将缴获的铁甲、武器适当分一些给立下战功的部落,所以许多部落首领摩拳擦掌,斗志很高。

    他们决定要好好表现,争取获得更多的战利品,增强自己部落的实力。

    战斗持续了数月,高句丽、靺鞨联军和袭扰辽东各地的周军交战数十场,经过浴血奋战,靠着兵力优势,好不容易将周军及其帮凶“短毛”击退。

    周军后撤到辽水入海口处的据点辽口城,以此为屏障来个垂死挣扎,如今双方正在辽口地区对峙,联军一方希望在冬天到来之前,将辽口城“拔掉”。

    围绕辽口城的攻防战断断续续进行着,联军尚未能兵临城下,双方在辽口城外围不断交战,战事胶着,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直接攻城更是无从谈起。

    即便如此,仗依旧要打,高句丽军队在辽口城以东扎营,而靺鞨各部兵马在辽口城北、辽河上游河畔扎营,和高句丽军队左右呼应。

    今日靺鞨大营内虽然人头攒动,但大家进行的却不是战前的备战活动。

    营地内,河岸边,一座座柴堆上,躺着一个个死者,死者多为男性,脸上均有大量化脓的疱疹,看样子是因为身染恶疾病死。

    柴堆前点着几处篝火,一些穿着奇怪服饰的巫祝,在火堆前手舞足蹈,不时高声吟唱,声音婉转跌宕,宛若旷野孤狼嚎叫,又如林间夜枭呼啸。

    巫祝身后,是黑压压一大群人,个个低头肃立,听着巫祝的吟唱,心中默默祈祷。

    祈祷天神降下神通,让病死之人魂魄得到安宁,让患病之人早日痊愈,让未病之人不染疫病。

    祛除营内瘟疫,保得人畜平平安安。

    将近半个月前,大营里爆发疫病,许多人染病之后,脸上、身上起红疹,然后红疹渐渐变成疱疹,接着变成脓疱疹,患者开始高烧不退,最后昏迷不醒,一命呜呼。

    一开始,大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瘟疫,所以没有做好隔离措施,只是请巫医来做法,然后采摘一些草药熬了给患者服下。

    待得许多人病情恶化,又有更多的人染病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幸亏各部首领下得了狠心,将所有患病以及有患病症状的人隔离,这才勉强控制了局面,但每日都有许多人病死,让其他士兵为此惶惶不安。

    为了安定人心,各部首领于今日请法力无边的巫祝们做法,祛除瘟疫,保部民平安,顺便诅咒下游辽口的周军及“短毛”不得好死。

    法力无边的巫祝要和对方的巫祝斗法,将对方施加于己方大营的诅咒“弹”回去。

    对方当然下了诅咒,不然己方大营怎么会无缘无故爆发瘟疫?

    靺鞨各部世代居住于白山黑水之间,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疫病,即便是口口相传下来的各类灾难故事里,也没提起过这样症状的疫病。

    所以参战的靺鞨人都认为大营爆发瘟疫一事,必然是周军施加诅咒造成的结果。

    他们最近敬畏鬼神,而鬼神之事,就只能靠巫祝来处理。

    仪式不知持续了多久,终于到了点火的时候,一座座柴堆燃起大火,死者的遗体在火焰中渐渐变形。

    待得大火熄灭,遗骸和木柴一起化作灰烬,许多以布掩口的男子推来推车,拿起木铲将这些灰烬铲到车斗里,随后推到辽水边,一股脑都倒入河中。

    与此同时,许多人抬着一个个箩筐,将内里装着的死者生前所穿衣物、所用器具及被褥等物品倒入河里。

    巫祝说了,这些受诅咒而死的人以及生前所用物品,必然还带着瘟疫,所以只要做法(诅咒)完毕,再将这些东西倒入河里,瘟疫就会顺流而下,飘到下游数里外的辽口周军据点。

    届时,汲取河水做饭、沐浴、饮用的周军及其帮凶“短毛”,必定会染上瘟疫,随后死个精光。

    一想到这些可恶的敌人脸上、身上布满疱疹,一个个发高烧烧到昏厥,最后凄凉的死去,许多靺鞨人都不由觉得快意非常。

    这几个月来,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对战,他们在对方那里很难占到便宜,相反伤亡不小,如今借助鬼神之力就有机会报仇,造成对方重大伤亡,这种事情光是想就让人激动不已。

    然而激动之余,许多人有些茫然,他们此次随着首领南下,跟着高句丽军队一起对付周人,如今战事不顺,战利品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多,而大家辛辛苦苦卖命,总不能空着手回去。

    许多人阵亡了,留下孤苦无依的家人,遗属就等着分些战利品维持生计,若是连这点好处都没有,接下来的寒冬该怎么过?

    想着想着,不少靺鞨人怀念起半个月前的大捷。

    那一场大捷,他们袭击了周军的辎重队,对方的护卫兵马见势不妙调头就跑,将大量布帛、丝绸、衣物、被褥遗弃,于是靺鞨各部才有了一点像样的收获,不至于开战到现在都是双手空空。

    然而现在巫祝说,这些布帛、丝绸、衣物、被褥都被周军下了诅咒,所以不能留,必须统统交出来烧毁,这一说法让许多人将信将疑。

    他们好不容易得了些战利品,自然十分珍惜,而这些布帛、丝绸很干净,还带着好闻的香味,所以许多人舍不得交出来。

    但又怕有敌人下的诅咒,故而不敢放在住处,于是许多人不约而同将战利品偷偷埋在地里,等着过段时间撤军时再一起带走。

    这些小心思,不足为他人所知,所以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在祈祷,祈祷诅咒生效,让下游的周军染上瘟疫,然后全都死光。

    看着下游方向,许多人都在想,待得周军死光,留下的辎重一定不少,届时大家满载而归,就能美美的过一个寒冬。

    所以,诅咒快生效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